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一百七十八章:善杀
    ♂
  
      “怎么?凃冥,难道我们已经让步了,你还觉得条件不够好?炼器和造船工厂,凃冥山和圣殿,本来也不是你的东西,俗话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不要太贪心了,如果你净身出户,到了驿界里,你还是凃冥鬼帝,也可以拥有一定数量的守卫和侍者,一旦三大世界把之前的血海战舰款项,以及其他货款带来,我们也会分你一部分的,何至于寻死?你自己再三掂量下吧!”罗浮阴沉一笑,对我一副仁至义尽的表情。
  
      我至始至终嘴角上扬,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桃止表情凝固,不知道我是故作态度,还是有其他的想法。
  
      “喂!凃冥!不要给你脸不要脸!”见我不吱声,醉醺醺的桃止冷喝一声,立即过来要拎起我,他是个胖子,身躯大我近倍,在气势上能够轻易压倒我!
  
      “是么?”我冷笑一声,浑身雷光大方,祖龙铠加身,按在了手中的天子怒瞬间给我抽了出来,裹挟了时空剑力和祖龙之力,一剑劈向了朝我走来的桃止!
  
      轰隆!一条支线,紫色的雷光怒吼,把整个皇宫书房一劈两半!
  
      桃止没想到我会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是在敌我悬殊的情况下!所以一刹那反应不过来,身体顿时给天子怒的剑气击中,甚至后面的罗酆鬼帝也给殃及池鱼,瞬间就焦化了!
  
      不过罗酆鬼帝已经达到了一品道体的境界,给奔雷点着的他拼死逃向了一旁,而嶓冢鬼帝也立即拉了罗酆鬼帝一把,算是将他救了下来!
  
      桃止鬼帝的品道体在重伤之后也挥了强大的复原能力,一股道力猛然将两半强行弥合,似乎还要恢复原样的状态,我自然不会放过他,双目一瞪,身后无数的追仙锁全都朝他疾射过去!
  
      桃止目露惊惧,毕竟他是微醉的状态,反应自然及不上我,百忙之中把身后的长鞭甩了出来,意图卷住我的所有追仙锁!
  
      而罗浮也是给我突然的攻击镇住,一时竟忘了立即反击,而大鬼皇反应是最快的,大手一招,一把长剑就出现在他手中,并且顷刻间朝我劈过来!
  
      渡途这老太婆早知道我会暴起偷袭,所以这时候,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的一把船桨一样的铁棍兵器,以雷霆威势朝大鬼皇迎了上去!
  
      轰隆!
  
      巨大的金铁交鸣声传来,大鬼皇居然给震得往后飞去,同样的,渡途也连退不止,直到撞到门墙才停了下来,但身后的红墙,已经震碎成了粉末!
  
      可见大鬼皇的实力,甚至还在渡途之上!
  
      大鬼皇的兵器上次已经给我毁了,眼下不知道哪来一把黑色宝剑,竟能够硬撼渡途的黑铁船桨而无半点撞击伤痕!
  
      嗖嗖嗖!
  
      无数的追仙锁不断的飞出,直取桃止鬼帝的脑袋,而罗浮这时候总算反应过来了,他庞大的身躯灵活无端,瞬间挡在了桃止面前,随后一把巨大的狼牙棍好似螺旋桨一样,一带一卷就把我的追仙锁破了!
  
      而桃止的鞭子,却绕过了罗浮,瞬间抽向了我!
  
      我另一把长剑禁奴顿时出手,往前一搅动,就用之前的缺口把桃止的鞭子卡住,正准备将他扯倒,结果桃止块头大就算了,力气也大得离谱,反而让他狞笑着把我的禁奴剑给扯走了!
  
      我脸色难看,念了几句咒语,禁奴剑凌空高旋转,顿时将鞭子卷得火星四射,哧哧作响,桃止眼看自己的鞭子收不住这禁奴剑的锋利,只能大惊失色的松开!
  
      “你敢对罗酆动手!我跟你拼了!”与此同时,救出了罗酆鬼帝的嶓冢鬼帝叱喝一声,手中两把飞刃朝我射过来!
  
      而这时,酆域却不知道想的什么,最后竟选择了站位,抽出了他手中的大鬼刀,叮当一声就打下了飞刃:“嶓冢!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手?”
  
      “酆域!你敢帮这反贼!?”抱犊鬼帝本来就防着酆域,眼下看对方真的站在了我这一边,手中像极钳子一样的兵器就拿了出来,往酆域射过来!
  
      “喂!抱犊!什么叫反贼!?别忘了现在罪名都没定下!要不是桃止先动手,人家凃冥会反击么?”酆域嘴巴确实欠,不过这也表明他同样擅长狡辩。
  
      抱犊只是表情一愣,手中的巨大钳子却没打算停止,朝着酆域夹过来!酆域大怒,达到猛然一挡,哐当一声就弹开了这钳子!
  
      然而现在酆域陷入了以一敌二的境况,所以毫不犹豫的,他逃跑了!
  
      我暗骂这家伙胆小怕事,不过有他的牵制,也算是打了抱犊和罗酆。
  
      收回了禁奴剑的同时,桃止也疯狂的抽起了鞭子,噼噼啪啪的密如雨点的打向我的护身罩!不过他刚才给打重伤后,实力早就大打折扣,也就是比一品道体厉害一倍罢了!
  
      而罗浮这时候,狼牙棍也跟着如毒龙出洞,迅雷不及掩耳的朝我捅来!
  
      砰砰!
  
      连续好几下直接撞击,罗浮的实力之强,果然让我大开了眼界,凶猛的鬼气也恍如风沙一样的扑面而来,我知道这家伙厉害不能力敌,从而立刻后退,凝聚剑法,再行反攻!
  
      而大鬼皇那边,他上次失去了鬼爪后,这次临时拿出手的黑剑却也不俗,黑气沉沉不说,一种来至远古的力量,也犹如实质一半的展现而出,看来大鬼皇藏宝颇丰的传言半点不假!
  
      我们的战斗,当然少不了大鬼皇禁卫的加入,不过渡途却是极有实力的鬼帝之一,别人不带手下,她却带来了红绫帝女,还有几个一品的鬼道禁卫,所以当场就拦住了大鬼皇飞冲过来的两个禁卫领!
  
      “渡途!你也要造反!?”大鬼皇怒不可违,挥剑频频加大力道,所过之处,皇宫瓦片给震得如同齑粉一样飘扬!
  
      “呵呵,造反?未必,我渡途信奉的是圣道圣尊!守的是圣道鬼门!而不是你大圣皇!”渡途却不是善于之辈,怒斥后,船桨迎风暴涨,竟成了一面庞大如房子般的铁板,轰的一下就压向了大鬼皇!
  
      哐!
  
      大鬼皇长剑一顶之下,居然剧烈的弯了下来,仿佛随时会断的样子,可见渡途的本领,确实不亚于罗浮或者桃止了!
  
      “很好!既然你们三个找死!那就怪不得本皇了!”大鬼皇愤怒的吼了一声,然后嘴里出了震耳欲聋的鬼啸声!
  
      接下来,后山那边轰隆作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延醒的样子!
  
      我心中暗骂自己这次疏忽大意只身前来,因为原本我还以为这大鬼皇会顾虑我炼器工厂和圣殿而没那么快动手,却没想到这家伙早有准备,或许之前我说要品补天石的时候,他邀我前来皇宫,就已经有谋杀我意思了。
  
      吼吼吼!
  
      恐怖凶兽呼吼震得我耳膜生疼,我站在天空往后山那看去,只见后山森林中,一直猩红色的巨兽从地底爬了出来,那凶兽长相狰狞,竟没有眼睛,但却长有四只翅膀、六条腿,而且虽然没有五官,却能识人和辨音!
  
      我一看之下大惊失色,这怪物我在图谱上是见过的,只是没想到它会出现在这里,它有善者杀的凶名,名曰:浑沌!
  
      浑沌延醒后,朝着我们这边飞奔过来,一路把树林,宫殿都踩在了脚下,仿佛压路机一样,将它所过之地捋成了平地!
  
      这品的巨兽,毫无疑问正是那大鬼皇豢养的凶物,也是他的杀手锏!
  
      我暗恼这次没带两只凶兽穷奇过来,要不然也能牵制浑沌这巨无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