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四十二章:斐然
    “呵呵,长孙仙长,你的意思是他一个忙得连来这都迟到,而我们就快闲出病来了?”上官敏也是个毒舌,面对谁,都不会有半点吃亏。
  
      许万仙说过,这上官家是土匪出身,这么一想,这女子的家风确实飙烈的很。
  
      “我可没说。”长孙令冷笑起来,当然不会承认自己闲得很了,而一旁的乐正鱼和南宫沐仍旧不吭声,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静待事主到来。
  
      而梁丘雅则说道:“李仙尊,百里仙长若是不来,那我们有事说事得了,眼下既然要让这剑阁易主,我也是赞同的,不过人选嘛,不能由这叫夏天九的担任,毕竟底子干不干净我们也不知道,简直就是凭空冒出的,而且听说还是鬼神界来的,咱们从自己古仙界里挑便好,要不然说出去岂不是觉得我古神界已经无谁可用了?”
  
      “可不是嘛?剑阁阁主早就该从百里家分出来了,让他们百里家管得久了,还真把剑阁当自个家的了,李仙尊,你是不知道,他们百里家的子弟在外面游历,报名字之时,便说剑阁是他们家开的,简直是无知之尤!”上官敏趁机告了一状。
  
      听着几位原来仙长居然跟菜市场吵架似的和李相濡说话,而偏偏李相濡捻须微笑听着,这让太叔倩等新任仙长各个目瞪口呆,仿佛是第一次见这样和谐的景象。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这邪魔外道虽然平时看着松散,如同一盆散沙,实则对内还是相当严厉的,动辄家法伺候,或者苛责百般,像是名门正派联盟这般温和,根本未曾见过。
  
      “上官仙长,何必这么生气?我听说也不是一天两天如此了,消消气,习惯了就好。”道远家的那位年轻仙长却也开口了,而这一开口,顿时算是明了了阵营,可见这小子也是个狠角色,不因年轻和资历浅,而是敢站拿道远家的影响力做出阵营选择。
  
      “你是道远家的道远非吧,你小的时候,我还见过你,是个好小子,现在居然和我平起平坐了,不错。”上官敏嘿嘿一笑,对跟自己统一战线的,她当然不会打压。
  
      毕竟年纪轻轻,这道远非听上官敏有亲近的意思,连忙欣喜拱手,说道:“非儿不忘长辈当年教导。”
  
      上官敏十分高兴,不过碍于这里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她说道:“还是那句话,百里家不适合再担任剑阁阁主,但阁主之位,我建议另选一家,比如长河家的就不错,长河天剑名动天下,无论是实力和名望,也早就为天下所知,可担当大任!”
  
      “嗯,长河家是不错的选择。”梁丘雅立即跟风说道,而长孙令陷入沉凝,看来选择哪家,只要不是百里家,那对他就是利好消息,毕竟大家乐见百里家丢了剑阁,和他们重新到一个起跑线上。
  
      “剑阁经营这么多年,其位置和影响力之重要,已经远非当年,甚至说和现在仙长之位想比,也不落后半分,确实不适合让百里家再暂领,所以我支持另择一家作为剑阁阁主,但却需要在古仙界中遴选一家。”乐正鱼淡淡的说道,他的话引起李相濡的沉思,看来这老头平素不说话,但一说话,分量却是极重,这次拿剑阁之位,恐怕阻力不小了。
  
      但就在我暗想着用什么办法来扭转颓势的时候,南宫沐站了出来,说道:“剑阁授业,能者居之,何必拘泥于鬼神界或者是古仙界?人神界包罗万象,不问出身,不问来路,只要是能者,皆可用之,以至六神天之战后,迅恢复生机,方才有如此盛世,而反观我们,千年之后,却仍然继续门阀之争,难道剑阁这样特殊的存在,也非要用上门阀的力量么?这样做,往后的能者无门阀做后盾,是否就没了出路?是否就断了机会而远走他界?六神天一但真正连起来,若真再以这样的做法去网罗英才,恐怕除了我们自己门阀之间供给培养,再无其他办法了!”
  
      南宫沐的话咄咄逼人,却实际上说出了大家的痛处,这关键部门全都是门派门阀之间择人,以后没有支撑点,英才投靠无门,古仙界也再难寻来人才。
  
      而李念君朝我微微额,肯定了这次她的出力,让我放心去争夺剑阁之位,看来她在背后的动作可不小,居然已经说服了南宫老太了。
  
      太叔倩和许万仙等新任仙长当然不吝说服,毕竟大家一股脑都是同个意思,这百里家势太大,得削!
  
      “呵呵,看来大家对我百里稚意见颇大嘛,这也是难免,毕竟承蒙仙尊器重,让我当上了仙长,并有机会引领剑阁,我就为了这两件事情忙碌至今,像是刚才,剑阁那边就因为一些乱子而走不开不是?所以一直以来,都对大家有所怠慢,正好大家今天都在,我在这就说声不好意思了,希望诸位不要太过在意。”一个声音由远到近,等到看到影子的时候,对方已经到了大厅这里!
  
      所有仙家的目光,全都投向了这位新上任的百里仙长百里稚。
  
      “嘿嘿,您忙嘛,大家都知道,那不如把剑阁让出来就好,这样一来,你就能跟我们一样,闲淡出鸟来了。”长孙令阴阳怪气的说道,这显然是不满到了极点,只差没爆粗口了。
  
      “长孙仙长,剑阁阁主和仙长之职,不都是为仙盟服务么?我嘴上说操劳,实则却是因得重用而欣喜之极,恨不能竭尽所能,不辱此二使命,况且我百里家治理仙盟剑阁这么多年,从只有百数十弟子开始,一直到现在百万弟子之众,一直稳如磐石,坚不可摧,也为整个仙盟输送了多少的剑修!岂能的是说卸任就卸任的?”那百里稚是个中年男子,和前任百里仙长长相并不是特别相像,因为这位可深沉得多了,而且话语里总是棉中带刺,也不是个轻易予人的角色。
  
      “按你这么一说,剑阁当年是你家设立的?之前百十名弟子,也是靠你们嘴皮子就来的?而现在百万弟子之众,也全是你百里家功劳,而不靠仙盟任何的帮助,任何的支持?”长孙令顿时炸了毛,毕竟这百里稚的意思里,就是剑阁从无到有,几乎算是百里家的功劳,是不可割舍一部分。
  
      “长孙仙长,何必如此激动,只是就事论事,我也并非说是全是我百里家功劳,而是说,除了我们百里家,谁还能胜任剑阁阁主之职?谁还适合把剑阁治理如此?”百里稚冷冷说道,已经是动了怒了,这已经不是个人荣誉,而是要割家族的肉,所以他百里稚怎么可能让人轻易从百里家分离这剑阁出来。
  
      “百里稚,话不要说得太满,除了我们仙长,底下还有不少家族都能胜任此职位,好比长河家族,号称长河天剑,便也胜任剑阁阁主之位!还是说,你觉得剑阁就是你家的,不肯让出来?别忘了,剑阁归根结底,都是仙盟的!你百里家拿在手里,欲意何为!?”上官敏厉声喝问,暗中却再次力推长河家,估计是收受了不少好处的。
  
      “不错,长河天剑,名声斐然,确实是个好选择!”长孙令大声附和起来,这顿时引来梁丘雅跟着点头。
  
      连李相濡也不禁捻着胡须,微笑看着百里稚,仿佛想要知道他最后的意见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