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七十一章:追源
    看到她如同万虫噬咬过的狰狞面目,还有令人彻体冰冷的双瞳,我心中涌起千层巨浪,这是打从心底就生出的惧意,那种疯子一样的情感,谁都会感到害怕。
  
      然而经历过各种各样危机的我,早就习惯了恐惧带来的举动,立即吓得当场逃了起来,而一路逃一路回头去看,至始至终禁奴都盯着我,仿佛在看跳梁小丑一般。
  
      我心中难免怵然,顿时是觉得恐怕是给发现了,要不然她怎么会目不转睛的死死盯我?不过本着专业精神,我还是逃入了这神仙城的山洞里,妖气也不禁奋发而起,尽量模拟的跟蓄势待发一般。
  
      我把感应压到了七重七品的修为,所以根本没有放出真仙境的感应,毕竟你感应对方的时候,对方如果修为很高,或者极度敏感,就很有可能也会发现你。
  
      这一次等待,如夜漫长,我也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各种准备,
  
      毕竟禁奴很有可能下一刻就会立即攻击!
  
      但时间过去了好一会,禁奴却没有丝毫的动静,这让我感到十分的古怪,当即飘出了洞外去看看情况,结果她的目光仍然还在界坞的废墟那里,我表情一凛,当即还想躲回去,结果禁奴却忽然间消失在了界坞那里,实在是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
  
      我摇摇头,百思不得其解她的心思,只能是飞上了界坞,准备验证她到底去了哪儿。
  
      结果到了界坞那里,却发现她早就没有了踪影,实在不知道去哪了,我心中侥幸的同时,反而没有半点松懈,她一定是想到了什么才走的,要不然凭借她的凶戾,恐怕宁可杀错也不会放过!
  
      她是认出了我?
  
      我一时间迷茫起来,看来禁奴还是有很多我难以了解的想法,我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在这待两天,毕竟禁奴很可能就在外围那游荡,而且据现在掌握的情报,她还会提升自己的修为。
  
      还有之前回太仙道,她绝对不是来找我的,那回去做什么,就值得思量了。
  
      这里仙气玉盘已经是毁了,所以我也不打算继续逗留,就飞离了这里,并且寻找其他的活跃星球,当然也压制了修为,飞得不快不慢,防止禁奴反侦测到。
  
      三天后,我找到了第二个活跃小世界,结果遗憾的是,这里也给禁奴洗劫一空了,而里面的神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仔细搜寻了下,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反倒是和之前唐岐守护的仙城差不多的情况,都是掠夺走了仙气盘就离开。
  
      我又逛了一圈周边区域,发现并没有其他神仙的影子,就决定以最快的路线,返回之前唐岐所在的神仙城,因为极有可能这里给抢劫后,唐岐会带着自己的妖侍返回驻地。
  
      结果不出所料,还真在半路上遇上了折返回来的唐岐,而他的身边,还多了一个中年的妖修,两位都表情落魄,而身后带了一种的妖侍。
  
      “上仙?”遇上陌生散仙,这唐岐还本能打算逃离,但发现是我,立即兴冲冲的过来了。
  
      “嗯,你们两位都是妖殿的神仙吧?这位是?”我看向了中年的七品妖修。
  
      “回上仙,小神彭c!”那中年要求满面红光,长得是肥头大额,颇有点猪八戒的模样,身后带了一干女妖侍。
  
      唐岐连忙帮着说道:“上仙应是彭c那边过来的吧?我们也是运数不好,撞上了上仙说的那位杀神了,给夺去了仙气盘,随后只能是打算折转返回我那边避难,但谁知道回去后发现也是一样的结果,
  
      又发现上仙不知何处去了,就决定折返回来,却碰上了上仙!反倒是奇事。”
  
      “是呀,巧合得很,唐岐兄一直给我说自己所遇的奇事,这不,我也是有意想要和上仙搭上关系呢!如果能够学会一招半式法术,亦或者……”那彭c似乎很兴奋,直言不讳的就滔滔不绝起来。
  
      我皱了皱眉,这妖神界倒是和古仙界的诸事绕弯子不同,有什么就想说什么,表现行于脸色,倒是不乏天性。
  
      唐岐毕竟老江湖些,立即制止了彭c继续说下去,随后跟我说道:“上仙,我这好友与我共守一片地方,已经是数十年的时间了,都是信得过的兄弟,他性子就那样直接,但上仙放心,我们是绝对口风紧的很的!”
  
      我暗道你口风要是紧,这彭c会知道?不过这些小角色,我基本上也不会深交,他们都不过是为了利益而行动,所以我很快拿出了一个钗子,丢给了彭c:“教你法术什么的,我可没那个时间,这是给你的见面礼,就问你们几个问题,我就走了,往后却不可跟旁人提及我的事,否则,我自会去妖殿提你们头颅。”
  
      “多谢上仙!多谢上仙!唐岐兄弟说的没错,上仙果然是大方之极!我等定然不会跟旁人提及此事!”那彭c兴奋至极的接过来,宝贝的把钗子毫无芥蒂的带上了那硕大的脑袋,但很快他忽然想到什么,脸色阴沉起来,看向了身后一群妖侍,手竟直接握到了大刀上,吓得那群女妖顿时哭了一地,连说不要。
  
      而唐岐身后的妖侍同样是吓得脸色惨白,看着自家主人瑟瑟发抖。
  
      唐岐咬咬牙,手中一把短剑也拔了出来。
  
      我心下暗道这些妖神界的妖神果然各个都是狠角色,为了一件道器,居然能够把跟在自己身边的妖侍,甚至是妾侍跟杀猪杀鸡似的,随意就要宰割,实在是弱肉强食到了无法无天的程度了!
  
      “住手。”我淡淡的制止了他们的杀戮,而唐岐连忙说道:“上仙,只有杀了他们,才能守住秘密!”
  
      “不错,上仙,那些都是守门护院的小妖,仗着得我宠幸而修仙身,我要杀便杀了,她们还得谢我养了她们那么多年咧。”彭c露出森森牙齿说道。
  
      “如今我要渡真仙九劫,不想太伤天和,这事不用再说了,若是有哪个说漏了嘴,再杀不迟。”我淡淡的说道,八重天是真仙境,真仙境有九劫,度过这九劫方才可以达到九重天,也就是媳妇姐姐所代表的鬼道至尊道统的境界。
  
      “真仙境!”唐岐和彭c都是一惊,估计也知道什么是八重天,我也懒得去隐瞒,反正很快这里禁奴的消息就会传得妖殿沸沸扬扬,也不会少了我的情报。
  
      “嘿嘿,我却并非你们妖神界的散仙,而是域外大世界而来,你们身处边境,应该知道的吧?”我冷笑说道,这两位顿时小鸡啄米的点头,随后盈盈下拜,而身后一群的妖侍毫不犹豫全都趴了下来,包括那些飞行妖兽,尽皆俯首,大气不敢喘。
  
      看来妖神界的等级制度要比古仙界那种洒脱要压抑多了,用森严来形容都不为过。
  
      六神天大战后,人神界倒是遗落了不少妖族,包括惜君的天凤一族,想必追源上古也是来至于此,当然,再往上去算,这六神天当年还是古神界战争而分出的好几块遗失大世界,也不无可能。
  
      如果真是传说的那样,肆云裳补天之举,岂不是才算是正义之举?这人神界的神皇如此排斥六神天重组,有什么特别的心思考量,那就不得而知了。
  
      “上仙,我们兄弟俩来去一路上,也一直讨论您的身份,加上我们这妖神界真仙境的都在妖殿那边镇守,所以想来想去,也和上仙说的不谋而合了。”唐岐嘿嘿一笑。
  
      那彭c更是说道:“哪来不重要,上仙对咱们好,咱们肯定对上仙马首是瞻,此事断只有我俩兄弟知,旁人定不会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