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乱象
“那就好,我就问问你们几个问题。『→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我说完,就问起了这妖神界的各种各样风物,还有大世界的构成,妖殿的规模,以及这晋皇后的情况等等,虽然不指望他们会知道,但以他们那八卦作死的性子,捕风捉影一些,也应该有那么点参考价值。
  
  “妖殿那边?那个可大了,上仙,我这么跟你说吧,听说足有你们古神界的仙庭两个那么大!那可真是万妖齐聚,亿兽横行!而最厉害的,就是我们的大妖皇了,我听说,他修为已经到深不可测的地步了,谁要是敢对他不敬,伸个手指就能这么摁死了!而他坐下有十二大妖王,各个都有超品的本领,手段也是狠的不行咧!这个就不细说了,因为上仙您随便找个小神打听,这事都是实打实假不了,只是最近有一事,恐怕别家消息就没我们边境来的全面了!”唐岐神神秘秘的说道。
  
  “哦?那倒是你厉害,还有什么消息?尽管说来。”我好奇说道。
  
  “嘿嘿,上仙,你来我们妖神界,问唐岐兄弟是问对了,他在左近,那也是消息灵通出名的,当然是厉害了。”彭獵笑嘻嘻说道。
  
  “哈哈,那倒没有,上仙,有句话其实你还真不能不信……”话是这么说,不过唐岐似乎并没有否定,接着说道:“龙生龙,凤生凤,我们大妖皇连生的孩子都是一等一的恐怖,就拿即将继任大统的晋皇子来说吧,那可是去鬼神界学过了厉害法术技术回来的,眼下听说都已经能独当一面了,一旦六神天大战启动,那就是这晋皇子立下显赫功勋之时了!”
  
  我暗道什么叫学了新法术?明明不过是去我鬼神界镀了一层金罢了,不过我也不说破,而是问道:“这大妖皇和晋皇后……”
  
  “晋皇后?说起来,晋皇后身份那才叫显贵!”唐岐一听,来了精神的样子,我连忙问道:“这晋皇后有那么大来头?”
  
  “那是,可能别的大世界不知道,但我们这里,那可是鼎鼎大名!”彭獵说道。
  
  “哦?我只知道她是十二大公中,洪龙公的女儿,嫁给了大妖皇而坐妖皇后之位,难道还另有说法?”我好奇的说道。
  
  “上仙知其一而不知其二,这洪龙公,和圣母的关系可不一般!”唐岐嘿嘿笑道。
  
  “圣母?那是谁?”我一听,懵圈了,这圣母是什么?该不会是圣母玛丽亚吧?
  
  “忘了,上仙那是叫至尊亦或者圣尊的吧?我们妖殿的神仙,为了敬重她,也叫她圣母,而且她能够沟通天地圣灵,是了不得的神仙,那可比妖皇要厉害呢!”唐岐笑道。
  
  我点点头,那就对上号了,不过这沟通天地圣灵又是几个意思?我连忙又问了起来。
  
  “驱动战舰的神龟,便是由她所豢养,你说厉害不厉害?”彭獵连忙补充,生怕我光是和唐岐说话而忽略了他。
  
  “那倒是厉害。”我却暗笑原来是神龟战舰,那东西要和圣道战舰杠上,估计要给打成筛子。
  
  “所以嘛,我们称她为圣母,实则私底下还有个传言,那就是她是通天教主得意坐下弟子!这可就更厉害了!”唐岐呵呵一笑。
  
  我暗道原来还有这么个说道,不过这通天教主都不定死哪儿去了,坐下弟子能厉害到哪儿去?其实我倒是记起封神榜里通天教主确实有个弟子叫龟灵圣母,但现在这位圣尊就是养养灵龟而已,真就是龟灵圣母,还可就巧上天了。
  
  “你们这妖殿,谁主事?”我又问了起来。
  
  “妖皇主外事,内事,以强者居之,不过定天下的当然是圣母,圣母是我们心中的真神,不可替代,故而我们自然认她。”彭獵诚挚的说道。
  
  我点点头,说道:“圣尊自然是真神,不可改变。”
  
  唐岐和彭獵都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我旋即又问起了这十二王公,以及势力分布,还有整个妖神界的妖殿活动大致范围等。
  
  这唐岐也不隐瞒,说道:“十二公卿嘛,占据了妖神界的绝大多数的领地,分而治之,各有地盘,而他们之间,当然也多有不对付的,互相之间也偶尔也会小打小闹,至于妖皇,每每因此头痛万分,但这么多年过来,也就都那样了,像是我们边境,因为靠近外界,相对来说山高皇帝远,地方又是贫瘠,爹不管妈不教的,也就那样的,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这里也算是悍羊公治下的地界了,当然,我们这种小神仙,肯定是见不着他老人家的,这次给掠夺了仙气盘,只能是报给上神而已。”
  
  “除了十二王公,我们这还有不少大妖擅自建立的小国,也厉害得紧,而十二公卿内斗都来不及,根本管不着他们,这些家伙时时劫掠,抢了东西就跑,躲得无影无踪,大家都嫌麻烦,所以只要不是非常严重的,多是不了了之。”彭獵苦笑道。
  
  “怪不得你们给抢了仙气盘,还一副混不在意的样子,难道也没什么判罚?”我当即问道。
  
  “罚什么?我们一没钱,二又是亡命之徒,你要还罚我,我干脆可就一跑了之,投靠左近大妖去,我看你还罚不罚!”彭獵哼哼道。
  
  “以前还罚,但好些年月没听说过了,不少大妖,也曾经是妖殿神仙不是!特别是边缘地区,更是治理宽松,寻常也懒得管你干什么。”唐岐说道。
  
  “其实吧,咱们妖族也是丁兵旺盛得很,只不过管理散漫,互相内讧,便是咱们妖族不强的源头,当然,嘿嘿,这是唐岐兄弟告诉咱的。”彭獵笑嘻嘻的说道。
  
  “看出来了。”这些家伙都是动不动杀自己人,估计备用的不少,或者干脆就是招招手就来一大群,所以根本就不会可惜。
  
  这些妖侍顿时又是一阵的颤抖,生命似乎随时都是风雨中的小舟。
  
  我这一眼,反而看出了有些妖侍身上,或多或少还有类似印记枷锁一类的东西,不由得问起来:“你们这些妖侍,都是哪儿来的?”
  
  “还不是掠夺驯化来的?当然,也有部分是自己的,上神,这双方大战,总有俘虏,都杀了也可惜,所以听话的都留了下来,不听话的,干脆都杀了。”彭獵笑吟吟说道,估计还想要趁机送我一些,看我面无表情,他顿时咽住了。
  
  唐岐连忙补充说道:“上仙,别看这些妖侍看着可怜,咱们要真出事,也是这行头,甚至结果恐怕还不如呢!”
  
  “上天有好生之德,杀念一起,必有因果而至,你们修炼日浅,自不懂此种行道,以后若非不得以,不可轻启杀戮,明白了么?你们当我是告诫也好,指点也罢,但若是给我撞到滥杀无辜,我定不会轻易放过,以杀道来还杀道。”我目光冷冽的看了一眼彭獵和唐岐,这两位顿时吓得跪倒在地,瑟瑟发抖起来。
  
  “上仙教训极是,我等断然不敢再这般!”唐岐连忙说道,而彭獵也不敢有半点侥幸的样子。
  
  “起来吧,以往诸事说不清道不明,我也不追究,但往后做坏事,需得知道有天在看着。”我说完,又问起了一些关于左近矿脉,还有附近悍羊公管辖区域的总部,以及周围大妖盘桓之地。
  
  两位有了前面的警告,也不敢再嘻嘻哈哈,老老实实的回答起来,问完后,我拿出了两件比之前厉害的小型道器丢给了他们,这让他们再度喜笑颜欢,不过还没等他们道谢,就发现我已经不在跟前了,仿佛从来就没我这么个仙家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