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脉纹
    我又立即奔向了其中几块和这块巨型石碑差不多的石碑,很快还找到了我熟悉的,剑奴所用‘怒剑狂崩’的咒语,上面写道:天池夜凉初识殃,血海飘香戮影残,使将人皮作鼓瑟,共奏怒声问剑寒!
  
      “好剑法,太仙道能够占据仙盟大半壁江山,确实不是凭空而来!”看着这些石壁,我有些激动的说道。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从出道开始苦读鬼道法术,到后面的四小仙,阴阳道,我也记不得读过多少道法,而在我心中,最为经典的也不过寥寥数种,其中有陈玄机祖师爷亲传法术,帝纤尘的秘传典籍,以及后来九州界的天机道,乾坤道的法术,这些都十足的精彩纷呈,现在这太仙道的剑法,应该也算得上一种了,是可以好好的学习一番。
  
      而且对于这类剑诀咒诀的热爱,我也远胜他人,所以现石碑后,我开始浸淫其中,强记硬背,将它们一一收入脑中,当然,也没少在体内以入道的方式来演化剑法口诀,期以转换成我的天一道法术。
  
      当然,一招一式,绝对不是随随便便一两天就能够衍化而来,对于石碑上的刻字,我更多是记下来而已,要变成自己的东西,少不了需要积年累月的体悟。
  
      而就在我记录剑咒和法术的时候,其中一些稍微特别的,已经给人为破坏的石碑上,竟让我现记录了一些类似道统总纲的痕迹,这让我心中不由一紧!
  
      如果是太仙道的总纲,那极有可能就是解决剑灵道统絮乱的钥匙!
  
      我连忙开始努力的阅读起来,果不其然,这里面虽然只有一部分,但确实就是太仙道的道统总纲,而且还是年代较为古老的部分!
  
      这让我感到惊喜连连,而接下来收集这些碎裂的石碑,就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
  
      禁法区,并非是指什么法术都无法使用,只是不能调动周围天地气息,甚至是运用道力进行破坏和攻击而已,所以本身的自我道力使用,还是没问题的,因为道力只要不出身体外,暴露在这片空间里,就不会给禁法消弭。
  
      因此我抱着石碑,我将它们一一搬了出去,摆放在了第二层的位置,毕竟这片空间只是临时搭桥进来的,并不能维持太久,有些石碑,我则需要重新的整理,才能顺序读出里面的内容。
  
      禁法空间应该不只是为了封禁禁奴,还有保护这里的空间不受攻击的作用,因为我寻找这里的石碑时,还现稍微底下的位置,还有一座悬浮而给破坏的神仙城,这座神仙城颇为特殊,它应该是属于城中之城了。
  
      城不大,顶多就是两座足球场的大小,而这里,原先应该是安置石碑的地方,虽然眼下经过破坏,已是面目全非,但还有不少的遗址存在,证明了我的猜想。
  
      我抱着探索的目的,飞入了这城中类似一片修炼道场的地方,却现这里应该才是作用整个空间的源头!
  
      因为在别院的后面道场里,一样有仙气盘镶嵌的凹槽,只是让我吃惊的是,这里竟有好几条崩断的锁链!
  
      拿起其中一道锁链,我研究了下锁链的材质,现非铜非金,应该都是一些说不出道不明的合金。
  
      我尝试用浮世清音破坏,结果砍了好几下,才把这锁链砍断一截,搭配上这里的禁法大阵,如果是用来锁仙,绝对也是遗留的捆仙索!
  
      难道这道场,是困禁奴的地方?!
  
      我站在了禁奴当年被困住的玉盘位置,把自己想象成了禁奴,以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周围。
  
      结果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有三块奇怪的玉碑,就坐落在玉盘的前面,能够让当时禁奴给捆住的时候轻而易举的看到!
  
      这三块玉碑很古怪,两块完好无缺,而另一块却给只有一半,上面没有丝毫的文字,有的只是光滑洁净、透明的表面!
  
      我心中很狐疑这三块玉碑到底是什么,所以忍不住就走了过去,细细的打量起来。
  
      甚至触摸到其中,并且尝试灌注道力,以各种咒语来启动,或者激活它们,因为这世间,可不乏一些隐藏起来的典籍,而这里三块诡异的玉碑就这么摆放在捆锁禁奴的地方,还是禁奴无论是抬头还是平视都能看见的位置,那可就太奇怪了!
  
      然而可惜的是,我无论是怎么折腾,除了看到这金黄色的玉碑是透明的外,竟没有现有半点写着什么的迹象!
  
      “难道是我敏感了?”我皱眉自言自语,然后又回到了玉盘上,想了想,拿之前从界守城哪来的三品的气盘,将它嵌入了仙气盘的凹槽里,因为我觉得或许这样,可以启动什么。
  
      仙气盘嵌入后,我却现这玉盘根本不是供应仙气的,刚嵌入的气盘,居然快的消耗起来,只是一眨眼,竟几乎给抽空了!连我站在玉盘上面,也给吸掉了不少道力!
  
      我心下骇然的把玉盘抠出来!这才断掉了连接。
  
      毫无疑问,这是反作用玉盘,只是仙气不知道给抽到哪里去了,而且这应该还有个装置,是能够控制抽取的,因为这样才说得过去。
  
      因为如果禁奴曾经给困在这里,那极有可能这气盘就是吸收她仙气的存在,以此控制住她狂。
  
      我盘膝坐在玉盘的中间,冥思苦想起来,到底这是什么意思?反作用的玉盘,吸收掉的仙气道力去了那儿,而三块玉碑有什么作用?
  
      而这里的禁法大阵,是起到保护作用,还是作为禁制而存在的?
  
      一时之间,无数的疑问朝我涌过来。
  
      我看着三块金色玉碑好一会,百思不得其解之下,我只能打算先走出外面,将之前道法的玉碑重新拼接。
  
      可到了玉碑的的前面时,忽然我整个人一震,因为我猛然现,这金色的玉碑上,恍若是多了点什么!
  
      我脸色巨变,连忙凑近了玉碑,往里面看进去!
  
      “奇怪,刚才还没有!”我目瞪口呆,因为第一块的玉碑那,出现了一条条如同树叶繁复脉络一样的条纹!
  
      这些条纹十分的淡,如果不是我相当靠近,并且将天眼打开,根本就看不到!
  
      而这相当的古怪的条纹,恍若是人体的血液脉络,又恍是我内视道体时的道统脉络!
  
      我吃了一惊,忍不住踱步起来,随后又看向了第二面、第三面的玉碑!可结果现,这些玉碑上根本就没有同样的纹络!
  
      扭回头看向了第一面,我又细细研究起来,而等我随着这些纹络为依据,并把它们的走向,忍不住套向自己的道统脉络时,我瞬间脸色惨白!
  
      “怎么可能!?这难道是我的……”我心中狐疑到了极点,现在仅仅是第一面玉碑出现了这些纹络,而且这部分的纹络,是我道体的一部分,只是有部分是经过延伸多出来!
  
      每个修真成仙问道时,转换出的道体都是不一样的,或因道法、道统不同,或因自己的种族不同而有许多差异,所以无论是哪个仙人,他的道体都是绝不相同的,好比是指纹一样有着独一无二的特性,而这玉碑显现出我的道体脉络,那可就玄了!
  
      能够映射出我的道统纹络,可见这三块玉碑神奇,而它们也不可能凭空就照出我的脉纹,肯定是有什么原因,让我的脉纹显现在玉碑上!
  
      而唯一让我怀疑的地方,就是刚才我站在玉盘上时,给吸走的部分道力,我觉得自己的脉纹就是在那时候给玉碑捕获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