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血衣

      因为审议的地方就在这里,所以很快其中两个女侍跟着白如琪去迎接来神,而剩下两个带着我前往主殿,主殿比较空旷,上面只有蒲团和茶几,可能也不是第一次接待这样的来客,所以女侍能熟练的按照审议庭的规格进行大殿布置和摆设。
  
      我坐在了主客座上,而另外四个位置有三个是主位,另一个在我旁边稍远的位置,算是主位的陪坐。
  
      两个女侍迅速的忙完,然后就进后面的房间准备茶水,不一会,白如琪就邀请三位身穿白衣的主审官进入了主殿,那三位看到我坐在客座上,都瞅了我一眼,并且开始各自拿着一沓资料,兀自到了主位上坐下。
  
      白如琪则坐在了陪审位置上,算是当书记的,我也心中暗暗打量这三位主审官,其中坐在正中间的,一脸白须,双目威严,看着像是道观里的雷公。
  
      另外两位一男一女,是中年人的模样,当然年龄上已经没法去考究了,到了道体阶段,身体组成就是道,基本看不出年龄,所以经常会有一些神仙自称活了几千上万年,也没人敢不信。
  
      中年男子闭目养神,应该是等那老者发话,女子则翻看案子的资料,似乎在温习,而白如琪如临大敌,时刻替我担忧着。
  
      “九州界屠神之事,便是你做的?”女子率先发话,双目中露出了一丝的怀疑。
  
      “上神,你觉得我有屠神的能耐么?”我淡淡的说道,女子愣了一下,翻了几下资料,然后又问道:“不过证言上说,便是你所为。”
  
      “明知不可能,还要硬嫁祸我身上,那还请对方前来对峙。”我仍旧面无表情。
  
      嘭!女子一拍桌子,怒道:“句句属实?”
  
      白如琪惊了一下,而我点点头,说道:“当然。”
  
      女子很快平静下来,然后看向了中年男子,说道:“我觉得他没问题,还请陈天官问话。”
  
      那叫陈天官的男子点点头,然后翻起了资料,最后说道:“你确定没有屠神,那为何有人证言你将九州守护神杀死了?”
  
      “飞升上界,谁没有一两个敌人,难道还能一帆风顺不成?打击异己,多的难以罗列,况且据我所知,九州守护神的神格已然上界了,谁拿了守护神的神格,谁才是凶手,难道不该是这么算的么?何必将这事载我头上,我倒向请问一下,那位凶手现在是在天牢里,还是在温柔乡中?”我反驳道,这夏瑞泽才是拿了神格的人,凭什么让我背锅?
  
      陈天官想了想,然后说道:“嗯,我觉得正该如此来算,怪不得我越看越不对,那这事暂且止于此处,两位天官觉得如何?”
  
      老者和女子都点点头,白如琪顿松一口气,不过陈天官很快又翻了下一页,看了一眼后问道:“司器监的前任主官,与你是什么关系?”
  
      他说的是肆小仙呢,这让我我心中一凛,但很快说道:“我不认识什么司器监的前任主官,不知道上神想问什么。”
  
      “司器监前任主官肆小仙,你会不知?”陈天官皱了皱眉,显然有些不高兴了,毕竟这资料上肯定是有前因后果的,就算他们没有亲眼看到此事,但白纸黑字上写着呢。
  
      “肆小仙我就认识,至于她是否司器监前任主官,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而陈天官这才表情平和下来,说了一句:“与你们一起飞升上界的韩珊珊已经给暂时控制起来了,你最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否则一旦我们从这孩子嘴里问出什么,定不会再这么好说话了。”
  
      我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说道:“你们把韩珊珊怎样了?她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过错,让你们想抓人就抓人?”
  
      “夏一天!劝你冷静点!”白如琪表现的一脸愤怒,显然是有意要劝我不要乱了分寸。
  
      但韩珊珊给他们抓起来,我怎么可能不激动?
  
      那陈天官完全不为所动,也没有回答我的意思,而是看向了老者:“既然犯仙和肆小仙认识,那此事我会记录在案,等待进一步调查,礼天官,我暂时没什么问的了。”
  
      老者点点头,终于翻开了他前面那本册子,可我已经无法安静下来了,韩珊珊是我的至交好友,她如果出什么事,大闹天宫我都要把她救出来!
  
      那礼天官看到我脸色如此隐瞒,说道:“夏一天,请你平复心情,如果再意气用事,又与凡人何异?”
  
      “呵呵,若是你们手底下的亲人朋友给抓了,你们也会一脸坦然?”我反问起来,那礼天官双目一沉,说道:“若是有罪,自当定罪,若是无罪,何须烦忧?天地自有公道还之!”
  
      我皱了皱眉,竟对这话哑口无言,而礼天官继续问道:“你身后之神,与你是何关系?”
  
      礼天官这一问,他身边两人,还有白如琪都愣了一下,我脸色阴沉,这三个审查官,一个问屠神的事情,一个问肆小仙的事情,最后礼天官更是老辣,问的是媳妇儿的事。
  
      前面的都好办,但媳妇儿的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出现了。
  
      我脚底位置,开始涌出一拨红色的血浆,这血浆缓缓的蔓延到桌子下,大殿上,甚至是栋梁上,把整个屋子都照得猩红一片,那血液的腥味浓稠得吓人,把几个神官惊得嗖的一下都站了起来,并且双目露出了恐惧之色,我心中骇然之极,这很显然,血衣媳妇要爆发了。
  
      果然,大殿的中央,红色的血影缓缓的重现血海之中,那贵气极致的身影,那沥血而舞的血袍,那不需睁眼,便傲视天下一切的双眸,都让所有在场的神仙窒息。
  
      那三个审查官脸上全是惊容,双颊没有半点的血色,而血衣媳妇螓首微微的抬起,双手平伸,那血海顿然如滔天一般,让所有她眼前的神都颤栗了起来,那种威压,我已经许久不曾经历!
  
      媳妇儿似乎发现了这里和以前的不同,居然笑了起来:“我感觉到你了……越发的靠近了……”
  
      嘭。
  
      “鬼……鬼道……至尊……”那礼天官顿时惊呆,撞到了身后的书台,把书籍撞得全都落了下来,而另外两位天官,都战战栗栗,颜色尽失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滚……你们还没资格……”血衣媳妇儿缓缓的说道,随后却闭着双目,面对了一个不相干的方向,令人颤栗的发笑起来。
  
      我不明所以,而白如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光靠着柱子已经退无可退了,只知道这股恐惧感,让她不敢有任何异动!
  
      “媳妇儿……”我连忙过去,不知道媳妇儿怎么会忽然发出这样令人颤栗的领域,这绝对是临敌时的姿态,难道是遇上了仇人?亦或者是什么?还是说,仇人就在那个方向?
  
      就在我快要抓到媳妇儿的袖子时,忽然的,血海如消退了一般,以她为中心,快速的收了回来,继而整个大殿仿佛就没出现过她一般,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而那三个审查官已经屁滚尿流逃了,白如琪大气不敢出,直接滑坐到了地上,震惊仍然无法从她双目中褪去。
  
      媳妇儿简短的一句话,让我心中翻起了无数的浪花,她不会亲自警告我,但一定会有些端倪可循,她在提醒我,暴风马上要来临了,因为已经要走到她说的那一步了!
  
      可现在的我呢,却还没有准备好!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