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六十四章:后觉
玉碑捕获我的道统脉纹做什么?而且这大部分脉纹是可以印对在一起,可多余出来的那部分是几个意思?那简直就是无端延伸!因为通常改变脉纹,难免会造成对自己极大的伤害,如果脉纹错乱,极有可能还会和禁奴一样,疯掉!
  
  甚至脉纹变得太多,道体极有可能还会出现点奇怪的特征,比如轻微的,是变得丑陋无比,重的,或许还会多一两条手臂,亦或者缺胳膊少腿,长得跟外星人似的,这都有可能,所以正常点的仙家,谁会轻易更改自己的身体脉络?
  
  我忽然想到,会不会禁奴就是强行按照上面现在的自己的脉纹,篡改了道体?从而变成了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这……”我忍不住脸色惨白,还别说,这还真就解释了为何禁奴会变成这样!
  
  可回头一想,我就觉得不对头,如果仅仅是部分的错乱,当时应该可以改回来才对!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一条道走到黑?而这道统脉络延伸,又是什么意思?如果我让其延伸,会发生什么后果?
  
  我站在三块玉碑前面,完全给它们吸引住了,百思不得其解后,我决定再让这玉盘吸收我的道力,至少让三块玉碑完全的显现出我道体的所有道统脉络,这样一来,我才能够知道增生那部分,会造成什么后果!
  
  不过,即便是让这里的大阵吸收道力,但我也会有所保留,至少不会消耗掉祖龙铠能够补充的部分,因为我也害怕禁奴会突然袭来,到时候我可连逃都逃不了了!
  
  我再次把仙气盘嵌入其中,而玉盘也跟着启动了,强大的吸力,很快将我的道力一瞬间扯入了大阵,并且除此之外,仿佛有一股力量,正在威压着我,让我浑身都有种给人窥探的感觉,这种窥视是由外而内的,仿佛这里就是一个分析仪器,把我的道统脉纹原原本本的显现到玉碑上!
  
  很快,第一块玉碑上显示出的脉纹越来越清晰,几乎把我身体大部分的脉络都复制了出来,就连增生的部分,都清晰无比!
  
  每个仙家都能看出自己的脉纹,甚至哪个地方多出了一条或者两条,都能清晰的内外比照出来,如果换了别家,那就是一头雾水了,至少看起来就恍如是一堆杂乱无章的密码!而我身上十种道统混和为一,杂乱的程度,更是别家的十倍以上,所以估计就算是十个李相濡站在这,都要望洋兴叹WwW.КanShUge.La
  
  而这,正是让我觉得神奇的地方,增生部分,该不会是一种传授人法术什么的意思吧?毕竟多出来的部分,应该是得我自己新增加和修炼出来才对!
  
  不得其解的我,又看向了第二块,结果上面还是一样,也是我身上的脉纹,只是这脉纹相交第一块的增生位置更多了,而且除了大部分是之前脉纹的强化延伸外,还有好些本来没增生的脉纹,在这里也增生了出来,远比第一面玉碑要密密麻麻,并且繁复得多!
  
  透着古怪的脉纹,让我感觉神奇无比,但我并没有对自己的道统脉络立即进行上面的改造修炼,而是看向了第三面!
  
  这一面几乎跟门一样大小的玉碑,实则对比前面两块,就小了很多,而且细细看起来,它竟只显示了我身上一半的脉络,头到身体中央那一半,因为断开而没有显示出来,可偏偏和前面两块一样,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让我整个人有点懵了。
  
  两块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手指禁不住敲着脑门苦想,这代表什么?难道是残缺的法术?或者说,半块玉碑给人砍了,丢在了外面?可刚才我找了一遍,并未看到另外半块呀……
  
  想不出其中原理的我,也懒得久留,毕竟这地方还是不要待太久,免得禁奴来了,把我堵在这可就糟糕了。
  
  站起来后,我忍不住去看了看第三块玉碑的切口,我发现这玉碑似玉非玉,但却坚硬无比的样子,而且忍不住从空间中抽出了浮世清音剑,用力削了下,结果发现,这玉碑居然纹丝不动,连一点切口都没有!
  
  这可就奇怪了,不过在我运起道力又是一剑的时候,啵的一声,竟磕出了一个口子,看来也并不是绝对坚固的!只是我的剑还达不到这个等级的削铁如泥而已。
  
  无心破坏这玉碑,我准备就此离开,等回到界守城,再去研究刚才我默记下的增生部分的脉络,记下所有脉络变化,肯定是不行,但记住增生和改变的地方,对我而言根本不难。
  
  可就在我刚准备踏出道场的时候,忽然一阵夜枭一样的笑声,在屋外传进来了!
  
  “桀桀……”
  
  我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这声音的主人,不是禁奴是谁?这片地方禁法,所以道力根本无法传递,也就探查不出对方的修为了,更无法预知禁奴的到来!
  
  但没想到,她真的跟着我进来了!
  
  “禁奴。”我淡淡的说道,但很快,只听到一声猛烈的炸响,一道黑影就到了我跟前,随后白光一闪,剑当头朝我劈下!
  
  轰隆!
  
  我的剑和她当场撞击在一起,我感受到剑上传来的一股猛烈的力量,随后瞬间的撞向了其中一块玉碑!
  
  我噗的一下,几乎感觉自己虚体都要就此飘了出来,并且当场从玉碑下滑落,躺在了地上!
  
  看着禁奴驼着背站在了原地,环视周遭一切,我趁机吐出了一口浊气,艰难以手撑地的站起来。
  
  要不是我手中正好拿着浮世清音剑,对方这不问半句的突然攻击,怕连我脑袋都削下来了!
  
  “果然晋级真仙境了……”我看着她浑身上下透出一丝丝接触禁法大阵就消失的白气,心中大为震惊,毫无疑问,禁奴现在已经踏足真仙境了!
  
  “你……杀了你……纳灵法……”禁奴看了一眼三块玉碑,似乎十分的愤怒,转过身时,双目赤红,显然戾气刚刚就增长了不少。
  
  “禁奴,我已经找到了接驳你道统错乱的办法,我会帮你恢复过来的。”我连忙说道,而看向了三块玉碑,我心中却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如果按照李念君的说法,这三清的大道法如果真是天承的,那刚才我经历的一切,又和天承有什么区别?
  
  增生的部分,我早猜想是法术,那这法术是纳灵法的可能性会是多少?
  
  想到这点的我忽然心脏也忍不住剧烈的跳动起来,难道增生的部分,真就是纳灵法的修炼方法!?我就这么阴差阳错学到了纳灵法了?
  
  “死!死!死!”禁奴愤怒之极,满城惊雪一挥,整个身体就前倾朝我扑过来!
  
  “祖龙铠!”我咬咬牙,没法子再想其他,禁奴现在估计是觉得我学了纳灵法,马上要跟她一样了,这一山不容二虎的,她找我拼命也没什么奇怪!
  
  我想也没想,拼尽全力一蹬,整个人就从这里飞出了神仙城,并且朝着大阵漩涡冲去!
  
  禁奴速度极快,虽然在禁法大阵中发挥受限,但要追上我,确实是轻而易举的!
  
  砰砰砰砰!
  
  转眼之间,我们两的剑就对撞了十数回,而强大的剑压下,我双目也不由得充血了,这真仙境的恐怖,是接触一瞬间展现出来的,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
  
  轰隆!
  
  又是硬拼一击,我甚至能够看到浮世清音剑都给压得一弯,这是因为道力不济所致!
  
  不过正是这一击,把我震出了空间之外!而禁奴也跟着追了出来,我根本不打算在外面和她酣战,又钻入了漩涡之中,并且念起了咒语!
  
  果然不出所料的是,看我又进入里面,禁奴也跟着又返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