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十三章:弱女
щww{][lā}在场的所有参赛者尽皆哗然,本来有不少为韩珊珊抱打不平者,现在也对这疯狂的丫头感到了丝不快,毕竟正常点的人,何至于这么癫狂,居然敢号称打遍这里百个及格者?
  
  神庭之下便是天下,那就是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她区区个韩珊珊可以?这里是具象化的世界,能够谁都有着绝对的自信,想到以自己最为驳杂的思路创造出来的道器居然给人称为垃圾,所有参赛者无不给激怒了
  
  “小姑娘,凡事不要说的那么绝对,在神庭,你本事还不够,这样吧,你这件道器,若是能赢得我手那件,我的名额让与你又如何,更高的位置,更强的人,总是存在的”个冷峻的老者站了出来,他身边漂浮着口葫芦,这葫芦大有人那么大,紫汪汪的,缓缓的旋转,神秘非常,仿佛打开,便可纳入天地
  
  “山外青山楼外楼,但总有穷尽之时,你见过大地有无垠的时候么?”韩珊珊阳光笑
  
  “天地便是无垠,浩瀚的大地,总是有的,至于无垠否,我却未曾到过彼岸”那老者倔强笑,自然为了反驳韩珊珊
  
  “宇宙在空间上不是无限的,并且是没有边界的,好比我们所处的位置,引力如此之强,以至于空间被折弯而又绕回到自身,使之相当大地的表面如果你在大地的表面上沿着定的方向不停地旅行,将永远不会遇到个不可越的障碍或从边缘掉下去,而是最终走到出的那点,大地并非无垠,而宇宙同样是如此,它并非无限,只是你未曾有办法去探索它,丈量它,而我的降维卡片,就是其的个办法之,只不过这件东西还没彻底完成,它只能帮你丈量大地,但这就足够了,因为,我现在就告诉你,大地并非无垠,如果不信,我这就给你降下维度,让你拿起来,自个好好看看”韩珊珊说罢,卡片抛向了那老者的葫芦!
  
  那老者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可笑的事情,他点那葫芦,说道“不知所谓,强词夺理,在我的纳天葫芦面前,轮的上你嚣张!?”
  
  群的官员喜闻乐见,毕竟他们也无法解决这件事,名额之外,他们从来没想过,因为上神蒋东祥在他们面前,有着无限大的权利,既然有参赛者自己出来扛包,那就怪不得他们了
  
  那老者指挥纳天葫芦,飞快迎向了韩珊珊的卡片,韩珊珊笑着指着葫芦,说道“降维打击!”
  
  嗡!让人意料不到的事情生了,阵空间瞬间急剧压缩,那葫芦越走越慢,越是移动,就仿佛形状越是干扁!
  
  而当它到达卡片的跟前,竟直接给压成了张比纸还薄的东西!
  
  韩珊珊甩手,那张薄纸就轻飘飘的吹飞回了那老者的面前,而卡片也原封不动的到了她手里
  
  面对愣在场内的各位,韩珊珊笑道“刚才你说的什么纳天葫芦,纳天了么?并没有,它也有穷尽之时,只要不出维度之外,都只会成为我的降维卡片能打击的对象,所以说,你们这里的任何道器,无论看着多么的厉害,多么的让人恐惧,但又如何,都不过固步自封,无法跳脱惯性思维,有怎么和我是个层面的?好比就算我的降维卡片只是能把三维降成二维,不过我想足够对付你们在场诸位了!”
  
  老者捧着自己那口被压扁成个二维薄纸的纳天葫芦,有些欲哭无泪,这下子,他可以用尺子量量这东西的长宽是否有限了,而韩珊珊的意思也简单粗暴,只要是她能看到的三维立体之物,都能够给你整成纸样的二维!这降维卡片,就是强行降维度的,只要不脱出三维之外,那都是它打击的对象!
  
  “什么鬼东西!?不过是障眼法,不过是破坏了件道器!有什么了不起?来试试我的!”
  
  “纳天葫芦,那种半吊子只够及格的玩意,也敢代表我们?”
  
  “好意思猖狂!还不是个层次?对,至少我的层次还要高些!小姑娘,大话到此为止了!”
  
  所有参赛者再度哗然,更多人跃跃欲试,要试试韩珊珊的胡说道,以及她手的降维卡片,看看到底是谁鼠目寸光!
  
  “呵呵,有些事情,生气也是解决不了,这样吧,你们起来好了,要不然我嫌麻烦,而且也浪费比赛时间!”韩珊珊大刺刺的叉腰说道,而她的自信,当然像是活剐了别人刀,让所有合格参赛者都跳了出来,抱着合作的态度了!
  
  司器监的官员全都瞪目结舌,也没有人来制止,偏向韩珊珊的那方默不作声,打算赌韩珊珊能够再下城,而蒋东祥却想着韩珊珊的卡片,会给另外九十九件道器扑灭当场,至少不能再嚣张起来!至于谁都没想过,其实韩珊珊刚才的赌约已经赢了
  
  “韩姑娘可不是般有性格!你说这小卡片,真有那么厉害?”竺道青有些惊讶的问起来,他还没现自己脸上都笑开花了
  
  “不是个想法里面的东西,实在也不好说,别人还在三维空间,韩珊珊思想都跳到四维去了,这该怎么解释呢?我觉得她说的靠谱,至少在专业层次上,不会说大话”我沉吟说道
  
  身边的竺道荷和竺道蕴都目露好奇,其竺道荷很快说道“我和姗姗姑娘呆了两天,我确实也现了,她想法天马行空,我多有不及之处,更经常会跟不上她的想法,所以往往都是我听她解释得多,她倒成授课师父了……”
  
  “这么说,倒是,她来找我半天,问得我是哑口无言,有些知识我也确实不知道嘛,怪不得后面不找我了”竺道蕴也是点头,她是炼丹师,丹药知识也算是种科学,不过韩珊珊不感兴趣,当年赵合炼丹,倒是常常找她请教,因为她都能用科学的办法来解释
  
  我和竺道青都相视苦笑
  
  韩珊珊的成长其实也坎坷不平,她也并非下子天才起来的,后天的努力也很重要,至少这段时间的牢狱生活,她应该沉淀了很多知识!
  
  呼喝声很快想起,我们看向场内,现所有参赛者,开始以道器攻击起韩珊珊的卡片来,这争先恐后欲要将卡片打灭的心情,竟化作股洪流,让在场的所有观赛者,都张口结舌,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偏偏,个弱女子,面对这可怕的攻击,竟如闲庭漫步般,表情自然,却威风面!
  
  “降维打击!”韩珊珊嘎嘎的笑起来,玉手挥,前面所有宝物都慢慢给压扁了下来,很快纷纷成为了面面的二维宝物!
  
  这形如薄纸的宝物,怎么看怎么有意思,不少给韩珊珊打抱不平的观赛者,全都欢呼了起来,这就好比是弱者面对强权的胜利!
  
  九十九件异宝,全都给压成了面,这彻底轰动了整个司器监的舞台!所有人审核官,包括蒋东祥,也都面色煞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韩珊珊收回了卡片,冷笑道“个个都不过因循守旧,裹足不前,这司器监要来何用?不会创造,不会打破陈规,总指望着老辈留下的遗产,延伸出些新功能,这就当成自己的?何其可笑!这就是你们第场比赛交出的答案?这就是天下道器正宗?最高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