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四十九章:阵脚
    剑魔师父李太乾盗取的天机道典籍,确实是古仙界流落人神界的仙本,而他醉心继承天机剑道以来,也将此仙本研究了个透彻,并且蕴育出了自己的剑意,再传授我剔除了糟粕的剑法。
  
      我犹此而衍生出自己独特的剑艺而历经千百战,也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剑气!因此,时空剑势爆发的汹涌剑气,才如同迸发的火山,瞬间从我浑身上下乍现而出,如同凶性毕露的魔神!
  
      偏偏我口中的剑歌,却悠然如神歌,不断的盘旋在天地之间,这就是枯荣两剑的真正诠释,一枯一荣,一明一暗,一阴一阳,这样的剑法施展而出,带来的是时空的变化,也是我融合自己十种道统,结合而出的剑法!
  
      百里稚目中露出讶异,不过这世间剑法,太多华而不实,他并未在意,仍旧聚拢着庞然的剑气,并且很快的,十里方圆,到处是飘雪的剑气了,这些雪夹带剑气,下得越来越快,而他高举的剑,猛然一旋,很快就变了形态,在他头顶嗡嗡旋转:“独剑擎天出层云,携来霜色下渊群!几多金霾琉璃影,散入歌声日夜闻!”
  
      轰隆!一声巨响,所有凝带剑气的雪花,瞬间变成了琉璃金色,随后在下一刻全都片片粉碎,炸成了无边的剑气!而伴随他的歌声,这些剑气如同一片琉璃长河,到处飞旋,在他的歌声中飘扬,朝我席卷而来!
  
      看着护身罩不断因为这一**的攻势而明灭,我平静一笑,天子怒如雷霆霹雳,瞬间就此拔出!
  
      “天剑!天剑承晓露问花!”我悍然厉喝,天子怒出鞘,阴霾的天空给我这一紫光盈盈的一剑划开,瞬间破晓,而光芒这一刻从剑缝中绽放,紧随无数的落叶飞花,就此散落下来!
  
      生机之显现,只因天空承晓,白露问花!
  
      这猛然凝聚时空的一剑,完美的切开了一切,包括百里稚,也已经诧然的躲到了一旁,看着自己身上划开的巨大口子,嘴巴睁大的几乎合不拢!不过毕竟是剑法的高手,反应过来的他,顿时一指那天空中的剑,怒而掷向了我:“百里道!琉!璃!剑!歌!”
  
      轰隆隆!
  
      那把高速旋转的混沌合金剑,立即朝着我猛掷而来,而无数的金色剑气,在这一刻围绕着这把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这琉璃剑歌到了最完善的一刻,如同暴风龙卷,威不可挡!
  
      若是百里稚此时没有因为我这承晓问花一剑而受伤,若是他的表情没有那么狰狞,那这一剑,确实完美之极!
  
      “地剑!地剑迎晚风落霞!”天子怒再度爆发雷霆般的声威,原本破晓的天空,晚风追着落霞而来,繁荣的生机竟就此昙花落尽,再也不复存在,而那黑如沉渊的一剑,将世界再度带入了黑暗之中!
  
      嗡!
  
      剑光一闪,混沌合金剑一滞之后,顷刻就给荡开了,天剑划破时空,地剑让时间凝固,一荣一枯在此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因为躲在剑后,百里稚并没有直接面对地剑,所以堪堪闪过致命一击,但地剑的攻击范围也是放射扇形,即便主要部分没有击中他,可也让他道体到处都是细微的伤痕!
  
      百里稚愣了一下,脸色惨白无血,我看着自己身上因为刚才金色琉璃剑气爆炸,而造成的密密麻麻的伤势,也对这百里家的剑法佩服之至,不过到了现在七重天巅峰的程度,大家的剑法已经是登峰造极的阶段,即便再厉害,只要是同级之间的剑法对轰,都无法避免受点小伤。
  
      好在因为道体品序的高低,恢复已经不是刚从小世界上来那会,所以我只是催动了下道力,一道道殷红的切痕瞬间就弥合了!
  
      而百里稚这次却没能太快弥合,毕竟这一次他伤得可比我重的多,天剑和地剑,都是爆发形态的攻击,和全方位的攻击完全不同,如果换了其他超品神仙,直接命中的话早就成虚体了,百里稚都在命中的瞬间,逃得确实很快!剑法经验超群,看来是没少跟百里决修炼剑法。
  
      百里决脸色沉重,这一次攻击,显然也让他收去了轻视之心,而李相濡仍旧是那副淡出鸟的样子,面无表情,只是捻须看着这场比赛。
  
      “踯躅红尘柳作花,欲骑风西去京华……”百里稚并没有太多流连失意,这已经和一般的剑者不同了,对他这样的高位者而言,挫败只是一时的,因为总有青山再起之时!
  
      仙剑山的大雪,仍然飘泊落下,完全没有受到刚才我们的剑歌所扰,这就是道德天尊的地界,万劫不破,万法不侵,指定了下雪,那就是下雪,绝对不会因为我们的大肆破坏而停下,甚至我们打得猛烈无比,但剑山上,却没有我们留下的半点剑痕!、
  
      雪花变成了红色,原本快速的嗖然落下,却在百里稚的剑歌下,轻缓了起来,我心中一笑,这样浓稠的剑意,显然是百里稚要动真格了,要不然雪花也不至于因此而缓慢成这样。
  
      “剑未尽时犹有说,怒此功处何所言……”我继续平静颂唱,但这时,已经催动了全身的剑意,剑光因此而频频闪烁,而我眉间的凶戾之气,也仿佛喷发而出,黑色的沉渊剑气仿佛怒火,随之蒸腾而起!
  
      剑发没有用尽的时候,犹有解释的时候,但若是真怒已起,全功全力去引发,又还有什么可说的?这一剑,势必是我能够用上的最强一剑,而当年的剑魔师父,想必也是这样打想得!
  
      他出这一剑的时候说,帝纤尘那小子的剑法,在魔修的剑法里,也只算能看,所以这一剑,自然是,很强!
  
      面对我如此狂放的一剑,百里稚已经是红了眼,频频要催动比我更强的剑意,但这百里道的优雅,却又哪里是天机道这种霸道绝伦的剑法?他是把剑意催动了起来,但那种灵动飘逸,在这一刻,全都把底掉了个遍,后面的那句剑歌,已经因此而显得凌乱不堪了!
  
      “终会……高奏钧天乐,遣使……仙舟后别家!百里道!西上!仙途!”百里稚的剑气猛烈如同暴风,但歌诀却已经再不如之前的任何一次,那种凌乱感,让我觉得无比的可笑,而正是虐杀这样的已经战而自败的敌手,更让天机道的君临感到兴奋!
  
      对我而言,这兜兜转转的剑歌,恍如同涕不成声的女子哭腔,再无百里家的样子,而百里决恐怕在这时候已经是失望之极了,百里稚在仙庭未逢敌手,以至于有人一剑让他的自信垮掉得如此干脆,而接下来一幕,同样也不是百里决想要看到了。
  
      “神能事之仙难继,无价仙命落沉沦!”我蓄势已久,怒火在这时候迸发,而这沉沦仙途的一剑力劈,几乎是毁天灭地一般,在所有的仙者面前,形成了一片黑暗!
  
      百里稚惨叫一声,再也剑歌率先停顿,至于那传说中的天之乐,我并没有听到,但西上仙途,我却已然是看到了,他在这一剑下,道体受损严重,已经再不能战了,恐怕他修为再差点,还要上西天去了。
  
      “稚儿!”百里决怒不可违,他最看不得自己看重的孩子居然会自乱阵脚,偏偏是在这决定百里家大命运的时候!
  
      在我收掉所有剑气后,百里稚拖着半条命,仍在空中如断线风筝,欲拼死一搏,给这一喊,才浑身不由一颤,醒悟过来自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