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五十八章:三法
    “极有可能,毕竟纳灵法也是天地三**术之一,太仙道想要研究此法,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此法太过妖邪,委实不值得赌上太仙道的名声呀。”李相濡叹了口气,随后摇摇头。
  
      “祖父,可不能这么说,现在身为太仙道的禁奴,不也是学成了纳灵法了么?什么名声不名声,这世界上,只有胜利者才有名声可言!”李念君反驳道。
  
      李相濡怔怔看着李念君,好一会才说道:“念君,你怎么能把太仙道想得如此不堪?”
  
      李念君毕竟是小女孩,一听这话,反笑道:“那可不是么?是祖父你太过觉得名声的重要,实际上那既然是三**术之一,必然是会有门派不顾一切的去学习,好比化道法,不正是只有古仙剑体觉醒,方才能够学到么?很有可能,纳灵法也是需要什么条件的特殊剑体觉醒,才能学会此种法术!因此太仙道囚禁禁奴,更改她的道体,逼她进行某种剑体觉醒,最后阴差阳错,反而真的让这种错乱的道统学会了纳灵法,岂知禁奴学得的同时,代价却是疯了,以至于造成了灭门后果!”
  
      “当年太仙道,独领风骚数千年,几乎拥有仙盟半壁江山呀……只是日趋落没,方才有灭门之祸而已,未必是因禁奴所致,当然,千里之提溃于蚁穴,并非没有其他原因。”李相濡摇头一笑,然后看向了我,问道:“夏阁主可有其他见解?”
  
      “见解我没有,我对过程也并不感兴趣,只是想知道这太仙道毁了,遗址可还存在?若是能够找到纳灵法,也是对我有极大意义的,毕竟对于天下三大道法,我兴趣很大。”我当即问道,想不到太仙道竟有如此辉煌历史,最终却只能占据一隅之地,确实也够凄凉的了。
  
      “嗯,毕竟曾经是我仙盟的象征,而且遗址那边也很有可能存在一些秘密未曾发掘出来,所以当年出事后,我就派了一队弟子,专门前往处理此事,甚至后来,还在那太仙道的遗址边上重建了简易的守护所,由弟子轮流看守,于今已经不知多少年过去了,难道夏阁主打算亲自前往调查?”李相濡问道。
  
      “正有此意,只不过我刚刚继任阁主之职,就此挂职去处理此事,是不是太不应该了?”我嘴里这么说,心道你李相濡引自己孙女带出这些话来,不正是想让我去解决禁奴之事么?
  
      “呵呵,夏阁主如果能解决禁奴之事,确实也是大功一件,不比教授好剑阁弟子轻半分,若是夏阁主真要去太仙门遗址,便去好了,弟子们怕只有钦佩,绝无半点怨言,况且剑阁之事,不是还有你的徒弟百里道友代劳么?”李相濡淡淡一笑。
  
      我脸上没有变化,心中却在沉思,这李相濡似乎确实在怂恿我去遗址的样子,难道他还有什么内幕没有跟我说?
  
      打铁趁热,我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抽空去一趟,能找到纳灵法最好,找不到也能看看当年太仙道曾经的辉煌,只是不知道李仙尊可还有关于太仙道的资料什么的?”
  
      “嗯,当年资料,我还是留有备份的,我去拿给你好了。”李相濡说罢,就去自己的藏书格子那边,挑了好一会才取了一块玉牌,然后递给了我。
  
      我发现他那个藏书格子里叠了满满的一柜子玉片和玉简,心中是羡慕十分,如果不是有意义的东西,他肯定不会放在这里,那里面会不会有化道法的口诀亦或者秘籍?我接过玉片的时候,咽了口唾沫,不过听说只有古仙剑体觉醒,才能学习化道法,这剑体目前只有李相濡、李念君有,其他人并无。
  
      可想到这,我就心情一滞,因为不应该只有他们祖孙,还有一个没出关的李破晓!这家伙天生剑体,难道也是学习化道法的传人?
  
      我读取玉牌的信息,发现除了当年的调查资料,居然还有太仙道遗址的场地分布,以及后山大阵的图形,这顿时让我心中欣喜若狂。
  
      当然,李相濡直接有这东西,为何没有去看看,或者数十年的时间下来,都没有去寻找纳灵法?难道这三**术,并不是很稀奇?
  
      又是一段简要的述说,李相濡似乎就把自己能够说的东西都说完了,随后收回玉片放回原地后,李相濡就带着我和李念君出了藏书阁,并且来到了大殿门口。
  
      而果不其然的,百里家的弟子门人,甚至是百里决本人,已经是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师父!你可来了,徒儿可久候多时吶。”百里决那老头一副春风得意的表情,很快就走向了我。
  
      “你带那么多人干什么?”我脸色微变,这百里家的门人弟子年纪都不小了,看着不是百里决那一辈的,也是往下数那一辈了,估计有头有脸的门人都来了!
  
      “当然是恭请师父去剑泉呀!这些小家伙都不抵用,徒儿深思熟虑,还是觉得自己来的好些!”百里决满面红光。
  
      我抓了抓头发,和李相濡说的一样,这老头确实当真了,我要在他这么多的后辈面前不答应,那可就跟扇了他耳光差不多了,所以只能是叹了口气,说道:“好吧,那就去吧。”
  
      百里决愣了一下,然后皱眉看向了李相濡:“李仙尊,你该不会说了什么多余的话吧?”
  
      “这……并没有。”李相濡尴尬一笑。
  
      百里决想了想,也觉得他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让李相濡说,就再次要求我现在就走。
  
      李相濡也是苦笑在旁,说道:“既然夏阁主以后居住在剑泉,那我也就不另外安置地方了,我这还有些事,若是夏阁主后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事,便用传言令牌联系我好了。”
  
      “祖父,我们这就走了?”李念君连忙问道,李相濡点点头,她顿时急道:“不行,我也要去剑泉,我也要跟去!”
  
      “你去干什么?”李相濡愣了下,百里决也是摆摆手,说道:“就是,小屁孩子,不许跟来偷师。”
  
      “你!”李念君气呼呼的鼓了百里决一眼,根本没理会他,毕竟她是仙君,哪儿不能去?只是李相濡那边还是要有理由的,所以她急忙说道:“我剑体还没完全觉醒呢!没准听他们讨论剑法,就觉醒了呢!”
  
      “嗯,这话也不无道理,可是夏阁主师徒讨论,并不好有外道在旁呀?”李相濡微微一笑,估计也对自己孙女的聪明大加赞赏,只不过此事得需要我也同意才行。
  
      李念君这孩子一向乖巧听话,既然能够帮助到她,我也乐于相助,况且这天下三大道法,我还得问问她才行,所以就说道:“无妨,我并无不可教人的地方,况且仙君也是聪明的孩子,有许多独特的见解,我相信百里……”
  
      “师父愿意,徒儿倒也没什么不乐意的。”百里决嘿嘿一笑,选在了我称呼他身份的时候打岔。
  
      我叹了口气,暗道这老徒弟看来是摆脱不了了。
  
      “那就有劳两位照顾念君这顽皮孩子了。”李相濡说罢,就笑着驾白云飞回仙宫那边了。
  
      百里决早就准备了一艘仙舟,带着我和李念君前往传说中的剑泉,也就是他专门闭关静修的小世界。
  
      “念君,这传说中的三大道法,到底是什么意思?”在仙舟上,我挑选了适当的时机问起李念君。
  
      目前已知的是李相濡的化道法,还有剑奴的纳灵法,还有一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