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残剑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吉兆个屁!你们都赶紧疏散这里的居民!”我大声骂了句,毫无疑问,禁奴来了。
  
  “啊?”刚才说‘吉兆’的官员还兀自愣着,结果给那城主一脚踹得出了外面,这才醒悟过来,连忙飞出了外面!
  
  而这时,我忽感一阵骤然猛烈的能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来,顿时激发我的本能,伸手就把浮世清音拔出,随后和这猛烈的能量瞬间对轰在了一起!
  
  只听一声巨响,那把满城惊雪就如螺旋桨一般飞旋砸入了地面,把地表砸出了一洼深坑!而地面这时也瞬间结冰,炸出了无数冰晶!
  
  剑在完成了这次攻击后,白色的剑身上,闪现了密密麻麻的淡蓝色符文,这些符文好像是一气呵成,连携得紧密无比,这也是造成此等威力的来源,这在刚刚面对禁奴时,是不曾有过的。
  
  这把剑能有今时今日的威力,显然也给禁奴用太仙道的禁法加持过了,这太仙道曾是古仙界第一道门,无论炼器和法术、剑法,都是同行中的佼佼者,而禁奴作为太仙道中能以纯道统修炼成纳灵法的天才,对这些术法当然更为了解,所以除了洗戾棺给她彻底改造,连满城惊雪此刻也重新经过锻造,成为了一把旷古烁今的超品神器。
  
  只要是掠夺可以得来的仙气盘,她就会毫不犹豫去掠夺,率先到太仙门,极可能就是为了锻造这把武器,她一直在进步,而且现在展现出来的各种手段,已经不是一个疯子所为,恐怕她自己还在自救也有可能,因为她对于杀戮越来越少就意味着她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
  
  我真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而且也不知道她接下来想要干什么。
  
  将禁奴的剑轰飞后,我以雷霆之势瞬间冲天而起,因为这通河城不止是妖仙,连一般修士都有,所以生灵确实不少,我如果在这里战斗,肯定会引来无数悲剧,所以把禁奴带到外面,才是正确的做法。
  
  禁奴似乎也明白这点,所以在我冲出神仙城的时候,她在界坞那迎面朝我冲来,而剑也在这时候飞到她手中,并且在她的控制下,冰霜剑气也如同强势的威压,震得我和浮世清音在飞行中不禁一滞!
  
  轰隆!
  
  两剑瞬间对轰,浮世清音毕竟不是重剑,给满城惊雪一压之下就弯了下来,我连忙和禁奴错身而过,并且无数的追仙锁顷刻往她追去,也是抱着防止她攻击城市的念头!
  
  禁奴果然返身一剑,把我的追仙锁尽数冰成了白色!
  
  我伸出手把追仙锁全部取消化作虚无,而冰块也全都往地上掉落,如同一枚枚白色的霜花!
  
  但在猛烈爆开的冰雾里,媳妇姐姐也扯了我一下,算是提醒这遮天盖地的冰雾下得危险,而我的天眼中,禁奴果然也趁机追了过来,连续的十数次剑技,逼得我浑身气血翻腾,我心中数次想要就此释放掉纳灵法积累的真仙气,对她进行一次毁灭打击,但都强行忍了下来!
  
  然而禁奴的行为模式难以估算,并不是你蓄势待发,她就会忌惮纳灵法,在她不要命的连续追击下,已经把我逼到了星辰大海之外,我咬牙切齿,恨得是牙痒痒,怒火中烧的我毫不犹豫就动用了纳灵法,先天魔气感染之后,一剑轰出,瞬间前方就变成了一片黑色的海洋!
  
  既然她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就这么让她用纳灵法吸收了这股力量!
  
  禁奴浑身上下全都创口,一缕缕的伤痕昭示着硬抗纳灵法的后果,可惜这股真仙气还不够强烈,毕竟是边境地区,仅有一些二三品的仙气盘而已,而且大部分商家也怕老虎借猪有借不还,要不然上百块仙气盘的一击,恐怕她就不会活下来了!
  
  看她此时此刻重伤,我立即怒喝一声,念起了剑歌,这次一定要让她尝尝面对死亡的恐惧。
  
  禁奴狰狞的脸上满是狞笑,却没有了之前的疯狂,而下一刻,她毫不犹豫就遁飞向后,抄起了停放在界坞的那口洗戾棺,随后以极快的速度脱离战场!
  
  “千峰万峰遥相连,迎空笑步清尘烟!”我自然不会让她这么逃了,剑歌罢唱时,我身上的护身罩发出黑白光芒,随后能量尽数汇聚在浮世清音上!这股能量犀利如刃,让整把剑连空间都能轻易切割!
  
  瞬间,全身如同给光阴包围的我就出现在了禁奴的身后,与此同时,禁奴背后也如同长了眼睛,霎那也瞬间移动到了另一个地方!
  
  不过光阴剑舞本就是来源玄机炮,擅长冲锋和硬拼,并以连击而存在的剑技,轻易又怎么会让她逃走?再次的瞬移,已经提前捕获到了她的位置,浮世清音也在攻击的霎那,发出了摄人心魄的声音!
  
  轰!
  
  一剑劈向禁奴,而今年也在这时候硬着剑舞而来,她一路迎击,剑咒竟毫无停滞的念动了:“曾记仙年怅别离,残春雨露为谁留!”
  
  “光阴一道如云剑,飞去天外不记年!”我剑的舞动越快,歌歌越发高亢,整个周边区域在我们俩的攻击范围中竟片片崩裂,而禁奴因为剑舞稍慢,身体重伤,竟扛不住的浑身炸裂出如同血浆一样的道体仙血!
  
  “余香总遂晚霜尽,可比秋风落叶愁!”禁奴即便重伤达到随时可能不支的境界,但在剑意上,如同不甘示弱的雄狮,猛然之极的挥动满城惊雪,那血海飘香,落叶如秋般的萧杀剑法,始终伴随着一种淡淡的余香和哀愁!
  
  “光!阴!剑!舞!”身上的黑白阴阳之光交汇,玄机炮的炮字诀发动,全身覆盖在强劲的护罩之中!一路冲刺逼迫着禁奴后退,剑甚至刺穿她的身体,带出了喷薄的血液!
  
  快刀斩乱麻一样的攻击,全都倾泻在了她的身上!
  
  轰隆隆!
  
  禁奴双目欲裂,那猩红的双目,仿佛已经是随时随地要暗淡下来,但正是这剑残之时,血香如残余的秋风吹拂,拂动我的鼻翼,我心中一沉,一种危机感毫无征兆从心底生出!
  
  而媳妇姐姐同样印证了我的预测,禁奴嘴里吐出如同血沫一样的淡雾后,周边区域,竟当场染红了,而她长剑挥舞,粘着这些鲜血完成了剑歌!
  
  下一刻,虹色的力量恍如疾风骤雨,这竟然是和纳灵法共同连携而产生的剑技!
  
  “太仙道!残!剑!余!香!”禁奴的咆哮声,如同远古的洪荒野兽,厉喝之后,一道半月形的彩虹剑气顷刻而至,瞬间把前方一切带入了她的血海余香之中!
  
  我连忙急退逃离,但仍旧慢了一步,她这一招早就蓄势待发,而且是以自己血肉为代价!我曾经见过她施展这样的招数,可居然还是轻敌了!
  
  轰隆!
  
  我只觉得浑身一震,身上的玄机炮光环完全抵御不住这样恐怖的猛攻,所以身体整个有种脱离控制的感觉,而浑身上下接下来也到处都是剑伤!
  
  我想都没想,顿时缩地术逃离这恐怖的残剑范围,这种先伤己后伤敌的疯狂做法,简直不可思议。
  
  禁奴因为同样的重伤,用死鱼一般的双目看着我,好一会,她扛起了棺材,往另一处地方飞离。
  
  望着她断了一臂却没有力量恢复的萧索背影,我淡淡的叹了口气,随后用尽道力恢复后,转身飞往仙庭,我知道,她还会追着我而来。
  
  禁奴的遭遇,一直是我所同情的,杀戮也是疯狂所致,并不能怪在她身上,反倒是清醒过来的时候,她明显有避免杀戮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