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十一章:归位
这文牒上面写着庆虚王爷四字,显然是庆虚王爷直接绕过我们直隶一品主官,转而直接给我们下达了文牒,这上面的意思也不复杂,第一是让我们立即停止调查陈晴之的事情,第二让我马上把两队人马收回,第三是表彰了我办事不畏艰险,积极进取的精神,然后后面还赏赐了一些щww..lā
  
  我看了台面上几块四品一年份的气盘,脸色不免阴沉了下来,而游红婴也知道我不甘心,就安慰说道“此事缘由在我,你也不用太过的感到委屈,况且能得到庆虚王爷直接的表彰和下达命令,你也算是这里头一号的三品官了,此事就此作罢,收回你的人马,东西分发下去,算是这段事件辛苦费吧!”
  
  我颇为郁闷,明明只要提审了陈晴之,事情多数就能够有点苗头了,偏偏就要断到这里,换谁都不肯呀,所以我当即说道“此事应该不是庆虚王爷亲自下令吧?”
  
  “你想说什么?难道你还想抗命要重提此案不成?”游红婴皱起了眉,脸上多了一分不高兴。
  
  “难道游上神不想?”我也跟着有些不爽道。
  
  游红婴站了起来,踱了几步,说道“最新的消息,来至甄达余的调查,他调档的时候排查守护者证言,发现其中有几条证言,隐约指向给关入葬神棺的官员神格似乎有点问题。”
  
  我心下一凛,差点没跳起来,不过很快就平复了心情,说道“游上神,你的意思是,他们确实并非是凭空招惹了事端的神仙,而是给盯上后,被各种理由坑死的?所以为了防止我们调查神格,而禁止提取葬神棺?甚至连调档都不行?”
  
  游红婴冷笑看向了我“你很聪明,所以这件事,调查就到此为止了,陈晴之也不要想着再从葬神棺中拉出来,否则你若是再调查下去,恐怕下一个进葬神棺的,会是你自己!”
  
  我暗骂这黑子居然把这资料先告诉游红婴,不过我也不得不小心翼翼起来,游红婴说的没错,现在我还是得装成是没事一样才行,要不然发现我还在继续调查此事,恐怕马上会招来打击报复。
  
  但甄达余说的问题是什么?这点让我很怀疑,为什么有问题就必须得关入葬神棺?而不经过调查取证这神格出了什么事?
  
  难道又事关禁忌?
  
  “有什么事,回去自己考虑,此事到此为止,你出去吧!”游红婴看我愣在那,直接驱我回去。
  
  这老太婆性格恶劣,我也不想和她呆在一起,拿了文牒和奖励,直接飞回我的提刑司,宫琳和聂良已经着急的等着我回馈消息了,我直接把他们叫到了会议室,把庆虚王爷的文牒丢给了他们,在拿出了所有奖赏的仙气盘,说道“你们两个负责,把这些气盘置换零散,按劳分配!全分下去!”
  
  看完文牒的两位全愣住了,而听说奖励也全归他们,更让他们脸色微变。
  
  “全分下去?这写赏赐都是上神的呢……”宫琳说道。
  
  “全分了,对了,这里还有两份一年四品的气盘,是你们俩的了,此事先到此为止,把调查的资料先压一压吧。”我从单肩包里拿出了两块一年的四品气盘,给了他们俩一人一块,也算是我私下的奖励。
  
  宫琳倒是平静之极,而聂良顿时是大喜,连连道谢起来,并且在我面前不断大表忠心,然后带着除此之外的气盘准备去兑换零散分下去。
  
  两队人马给宫琳招回来后,上缴了两叠的资料,怪不得说事情捅上天了,原来这些家伙也卯了劲调查,虽然没亲眼目睹,但短短时间也可见闹得是沸沸扬扬了。
  
  这事显然不能继续下去了,资料我也只是翻了一翻,找到的最可疑的两个案子,发现这些守护者隐约都提到了神格的问题,看来我有必要去见一见媳妇姐姐了。
  
  我们的任务刚结束,暂时应该不会有其他大任务交到我们手上,所以我命令了宫琳和聂良相互轮值后,就飞出了刑律殿,准备先去集市的神仙楼赴宴,再返回碧青界再去见血海那位鬼媳妇。
  
  韩珊珊述职后直接去了自己的造器局,因此回不了碧青界这么快,我去了那边问询了她和孟知秋的情况后,就管她要回了云车,马不停蹄的去了集市。
  
  集市里,竺道青和刘融都提前到了,而徐峥林还没来,毕竟我们是主人,多少也要比他来的早些。
  
  “我把你的仙气盘,全都存我们神霄府背后支撑的钱庄里了,你大可放心,你那边的财务大臣和我手底下的也接轨了,目前第一批货,会在今晚启程送往碧青界。”竺道青和我说道。
  
  “好,你办事我放心!”我感激的说道,竺道青拍了拍我的手,说道“嘿嘿,看起来你心情不佳,任务肯定没弄好吧?”
  
  我摇摇头,把回去后收到庆虚王爷帖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刘融爽朗一笑,说道“每次他去做事,都把事情弄得满神庭都知道了,我刚回去,上神就找我问话了,嘿嘿,算了,不说这不开心的事情了,我们喝酒去!”
  
  “任务半途中断,或许也是一件好事,不让调查,那是怕了你了!”竺道青笑道。
  
  其实竺道青说的也没错,这其实也是警告我现在的实力调查到这里,已经是越界了,若再往前一步就必须更强大才行!
  
  我们去了神仙楼,仍然叫了项荌荌唱曲,而徐峥林倒也没有爽约,四位一边听曲,一边喝酒,慢慢的居然从仇家聊成了兄弟!
  
  这徐峥林虽然不是什么名门之后,不过为人也是干脆利落,怪不得他当时没有和我们死磕,而是选择了跟我们一样认怂,所以说起当时的事情,大家都颇为好笑。
  
  之后我把文牒拿出来,徐峥林知道我不再调查此事,也就更没有了后顾之忧,毕竟他给我看了档案,多少还在犯怵中,这样一来,高兴之余,他也喝得是酩酊大醉,最后直接睡在了神仙楼里。
  
  因为忙案子的事情,所以我救醒后,很快告别三位兄弟,直接离开了集市返回碧青界。
  
  路上拿出了传言令牌,发现甄达余昨晚我们喝醉的时候来过消息给我,告诉我他正准备去见我的路上,让我准备好好酒好菜招待他。
  
  我心中一愣,暗道不太妙,就立马发信息给他,让他不要过来。
  
  结果消息石沉大海,让我心中砰砰跳起来,连忙发信息去问黑子甄达余的情况,黑子倒是不急不慢,说派了俩心腹护送,不会出事,可我刚放下心来,他又回了消息,说俩心腹也联系不上了!
  
  这下子,我和黑子都郁闷了,他发信息过来,决定要找钦天监查探甄达余的生死。
  
  我心中七上八下,直奔了碧青界,但刚到了界坞,黑子的消息就来了,说甄达余和另外俩心腹的神格归位,显然是身死道消了!
  
  我愣在了界坞很久,直到倾城若雪站在我面前,我才晃过神来,虽然之前隐忧此事发生,可想不到居然真的出事了!
  
  甄达余算是我为数不多能信任的好兄弟了,义无反顾的帮我去刑律殿调档重启辛什年的事,又毫无怨言的帮我跑着跑那,为我争取各种各样的福利,毕竟初来乍到,是不怕没有个朋友照应?而他正是那时候扮演了照应我的角色,然而,眼下他却给谋杀了!
  
  深吸一口气,我心情难以平复,咬牙发给了黑子彻查此事的消息,随后进入了碧青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