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十章:拖走
    我没有理会沈凤清,继续下沉,而血海下面,仍旧堆摞着无数的猩红棺材,混在血海中看着更是令人惊悚,这些棺材毫无疑问多是给毁坏了,里面的虚体早就蒸发一干二净,所以或者是开了大洞,或者只剩下棺材板,诡异程度远超乎想象。
  
      将葬神棺捆绑在这里的,应该不止是血海禁卫,极有可能是别的什么神仙,毕竟像是肆小仙那样的超级大神,神庭肯定会进行有序的管理,或许根本就不会任其漂流,而且将葬神棺集中在这里管理,血海禁卫肯定会轻松许多。
  
      我飞快下沉的同时,发现这些棺材随着阵法堆摞的形状呈现的是直冲升天的形状,而且看前面十几年未给毁掉的那口葬神棺,极有可能阵法启动,亦或者血海的暴风来的时候,这里会成为毁天灭地的景象,所以用锁链捆绑,也是必要的举措。
  
      越到了底部,我越是惊骇,这些葬神棺从前期的对垒开始,到后期以柱子的形状,几乎捅上云端,数量之多,使人震骇,到了葬神棺的底部,虽然没有触及深渊一样的海底,但其数量也多得惊人了,而我到了底部,已经极少有没有被破坏的葬神棺了,就算有,也是血海禁卫新近栓上去的!
  
      因为血海上面定海阵的存在,让天上的区域形成了一个螺旋的开口,一旦打开,就能让血海禁卫下来,而一旦关闭,就会形成飓风,这一开一合,就会有风暴形成,时间一长,螺旋就吸引来了葬神棺,而最初的血海禁卫应该看到这情况,为了方便管理,就把聚到这螺旋水域位置停留的葬神棺捆缚在了一起,积年累月后,这里的葬神棺就多不胜数了,我粗略一看,估摸着怎么也有几万,甚至十万之巨!
  
      而这些摞起来的葬神棺,旧的部分在海底形成庞大的椭圆形,而新的部分,因为刚刚摞起,所以如同神柱长颈一样,如果画出它的整体,那就是长颈花瓶的样子,这也确实符合规律。
  
      认为制造出的葬神棺塔,还存在的葬神棺,至多也就是两三百来口了,我细数之后,为了防止还有遗漏,就迅速的飞上了血海上面,而这时候,沈凤清和秦图、阴佟也都陆续返回了,看到我竟直接回来,他们都面面相觑,不明就里。
  
      “夏天官!你这是干什么呢?吓坏本官了,还以为你要干嘛呢!”秦图有些埋怨的说道。
  
      我看了一眼沈凤清,皱眉说道:“我只是要下去查探情况,毕竟保不准下面就有奸细,你这是做什么?把他们叫回来,不觉得大惊小怪了?”
  
      “你!是你不听命令跑下去的!谁知道你要干嘛呀!”沈凤清一愣,没想到我居然恶人先告状。
  
      “呵呵,命令?听你的?你是队长?”我冷笑起来。
  
      沈凤清顿时噎住了,而阴佟则站出来说道:“我说夏天官,你要是没点问题,沈天官会把我们叫回来么?”
  
      “调查周边环境,这本来就是我们分内之事,难道往按照的行程走之前调查源头有问题么?她大惊小怪,莫非阴天官也要大惊小怪?”我有些不满的说道,然后看向了秦图,说道:“秦天官,大家同朝为官,都是为了神庭办事,走到现在的位置,都有自己的方法和应对策略,我调查周边情况,职权范围,你说呢?”
  
      “这……这确实如此,沈天官,会不会是你太敏感了?夏天官并无做错呀。”秦图也尴尬了,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却给我说成了职权之内,他哪还敢站在沈凤清那边。
  
      但沈凤清岂会善罢甘休,就说道:“可刚才你还打烂了一些葬神棺!谁知道你是要干嘛!”
  
      “这就好笑了,那沈天官,本官问你,我打坏的是哪种棺椁?可是封着罪神的棺椁?还因此放出了谁?”我指着其中给我打坏的几口连着葬神棺问道。
  
      “倒也没放出谁……”沈凤清估计暗道自己鲁莽了,因为她的表情变得有些犹豫,似乎也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
  
      “那就好玩了,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打坏这些棺椁,就是为了查探是否有奸细藏在里面,不知道这理由沈天官可否接受?”我当然要乘胜追击。
  
      这下三位都无话可说了,我一副颇为郁闷的样子,说道:“三位天官皆是一步步的走到从二品神仙的位置,但我却是短时间内就达到了你们所到达的位置,我知道大家心底对我也颇有不信任,甚至是带有怀疑,眼下出先的问题就是怀疑的证明,那既然如此,三位何不走一个方向,而我另走一个方向?到时候你们完成你们的任务,我同样也会完成自己的任务,免得沈天官后面的行程里会觉得让我连累,如何?”
  
      这三位顿时面面相觑,而秦图看起来颇为高兴,毕竟他一个男的,直接就带了两个女神,一个月的行程肯定是桃花随时开,谁不高兴?所以他立即说道:“这貌似也不坏,不过夏天官,只有你一位能完成规定的任务么?”
  
      “若是完成任务,大家都有功,若是没完成,全怪我这馊主意好了。”我大方的说道,结果秦图是愿意,沈凤清和阴佟断然说了‘不可’两字。
  
      我冷笑起来,说道:“看来轩辕如馨和我矛盾已经僵到这程度了,你们两个就是来监视我的对吧!?”
  
      “夏天官,何出此言?我们也不过是按照规定而已!岂能朝令夕改?况且说是没完成全栽在夏天官身上,如此儿戏之言怎可当真?若真出事,大家一组都得完蛋,以后可就要在这呆着了!”阴佟毕竟要年长许多,言辞也比沈凤清犀利。
  
      “阴天官所言极是!”沈凤清帮腔道,而秦图颇为郁结,但也只能是附议说道:“那……那既然沈天官不喜和夏天官一组,要不……”
  
      “不行!照旧!”阴佟和沈凤清当然拒绝了,秦图顿时很失望,毕竟阴佟看着也是三十几的模样,风韵犹存,但沈凤清正值芳华之年,穿着也很是性感骚气,如果对换一下,想想他也觉得兴奋。
  
      最后,还是沈凤清和我一组,而秦图和阴佟又继续踏上了路途。
  
      沈凤清这趟不敢再说什么了,我也懒得理会她,继续研究这十万葬神棺,这些葬神棺除了神庭自己的犯神,应该还有别处飘来的,数量着实不小,这么多的葬神棺,虽然有浮力左右,但拖动它也颇为麻烦,而拖动这么多的葬神棺,绝对是一大惹眼的行为,到时候引来无数的血海禁卫,我仍是死路一条。
  
      我想着怎么办的同时,也尝试了抽了一条锁链出来,直接将其拖了就走。
  
      沈凤清惊讶的看着我,但扁着嘴不知道该不该发出质疑,她也害怕我还有别的招来敷衍过去。
  
      最后见我竟然以巨力拖动了半分!她惊慌之下,顿时吓道:“夏天官,你要干什么?这到底和我们调查有什么关系嘛!”
  
      “自然有关系,你安静看着就好!”我看居然能够拖动,心中颇为高兴,看来浮力作用,加上定海阵停止后,这些葬神棺也不是很难移走,但关键问题来了,我要把他们拖到哪儿?毕竟就算记下他们的编号,有锁链缠着,也召唤不上去!
  
      沈凤清不敢吱声了,也不敢立即禀告秦图和阴佟他们,只能看着我坐在这些葬神棺上发呆思考!
  
      现在问题不小,就算有一口韩珊珊制作的可拖动它们的葬神棺,但我不知道该把它们带到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