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昏头
    飘飘摇摇的大雪时而如纷飞欲坠的鹅毛,时而却如同重逾千斤的冰雹,让整个环境变得无比的狂暴,如同禁奴自己不安定的情绪,时而狂暴,时而清醒!
  
      “华陵雪后寒声响,月踪未净客鸟归……”而这时候,让周围化作统一的剑歌却悠扬而起,紧接着歌声的,是可怕至极的剑气,那磅礴的剑气将大雪瞬间搅动如漩涡,把天空也拨乱如河海,如同吹山裂石!令人叹为观止!
  
      我手指一弹,将手伸入了空间之中,很快,嗡嗡的鸣蝉之声骤然而起,于漫天雪花中显得格格不入,预示着此剑一出,阳春融雪,早入夏日!
  
      剑鸣之声恍如不绝,强横无比的破坏着剑歌独有的剑意,这就是浮世清音剑的威力,但凡浮世一切,它皆有一种清静的力量,贯透而过!
  
      “春深桂松鸾凤鸣,蛟龙飞处L仙溪……”我的剑歌也同时咏出,霎时间在阴霾的天地中,
  
      出现了烈日,而伴随其中的是勃勃生机!
  
      春暖花开,阳春融雪,正是生机盎然之时,松桂枝桠上,鸾凤长鸣,而蛟龙从仙溪中露出黑凛凛的体形,仿佛蛰伏欲出!我一路行走于这片密林,以剑绘出锦绣山河,白云青山!
  
      在和百里决、李念君的论剑之后,我并不因自己的剑法高明他们而止步不前,而是加入了他们优秀的东西,因此我的剑中,如今更有着古仙界独有的灵动和俊秀,把这一套锦绣绘制得更加的完美和栩栩如生!
  
      “沧海故人零落尽,末年寂寥梦太仙!”禁奴速度奇快,又擅长缩地之术,所以瞬间就出现在了满城惊雪落下的地方,并且剑舞长天,如同寂寥的仙子,将天地演绎得如梦似幻!
  
      “寄泉悠行锦绣里,白云青山剑满溪!”我的剑歌也并未停止,在她的冰封寒雨之中如同独舞,两种剑意的冲撞,让周边的区域全都陷入了恐怖的毁灭之中!
  
      刚才还完好无缺的别院,还有周围环绕的绿树草地,在我俩的长剑共舞中,瞬间毁灭不见了,如同在猛火中瞬间蒸发的水,化作水雾,颗粒,虚无!
  
      “剑!绘!锦!绣!”我长剑一提,用剑描绘而出的天地,整个如活了一般,龙凤共舞,鸣声洞彻九天!
  
      禁奴也厉喝了一声,挥剑舞雪,沧海一样的雪崩朝我涌来,这就是剑诀‘沧海太仙’的威力!所以几乎是同时,我和禁奴的剑法就对撞在了一起,而这一片区域成为了两个八重天真仙的角逐之地,眨眼的时间,就给搅出了一片椭圆形的深坑!
  
      而深处剑意对抗的中心,我的护身罡罩和禁奴一样,都处在了崩溃的边缘,真仙境的力量,远不是超品所能比拟,甚至再激进一些,先破坏掉这太仙门的大阵,毁了这神仙城恐怕都有可能!
  
      毕竟这座神仙城往后作用不可估量,我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往界坞那边冲去,而禁奴这个时候也追了过来,并且嘴里念念有词!
  
      我知道这是念纳灵法的前奏,所以也毫不犹豫的跟着念了起来!
  
      “纳灵法!”果然,禁奴因为本能的危机感,所以直接使用了纳灵法的第二层,我也没有半点犹豫,同样的伸出手,快速画了几个法诀,随后轻喝出声:“纳灵法!”
  
      第二层的纳灵法一出,我浑身上下和禁奴一模一样的出现了彩色的薄膜,这层薄膜是纳灵法的准备阶段,它会让吸收力量时,把大部分的异体能量隔绝在外面!
  
      “举剑沉渊沸其天,惟道投炉破余圆!”禁奴追得非常的紧,几乎和我离着只有小半里的距离,等我到界坞的时候,他同样也冲入了界坞,并且高举的长剑,
  
      恍如引雷长针,很快将会招来雷霆霹雳般的恐怖攻击!
  
      “血洗仙山片月微,数声诀歌又不停!”我不敢有丝毫怠慢,剑法‘不灭剑歌’的剑咒也紧随其后的颂唱而出!而这时候,我明显感到天地之气正在不断给我身上的那层纳灵法虹膜所吸纳!
  
      按照这一层浓度,威力肯定要比以往施展剑诀要厉害许多!然而我的兴奋还未持续一瞬,禁奴身上同样的虹色能量,让我脸色微微一沉,原因是我们俩同样的拥有纳灵法,那考量胜负的结果,无非是双方谁的防御更加出色而已!
  
      念咒期间,自然不能召唤祖龙铠,所以这一招,必须得尽快轰出来,否则大家的能量都达到另一个巅峰,恐怕一起共赴黄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岂堪唱作清平调,多少剑仙永不归!”我仓卒之际行剑,但即便如此,强横的剑意依旧在纳灵法的驱动下不减反增,威力也更胜往昔的任何剑招!
  
      禁奴看到我居然提早出招,她也加速了剑招的完成,还未念到最后一句,就已经施展了完整的剑法:“八百剑山还原色,只对空明忆苍玄!太仙道!沸剑煮天!”
  
      轰隆隆!
  
      两种剑招猛然间对轰,仿佛是星球互撞一般,两种经过纳灵法强化的剑意,正面互撞了,而这一次,整个界墙都给轰出了巨大的破损区域,连界坞的门楼,也在此时化作虚有,真仙境对决,对于神仙城来说,和灾难大片没什么区别!
  
      冲击越来越快,连我都感觉迎面而来的恐怖剑气,因为它只消得刹那,就把我的护身罡罩刮破了!我浑身上下全都是创伤切口!并且道力在恢复的过程中,直接掉了一大截!
  
      我心中震撼的同时,也立即将祖龙铠穿了起来,这才堪堪抵御住了这波攻势,我从没想过,刚刚踏足真仙境就挂彩了,这禁奴果然是厉害得逆天!
  
      反观禁奴那边,她同样也是伤痕累累,但毕竟她早就是真仙境的修为,对比我而言,无论在道力和力量、经验上,多少占有更大的优势!
  
      就好比刚才这一剑我出尽全力,效果却不过比超品强上一些,但她这一剑却是实打实真仙境的!结果当然她稍胜擅场!原因是我刚刚踏足,修为不稳就仓促应战,除了极度容易修为打回原型,在对比真正真仙境上,也会多有吃亏!
  
      “夏阁主!救命呀!”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惊愕叫了我一声!
  
      我暗道糟糕,这不是之前我赶走的两位界守么?怎么现在还留在这里?我立即沿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原来他们并没有走,而是隐介藏形,躲在了界坞里了,怪不得我和禁奴都没有发现他们!
  
      要不是界坞给我们两股能量波及毁掉,他们俩老汉恐怕还不愿意出来,只是他们躲在这干什么?难道是……
  
      李相濡派来监视我的?
  
      我心中不禁冒出了个想法,但这时,禁奴却动了,狞笑一声,瞬间就到了其中一个界守那边,一伸手,满城惊雪猝然就把对方劈成了碎块,并且在她的纳灵法下,成为了能量的一部分!
  
      而另一个想要逃也已然来不及,禁奴就在界坞那边,一剑又将他脑袋削飞了,而强大的纳灵法,再度将他变成了纯粹的攻击能量!
  
      我咬咬牙,暗想刚才就算缩地过去,也改变不了给禁奴多送人头的结果!
  
      面对禁奴已经狂放之极的外围力量,我心情不禁焦虑起来,刚才修炼出二层的纳灵法,突破真仙境,我就该先找一片安静地方稳固修为才对!何至于现在这被动局面!
  
      而且禁奴能闯出那片空间,也和我不无关系,之前我无意吸收光那块仙气盘时,我就该逃了,显然是给学到纳灵法而兴奋冲昏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