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轮战
    “怪不得之前留下伏笔多推举个剑者,也没有把名字报上来了,原来这备选者是百里家老祖宗!”
  
      “好了,这回不用比了,百里家那位可是李仙尊之下的剑者,随李仙尊征战天下无数岁月,立下汗马功劳,莫说经验之丰富不是常修可比,就是剑法之高超,也罕有敌手了,为了百里家继续掌控剑阁,百里家也是够拼的了!”
  
      不知哪家门派的少爷公子们开始直接议论起来,这百里家老祖宗顿时成了议论的中心点。
  
      “真没想到呀,我在仙庭这么多年,真的有幸亲眼见到‘一剑绝尘,百里莫挡’的百里决,而且还能看到他的剑法!这简直是今生一大幸事!当浮一大白!”而听到这样的一轮,当然不乏一些老神仙站出来描述当年这百里老祖宗的事迹。
  
      “一剑绝尘,
  
      百里莫挡,此话怎讲?”一年轻神仙立即问起来。
  
      老者捻须微笑,说道:“如句中所言,剑气奔腾,见尘无剑,纵横百里,猛夫莫挡!百里决当年也是凭借一剑,纵横古仙界的神仙,听说原先他还不叫这名字,但后来决剑过多,故而名字改成了‘决’字,意为逢战必决!”
  
      “想不到竟有这样的事迹,我竟无知如此!”年轻神仙再度诧然,这也引来了无数年轻一辈的围观,就连我和李念君也侧耳倾听起来。
  
      老者看众仙围着自己,很是得意,仿佛在鼓吹自己一般,笑道:“呵呵,不要说你不知道,很多年轻一辈也不知道了,毕竟百里决前辈早年因为带领剑阁进入辉煌,传递给自己的子嗣后,就醉心剑道去了,听说这次是他千年后当其他人面前的第一战,也是有意想要看看年轻一辈剑法到底如何,故而才肯随自己的曾孙子辈出来胡闹,往常他这老前辈可不会出来。”
  
      “醉心剑道千年,这么说,剑法岂不是高得离谱了?”众人议论纷纷,七嘴八舌,全都给这百里决的事迹所吸引。
  
      “那个自然,千年前就已经名动天下,千年后岂会见面不如闻名?这一次,恐怕没得打了,毕竟百里前辈除了剑法,传说已经脚踏真仙境,和李仙尊并列一个境界了!”那老者笑吟吟看着那边白发飘飘,看着老态全无,甚是精神的百里决。
  
      “什么?脚踏真仙境!哪还能打?”众人万分惊诧,包括我都是心中一凛,这都八重天了,还打个什么?大家还是赶紧洗洗睡吧,这剑阁阁主之位,都别惦记了!
  
      “哎,可不是?所以老夫也在好奇呀,不过断然不会让大家打不成的,毕竟百里前辈出山,不是为了在这站着让大家看风景一样瞅着他,他没什么事,能这么做?肯定是有应对的办法。”老者连忙宽慰起大家来。
  
      果然,李相濡看到众多参赛者全都来齐,就开口说道:“百里家作为剑阁守护者,已然不知多少岁月过去了,眼下剑阁日益庞大,为我古仙界贡献了无数的人才,然而,百里道友此次听闻了有不少道友质疑百里家要独霸剑阁,深思熟虑后,觉得应该是剑阁这些年来,弟子专擅百里家剑法,也质疑百里家剑法所致,因此推陈出新,或者检验百里剑道已是势在必行,所以百里道友愿意以身化擂,请天下诸英豪会剑仙剑山之巅,若是能赢了百里家剑法,便是新的剑阁之主,若是无人挑擂成功,剑阁仍然让百里家执教!而今日进行仙剑山比剑选取剑阁阁主,
  
      以能剑者居之!”
  
      李相濡的话,让所有修士都议论起来,这里胆子不小的门阀少爷立即站出来问道:“之前陈阁老说,百里决前辈已经是真仙境的仙家了,那这里除了李仙尊,又有谁还敢一战?所以就算是有胆识之辈,有异议之辈,恐怕也不敢对阵叫板真仙境吧?”
  
      李相濡笑了笑,背手说道:“既然以身化擂,当然不会以大欺小,百里道友已经与我商量过了,他会压制修为和剑法威力于七重天巅峰,但因为会是一对多的车轮战,故而不会限制法力的使用,这一点,想必诸位都能够接受吧?”
  
      众人再度议论起来,这百里决还是很有意思的,威力限制在七重天巅峰,法力却不会限制,按照我对八重天的了解,如果只用七重天巅峰的威力,他用上几十次七字剑歌估计都不会气喘,这算盘虽然看似划算,但实则上除非剑法远胜于他,否则他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毕竟一个无限法力,不断连发剑诀的剑者,何其恐怖也就不需要多做说明了,况且百里家除了百里决是主擂,还有个副手百里稚,这家伙的剑法肯定也非常厉害,要不然也不是现任的剑阁阁主了。
  
      比赛本身肯定就不公平了,除了打败现任阁主,居然还要打败一个超级老怪,简直是为百里家良心定制的作弊方案,李相濡这老狐狸,算盘打得跟飞起似的,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百里家能够兼顾仙长位置和阁主位置这么多年,确实不是随便别家拉拉扯扯就放下一半经营权的,除了百里家决然不肯,这李相濡碍于自己和百里决的过命交情,恐怕也未必愿意,这是在间接的拒绝自己的孙女李念君了,不过在他没有直接拒绝上也能够说明,他还是相当宠爱这个孙女的。
  
      因为是由十一个仙长推荐出来剑者,所以数量着实不多,上官敏,梁丘雅,长孙令、道远非、乐正鱼各推举了一位出来,而许万仙、太叔倩、慕容焉、西门斌这四位只推荐了我,这加起来,也就是六位挑战者,至于南宫沐因为倾向于这次的获胜者,所以倒也没推荐者,如今看到百里决和百里稚同时出战,面对现在这六位挑战者,大家都陷入了沉思,因为这次大家都有种给李相濡和百里决坑了的感觉。
  
      “压制到七重天,这确实是可以,不过同样也不是谁都能打败的,这次百里家是势要继续守住剑阁阁主之位了。”梁丘雅很是郁闷,她这次带了个女剑客,听说是她贴身剑奴,剑法卓群,当然,似乎从来没人见过这女剑奴出手。
  
      “哼,大家都给百里家忽悠了,这回好玩了吧?我都说了,此事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现在信了没?”上官敏郁闷的说道,她看了一眼身边一个背剑的道仙,却有些怪罪大家不合力的意思。
  
      她身边的道仙显然就是之前她推举的长河昆了,长河家有长河天剑之称,是名动天下的剑法大家,对付百里稚尚且困难,对阵百里决就不用说了,肯定是落败的下场。
  
      “妈的,这下好玩了,好在百里家也有自知之明,怕别人说他家阴险,所以故意把角逐变成了打擂,这当然也是我们的机会,我看倒不如大家联合起来,六个只要算计好炮灰和压轴,轮番车轮战他俩个,必可获胜!”长孙令也脸色阴沉的扫了众位推荐者一眼,现在大家的敌人是共同的,不合作的话,连机会都没有。
  
      “呵呵,这个当然可以,不过,打败了百里前辈,谁当这阁主?”上官敏冷笑起来。
  
      “合作打败了百里家,私下再分出胜负好了!现在我也不怕告诉大家,这百里家老祖宗可不是出全力就能赢的,恐怕不拼命,连他的边都捉摸不到!我曾经见他出手过一次,动动衣角他都能杀了对方,你们是不懂他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