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赴职
<>“呵呵,就你还能脱我神籍?真那么厉害就试试。”虽然说不上嘲讽,但我对她高高在上的态度可生不出太多好感。
  
  “狂妄!”那女神仙大怒,立即伸手就朝我抓过来,但这时候,黑子,不,现在得叫孔风君了,他倒是想都不想就跑到了我前面,皱着眼眉说道:“上神,万万不可,还望息怒,息怒呀!”
  
  “息怒?孔风君,如此胆大妄为者,我白如琪接引过无数的仙人上界,从未见过!我还是有罢免他神籍权利的!”那叫白如琪的女神仙立即怒道。
  
  “你……你简直就是小事不断,大事敢惹!唉!”孔风君脸色青灰,责怪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对白如琪连连摆手:“罢不了!也不能罢!”
  
  “什么?本神还罢不了他一个小小的神选者?别说他还是神选者,就是神仙!我也要参他一本!”白如琪已经是气得火冒三丈了。
  
  众人都惊愕的看着这情况,甚至已经有不少人离得我远远的了,生怕给殃及了,而那白如琪秀目瞪着我,想要从我眼中看到恐惧什么的。
  
  但我非但没有半点恐惧,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还别说,却是神仙有神仙的美,这白如琪看来背景也不小。
  
  我这一审视,顿时让白如琪几乎想就这么掐死我,然而黑子孔风君立即过去说道:“上神,真罢不了,他就是上面要的人,罢了就交不了差了,上神还请息怒,他这人就这样,一路上,还请多担待一些吧。”
  
  “我!我还要多担待一些?不对……你说他就是那犯神?”白如琪本来还火冒三丈,结果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上下打量着我,得到了孔风君的肯定,她顿时冷哼一声,说道:“怪不得了,有持无恐么?你就真不怕我落井下石?”
  
  “呵呵,最坏能到哪个程度?把我关到葬神棺里?”我冷笑问道,这话立刻让白如琪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你!猖狂!”那白如琪怒叱道,但却没有敢把我怎样,而是看向了孔风君,道:“你你!哼,我动不了他,你却敢包庇他?”
  
  “上神!我没有呀!我就跟你说那几句话,每一句都是劝架呀,哪有说什么?”黑子整个都愣住了,一副毫不知情起来。
  
  白如琪脸色铁青,而其他的八位骑鹤神仙都飞了过来,连问什么情况,白如琪一句话都不说,兀自先飞去开路了,留下八位骑鹤的男女神仙愣在那里,问黑子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黑子事无巨细的跟这几位男女老少一说,倒也没说谁不对,不过这八位对我都各持观点,有的是觉得我胆大如斗,有的觉得我嚣张过头了,但至少没有结论,就表示他们对我也并不是保持一致态度,可能跟势力不同有关。
  
  黑子叹气连连,说道:“你呀你,怎么就不能忍一时呢?这让大家很难办呀,这白如琪,能做到这接引队队长的职位,可不简单,裙带关系也不是你现在能够对付的。”
  
  “嘿嘿,那你告诉我,你们的势力跟她背后的势力想比,谁厉害点就行了。”我笑道,这让黑子目光闪过一丝的不服气,说道:“这个嘛,咱们也不能这么说,各有千秋,各有各能力吧,你知道吧……不对不对,你小子,够了吧,别再闹事了,嫌我还不够烦么?”
  
  “既然你们都不怕他,非要我去怕她做什么?怕她又不能多吃一块肉,我刚才的话也没怎么针对她对吧?为什么飞升就不能开心点?”我有些不满的说道。
  
  黑子哑口无言,好一会说道:“但这会让我们两头难做好吧?为了你这事,我们这一边都愁煞心思了。”
  
  “呵呵,我就那么跟你说吧,据我所见,这白如琪无论说话和办事,都一板一眼,想必你们做这事,她肯定不会帮你们吧?不但她不帮忙,她背后的势力,怕也不愿意出力吧?既然如此,我还要对她客气做什么?难道舔她脚板,她能为我拼命?”我反问道。
  
  黑子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似乎也是这样,不过不对呀,你三言两语就能区分出这势力关系,确实也有点本事……”
  
  “是吧,没点三板斧,你让我上去干啥?”我拍了拍黑子的肩膀,黑子迷茫点头:“希望了,只要别给我们添太大麻烦就好。”
  
  “嘿嘿,不好说。”我高深莫测的说道,黑子鄙夷的哼了一声,大家也合作不少时日了,黑子会选择我,也是有他的考虑。
  
  就这样,这次不愉快以白如琪不满而结束,玉牒很快飞上了天空,最后出现在了我曾经两次到过的神界隔离区,并且看着下面的世界开口渐渐弥合,我心中松了口气,接下来,九州就不在我的掌握之中了,希望外婆和言师兄,海师兄他们能够指引天一道,指引下界走得更轻松一些,不要陷入泥沼困境而前路难行。
  
  “上神,这条路线是……”黑子小心翼翼的跟白如琪打着招呼,他其实和我们差不多,也不算是真神,毕竟他本体不在这里,而现在,连我都不知道他的身份代表什么。
  
  “是通往神庭的路!”白如琪对我的厌恶,现在已经感染上黑子了,我已经从玉牒中央移动到了最前端,所以听到黑子给呛声,也不禁一笑。
  
  这顿时又引来白如琪道一阵的白眼,黑子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赔笑道:“上神,这中间是不是要接洽下九州的守护神呀……”
  
  “那个当然,要不然你说怎么办?我们后来居上,眼下已经回去的路上了,他们却还未来,总要有个说法吧!”白如琪立即说道
  
  我心中一凛,这黑子确实是办正事的人,这回他这么问,也是确认对方是否按照路线上走,他也担心九州就此给灭界了,同时,这也是我十分担忧的。
  
  我说道:“难道你们就没有传令的通讯符什么的么?直接烧一道过去不就好了?”
  
  那白如琪怒视着我,半响也不吭声,而黑子则说道:“上神,我们传讯去给他就好,然后抄近道先回神庭吧?”
  
  黑子的话是和我商量过的,这样一来,玉琮又能拖上一时半刻了。
  
  结果白如琪似乎想到了什么,冷冷说道:“我有令在身,自然是要先找到领命者,否则怎么能放心回去?”
  
  “既然他无心上任,不如换一个来不更好么?这么拖着我的行程,觉得我时间多是怎么的?”我有意激怒白如琪道。
  
  “你噤声!”黑子假意气呼呼的看向我,然后说道:“上神,话糙理不糙,此事若是能够尽快解决,大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