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难关
    “嗯,这事我也发现了,我听说历年都是亲迎的,这次就派了罗浮和桃止,难道是为了提前密会魔道公主?”我脸上多了一些疑惑。
  
      “是呀,我也觉得有些问题!这不,送走了魔道的公主,我那边的眼线吧,说是大圣皇在宫里大发雷霆,把一方最爱的墨砚台给砸了,啧啧,你说……到底那魔道的公主跟咱们大圣皇说了什么呢?”那酆域鬼帝犹疑的上下看着我。
  
      我摸了摸自己脸,一副你看我干什么的表情,但很快我就恍然说道:“不会吧?就因为我调戏……还是,就因为我和那魔道公主在皇宫楼道那冲突?至于那么小气么?也不是?那她看上我了,跟大圣皇要人?”
  
      “去去去,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刚才也这么想,但看过你长成那德行,指定看不上你,而且应该也不是冲突的事,要不今天指定就找你了,你看我,这还捻算好时间才过来的,要是我来的时候你还在,肯定就不是因为这事!”酆域摆摆手,
  
      见我猜不出事也有些纳闷了。
  
      我带着面具,样子是狰狞了点,所以酆域才一副鄙夷,我倒也不介意,但这次三界继任者都来了,肯定是大事了。
  
      而这时候,忽然一道森冷的气息从园林中飘了出来,我和酆域连忙扭过头,而蚩圣和斩龙也瞬间警惕了起来。
  
      不过,当我们看到了驼着背朝我们走来的渡途鬼帝,都不禁互看了一眼对方,鬼帝之间虽然偶有摩擦,但还不至于在这鬼道中枢出手无故内斗。
  
      “渡途,能不能不那么吓我们?”酆域皱眉说道,而说话之间,渡途鬼帝已经到了我们身边:“我也是好奇你们两位聊些什么,故而在左近顺道来看看。”
  
      我心中大骂老狐狸,要是顺道就怪了,而酆域也不信这老太婆的话,只是说道:“渡途,你可有什么事么?”
  
      “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些事,我还有点补充,大家把消息集中一下,没准也就能猜到另外三界想要干什么了。”渡途鬼帝阴恻恻的说道。
  
      我倒吸口冷气,这老太婆神出鬼没的,难道在我们都不注意的情况下,已经偷听到了我们说什么了?
  
      “有话快快说,别让我们干着急呀!”酆域连忙问道。
  
      渡途鬼帝沉吟了下,然后说道:“此事,我昨日就想要问一问蜈ち耍毕竟之前蜈げ皇谴了几百副人神界的葬神棺招摇过界了么?最近,我在血海那边的禁卫,似乎发现了些许的不寻常,这血海深处,你们应该也知道,我们经常会派禁卫潜入深处检查的,但有几个禁卫,最近返回来,却说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但去寻找,却始终没发现有什么,最后都无功而返。”
  
      “渡途,你是想说,这奇怪的声音,是人神界的追兵?”我皱眉问道,然后忽然想起了血海战舰来,顿时面色一白,说道:“血海战舰?!”
  
      渡途鬼帝看了一眼酆域鬼帝,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忧色。
  
      “不可能,他们不可能靠近我们圣道那么近!”酆域摆手说道,然后又道:“该不会是从那里返程的吧?渡途,你确定那些禁卫不会听错或者看错?”
  
      “呵呵,能够返程的,都是有沟通鬼门关办法的,怎么可能会偷偷发出一些莫名声音?”渡途不悦的说道。
  
      这话说出来,酆域也看向了我,忧道:“难道还能打过来不成?断不会如此厉害吧?自大战之后有了血海天堑,这断绝来往多年,大家都相安无事呀。”
  
      “千年过去,
  
      血海天堑也未必能拦住人神界,别忘了,他们那边一界之生灵,就比我们四大世界加起来还多!每千年,总会出不世之材!”渡途鬼帝说道。
  
      “此事和大圣皇说了?”酆域鬼帝小声的问道。
  
      “他也不与我们说那些事,我这不是你们讨论么?”渡途鬼帝白了酆域鬼帝一眼,然后看向了我。
  
      看来,这八大鬼帝虽然都崇敬大圣皇,但也未必是全都义无反顾,遇到一些不高兴,不理解的事情,都会先私下里先沟通,这渡途鬼帝这么看我,是想从我这打探到点血海悬案的事情呢,看看和这使节团大规模来有什么关联。
  
      我结合了之前酆域鬼帝说的,这使节团偷入血海,居然还有返程的,那问题就玄妙了,所以我不禁猜测道:“该不会是那边闹得太凶了,让人神界的神庭知道了我们圣界往血海偷渡的事,而起血海战舰威慑我们吧?”
  
      这顿时让渡途和酆域面面相觑,随后露出沉凝之色。
  
      看来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现在鬼道作为通道口,给注意上也不奇怪,三大世界血海偷渡,干的肯定不是好玩的事情,要不然给鬼道那么多仙气盘干嘛?
  
      眼下可能事败,神庭发现了要拍桌子翻底牌也有可能。
  
      “血海那边发生的事情,难道使节团知道?所以才前来跟大圣皇先打点底,稳定军心,结果没料大圣皇大发雷霆?”酆域一拍手就惊道。
  
      “有可能,这魔神界、古仙界、妖神界可能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大圣皇给蒙在鼓里,故而生气也很有可能!”渡途也是老谋深算了,忽然想到的结果,让她有些不寒而栗,所以立即说道:“不行,我得立即进宫一趟!如果真是血海战舰靠近,我们圣道或要给三大世界挡灾!”
  
      酆域脸也白了,包括我也心下一惊,如果真那样,鬼道可能会招来二次崩坏,到时候整个界都要毁了!
  
      “慢着,我们也去!”酆域连忙说道,然后把我也扯上了。
  
      我暗骂糟糕,这次是摊上大事了,使节团正要过来,正巧血海战舰也来了,这下热闹了,鬼道这么多年接受接济,夜路走多了,终究是要见鬼的,而很可能这次也是我引来的,要不然千年来血海战舰不过界,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血海里?
  
      血海战舰是巨无霸一样的存在,在血海中运行不会无声无息,造成的声势难免惊动了鬼道禁卫,而且我在血海穿行一年,还没见过活物,或者什么比血海更古怪的存在,所以是血海战舰的可能性,几乎就可以肯定了。
  
      事关鬼道安危,这事不能瞒着,所以我们三鬼帝立刻进了皇宫,结果好巧不巧,路上的时候就撞上了几道光影嗖一下就掠过了我们很远处的天空!
  
      我皱了皱眉,而酆域当场就说道:“似乎是妖神界的……”
  
      “嗯,魔神界和妖神界都一丘之貉,走偏路子见得多了,这妖神界是学魔神界来的吧。”渡途冷道。
  
      我看着光影飞远,而这两位鬼帝也不追,倒也没打算拦住对方。
  
      鬼道风雨欲来,我也忧心忡忡起来,这才来鬼道多久,就遇上了难关,一边是三大世界对鬼道的控制,一边又是神庭派血海战舰施压,我首先准备就不充分,毕竟时间压得太狠,如果双方都有意图磕碰一下,鬼道夹在中间是要完蛋的。
  
      千疮百孔的鬼道,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随便来一次打击,估计就得灭界了!可鬼道却不能灭!那是媳妇姐姐的鬼道!
  
      进入了皇宫,几个内侍官拦住了我们,结果现在这紧急事态下,渡途鬼帝怎么可能理会,一巴掌就把这些内侍官给拍飞了,随后带着我们一同飞向议事殿。
  
      而刚到议事殿门口,就听到大鬼皇的愤怒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