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六十一章:真仙
    我心中微微愕然,这李相濡约太叔倩是几个意思?难道抱着不怀好意,看这太叔倩难为情的表情,莫不是两位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生了?我也没闲工夫去摆置这些事情,所以当即苦笑,开门见山的问道:“该不会是?”
  
      “嗯……是呀……”太叔倩羞怯点了点头,我嘴巴顿时张得合不拢,见我如此惊讶,太叔倩叹了口气:“他可能想娶我呢……因为第一次去的时候,就顾左右而言其他,问了我近些年的修炼生活,又问起了家中长辈什么的,我都是能说的说了,不能说的,就一直没肯说,他却似乎不甘心,聊了两个多时辰,才放我回去……后来又约了我第二次……然后……唉,羞死我了,若是换了旁仙,我早就打死他了,可偏偏那是李相濡。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什么?他对你用强了?简直是丧心病狂!色胆包天!”我皱眉说道,也真没想到李相濡居然如此好色,怪不得之前见他看太叔倩的目光就不大正常,原来是早有图谋!
  
      太叔倩瞪大眼睛,脸一下就红了,然后连连摇头,说道:“那倒是没有用强……”
  
      “啊?那是你自己愿意?”我表情一滞,太叔倩慌忙摆手,说道:“我岂会愿意?虽然我夫君离世多年,但我亦是守心受德多年,怎么能轻易答应此种无理要求?”
  
      “无理要求?既然没有用强……其实窈窕女子,君子好逑也是可以理解的嘛,毕竟李仙尊归根结底并未用强,甚至还提前跟你坦言,太叔仙长,你会不会是太过敏感了些?”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我怎么会敏感?他真的很过分嘛,不但是想要我,连妤儿,他也没打算放过……”太叔倩苦道,然后又说:“若是我一个,便算了,唉……可他居然说是让我连妤儿也带上……”
  
      “什么?连妤姑娘他也……”我简直吃惊到了极点,真没想到道貌岸然的李相濡,私底下居然如此的荒淫,想要母女共侍他!这简直是疯了!
  
      “可不是么……所以我昨天回来,就一直坐卧不安,想着这次加入仙盟,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却偏生不敢和谁说,倒是夏阁主你为人仗义,大有侠士之风,而且我直觉夏阁主智计颇多,又是绝对信得过的至交好友,故而全盘托出,还请夏阁主支招!”太叔倩靠得我很近,一边是哭诉,一边是拉着我的袖子,大有小鸟依人的样子,这哪还是至交好友,简直就是要跟我来一段红颜知己了。
  
      我连忙拍了拍她的手臂,说道:“太叔仙长,你千万别着急,这样吧,你把他怎么说的,你又怎么生气的,告诉我可好?我看看可有什么回旋余地,到时候便去与他问问。”
  
      “嗯……”太叔倩也知道自己一时失态了,脸红红的,好一会才说道:“第二次赴约的时候,开始他还是在问我一些无干痛痒的问题……我也没感觉到异样,也就老实的回答了,而到他后来,他却说了几个小要求,好比见见虎婆什么的,我想到他似乎想见我长辈什么的……也都暂时答应了下来,可好像我回答的可能太过干脆,让他似乎觉得我是那种女子,竟有些得寸进尺了,说想要检查我的身体,我当时羞得无地自容,却又因他身份骂不出来半句,而他似乎浑不在意,接着说让我第二天就带上妤儿,他也要好好的检查下妤儿身体……这,这简直是太无耻了嘛!我气得更是浑身抖,一句话都不说,愤然拂袖回来了……”
  
      我愣了一下,仔细分析起这话来,想了好一会,我又细细的看了好几眼太叔倩,心中顿时是有些疑惑起来,还别说,联系上虎婆以前的话和各种古怪,又联系上太叔倩和李相濡的样貌,有些东西还真不能忽略。
  
      我踱了两步,想起这李相濡不像是那种急色匆匆的性子,所以检查身体之说,委实有些牵强,毕竟他可是个气质老帅哥,加上他仙尊的身份,要什么样的小姑娘不行?估计他吱一声女孩儿都能排到仙盟外面。
  
      可眼下怎么会忽然说出要玩弄太叔倩母女这种事?莫不是里面有什么误会?
  
      我犹豫了下,忽然灵机一动,之前老李第一次见太叔倩,我就觉得他表情异样,还问起了虎婆的事情,而之前在鬼神界的时候,也听闻过李念君说她家选择继任者时候,所有子嗣可都是检查一遍是否身怀古仙剑体的事。
  
      那如果假设太叔倩是虎婆的女儿,那李相濡要检查太叔倩的身体,再连带上太叔妤,那似乎也就显得合理了,毕竟太叔妤和他一脉传承,那是正儿八经的血脉,而太叔妤也算是带有一些老李家的血脉才对,一起检查身体也就说得过去了。
  
      “虎婆那边,太叔仙长可有问点什么?”我连忙问道。
  
      “唉,能问什么?路途又遥远,我确实将昨天的事情告诉她了,可什么时候消息送来,还不知道呢……”太叔倩郁闷的说道。
  
      我想了想,还是决心释疑一下,所以说道:“我猜想检查身体之事,恐怕李仙尊另有所指……”
  
      “夏阁主,你当时没看他的双眼,那是带着炽热的……唉,就知道你不会相信了……”太叔倩摇摇头,一脸委屈的看着我。
  
      我心道这太叔倩现在都在自己的猜想之中,估计也不会信我,但虎婆的信息来,估计她也就信了,而且我现在要事缠身,也不好过多管这私情,所以说道:“那估计除了等虎婆的消息,也没其他的办法,若是太叔仙长害怕,在消息来之前,就呆在自己门中就好,想来李仙尊也不会对您怎样。”
  
      “这……万一他……”太叔倩有些着急起来。
  
      “李仙尊好面子,你躲起来,他也不至于欺上门,放心吧。”我只能又是宽慰了她几句,可惜并没有太大效果,这母女俩都是问题不少,我不好再纠缠此事,反正古仙剑体,应该也不至于连她太叔倩也是,更别说太叔妤这血缘单薄,又不姓李的女子了。
  
      提了一艘飞舟,我很快就离开了仙门,朝着太仙门进,而离开仙门的中途,传言令牌是抖个不停,消息也是不断,除了百里决找我,百里稚也在找我,知道我离开后方才作罢。
  
      而太叔倩母女也没少给我信息,我也不打算和她们纠缠太多,都客气回了。
  
      李念君来的信息凄苦无比,说自己逃了两次,结果都给逮回去了,说让我别在外面等她了,叫我快去快回,我哭笑不得的安慰了她好久。
  
      至于许万仙和慕容焉、西门斌他们,来的消息多是一些‘暂时失去主心骨’、‘没我在,他们在其他原住民仙长面前底气不够’之类的话,我都是直接过滤了的。
  
      一个月后,透过快通道,我就来到太仙门辉煌过,也就是曾经起源之地,太仙道道场!
  
      看着这太仙道的残岩断壁,我心中感慨万千,毕竟光是太仙门的排楼,就果然是恢宏无比,虽然惨遭人为和岁月的摧残,可之前的气势,到现在还留有三分。
  
      从排楼那飞进去,巨大的一层层楼阁早就塌了大半,废墟下到处杂草丛生,不过光是从厚厚的墙壁那边,就能看见隐约的大阵痕迹,它彰显了太仙门过往的一切,述说当年的太仙之道。
  
      就在我欣赏和感怀曾经占据仙盟大半壁江山的太仙道废墟的时候,俩个老者在我身后不时环顾左右,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夏……夏阁主……请问在下可以走了没……那禁奴,已经是踏入真仙境了……我们还是不要在这废墟逗留太久了……万一给她现了,可就万劫不复了!”一个年纪颇大老仙,站在我身后哆嗦得跟筛子似的。
  
      另一个老仙同样也是这表情,显然是吓破了胆子。
  
      没有出乎我的意料,禁奴回来了,而且就在这片废墟的后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