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一百四十四章:虎贲
“诸位,何必那么生气呢?我不是说了么,是留下来游山玩水,看看我鬼道的大好风光!怎么换到你们嘴里,就成了什么质子了呢?简直不可理喻,我留他们下来还包吃包住包玩呢,你以为不要钱的?”我脸色不好看的说道。
  
  “那也改不了质子之嫌!凃冥!你这话就太过了!晋皇子,我们走!”天虎公脾气大,无论我怎么说都愤怒之极,站出来要拉走晋皇子。
  
  灵越王那边倒是冷静很多,毕竟事出突然未必无因,而荆小蛮这刁蛮公主也还有些犹豫的样子,看着颇为好奇我接下来这一步棋怎么走。
  
  “天虎公,谈拢的生意,何必在乎这些细节?而且,我这还有合作可以探讨,这都要时间来印证,如果诸位继任者可以留下来和我一起研究,也不失为一种修炼,顺便可监督订单不是?况且你们不是要在鬼门关外建那抹星阵么?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一年时间,对我们神仙来说,也不过是浮云过眼,白驹过隙罢了,又算得什么?”我笑了笑,示意天虎公和灵越王坐下。
  
  天虎公给我这一说,还是有些愤怒,不过明显给这话说的有些心动了,毕竟他们确实要剑招抹星阵,而且也要求有人监督,只是他不是很明白监督订单之类的事情,所以瞥眼看了灵越王一眼。
  
  灵越王犹豫了下,说道:“凃冥,除了这艘血海战舰,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合作能探讨的?这购买**,又是作何解释?”
  
  “重启六神天复仇之战,当然少不了神兵利器,而根据我对于神庭的了解,这几千年来,司器监的发展可谓是突飞猛进,他们无论是战舰,或者是道器,都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相信从之前血海战舰上,大家就应该有目共睹了,如果我们再继续以当年的论断去品评神庭的进步,那就有些自大了,所以,提升我们四大世界的整体实力,就成了当下最重要的应对办法!甚至远比这血海战舰的事情重要的多!”我招了招手,蚩圣就捧了个长条盒子粉墨登场了。
  
  今天的蚩圣在穿着上完全按照我的吩咐,一身猩红铠甲,一头束发金冠,搭配他健康的肤色,确实有种英雄气概的味道。
  
  不过一个千夫长拥有超一品的道体,确实吸引住了所有场内神仙的目光,天虎公上下打量了蚩圣一眼,大刺刺笑着说道:“这位将军身居超品道体,却屈居千夫长之职,莫不是鬼道已经没有官职可给了?看你修炼的也不是鬼道的功夫,不若来我们妖神界,我许你大将军之职若何呀?”
  
  当场挖墙脚,虽然有半开玩笑的意思,不过这着实是间接在扫我的颜面,甚至连大鬼皇也无辜躺枪了,我倒也不介意,笑道:“蚩圣,如何?你要不要去妖神界给天虎公当大将军呀?”
  
  蚩圣冷哼一声,说道:“我不去。”
  
  这轻蔑一哼,顿时让天虎公老大没面子,啐了一口:“哼,原来是个无谋匹夫!”
  
  这话一出,蚩圣登时大怒,原本捧着的盒子,猛地让他一把就抓烂了,随后里面棍子毫不犹豫的就朝着天虎公砸过去!
  
  霎那的时间,瞬间的事情,大家完全没有料到蚩圣会如此迅猛和暴躁!
  
  轰隆!
  
  一声巨响,天虎公倒退几步,而蚩圣仍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对方,手中的棍子猛然又暴风骤雨的砸向对方!
  
  我瞬间冲入了两人中间,两把随身的一品长剑轻微一挑,就四两拨千斤的把蚩圣的棍子按开,而天虎公手中的一把大刀也给我压了回去,而压触到天虎公的大刀时,我明显感觉到了一丝无力后劲,可见蚩圣刚才第一棍,就已经把天虎公的气势破了!
  
  “两位稍安勿躁,千万不要有什么想不开的,蚩圣,你这就不对了,你要记住,你只是个千夫长。”我笑了笑,然后把两把之前夺自忧云鬼子的剑收了回来。
  
  蚩圣冷冷看了我一眼,然后才乖乖把棍子收了回来。
  
  这反骨的表情,让所有的鬼帝和在场诸神都莫名诧异,再综合之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星相,大家第一印象就是觉得蚩圣是连我都压不住的疯狗。
  
  “嘿嘿。天虎公不愧位列妖神界十二公卿,实力也如此厉害,刚才我这劝架,差点没把自己绕进去,我这千夫长没啥文化,更别说见过世面了,所以不知道天虎公的厉害,还望看在我的薄面上多多见谅才是。”我笑着拍了拍天虎公的肩膀。
  
  “那那当然,不知者不怪嘛。”这天虎公本来已经目露尴尬,但听我这么给他下台解释,一瞬间后,他就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在众神面前,当然不能丢脸。
  
  “蚩圣,你看你,在真神面前耍大刀干什么,还不把盒子里的东西都捡起来。”我责道,然后缓缓走回原来的位置,而蚩圣只能老老实实的把百变石和说明书捡起来,然后继续呈到我的桌子上,自己则老实的站在了我身后。
  
  这一次的小插曲虽然简短,不过在所有神仙面前,着实给蚩圣卖了一次好广告,因为明眼的谁都看出了这蚩圣要远比天虎公要厉害许多,而那一棍,也把天虎公手中大刀砸出了个明显的坑,只是大家都不明着说破而已!
  
  看大家回过神看向我台面上的三件东西,我笑道:“本来我还想要隆重的开盒子,再逐一介绍大家这里面的三样东西,不过刚才天虎公大展神威的时候,却也暴露了我想要介绍的东西,这里就不卖关子了,我正是想要将此物拿出来,和大家做买卖的!”
  
  “哦?凃冥,在这里,我不得不承认你们鬼道因为当年有些特别的缘故,积累了不少的上古宝贝,不过,我们历年来,也不是不曾购买过这些宝贝,但有过几次例子想必你也应该知道的吧?就是曾经发现过买回去的上古宝贝,因为年限的问题而金玉其外,实则败絮其中,有的兵器甚至和二品的道器对磕居然崩断的,简直是让我们惊讶万分而你现在这件宝贝,除了本身品质稍微好点之外,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能吸引我们不在自己所处大世界里锻造,反而远道过来购买?”灵越王平静的问道。
  
  这灵越王说话从来都是一语中的,不但点出以往鬼神界上古道器的问题,也少有的冷静的倒打我一钯,至少把我的东西限制在了品质好之上而已,偏偏他的问题,也同样是所有使节团所考虑。
  
  “恐怕这次我这把武器,让灵越王你失望了,我这把可不是什么上古宝贝,而是我们锻造工坊最近刚刚产出的一品道器!”我笑了笑,然后看向了天虎公:“天虎公,这把武器不知道你觉得如何?”
  
  “这马马虎虎吧,都是一品的道器,和我的名刀虎贲差不多。”天虎公摆摆手,自然不愿意夸这武器的坚固。
  
  然而谁都看出来了,这棍子质量肯定要比天虎公那把虎贲要厉害得多的,至少在对磕上要胜了一筹。
  
  而且这名刀虎贲在天虎公手中应该都三界闻名了,用不着我再打解释,所以我没有把他的毛病揪出,反而说道:“那个自然,不过想必这把名刀虎贲如果放在凡间市场上,可是是要卖出肉价的吧?但天虎公可想过,我这棍子,就算卖个白菜价都是没问题?”
  
  这一对比,众人免不了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棍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