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生肖
光是这一点,我就不能放弃她不管,毕竟她救过我几次,我说过的话也不能不算数,当然,这晋皇后给我使绊子,禁奴让他们来解决,也算是彼此之间的对垒而已,因为现在我也没法子解决禁奴的щww{][lā}
  
  一路向东边,那里是妖殿的所在,也是我暂时的目的所在,毕竟在我心中,除了晋皇后的事情,还有禁奴需要有高手牵制外,私心上,我对于云冰心在这里,还是抱着强烈希望的。
  
  云冰心是我最看重的妖族修真,她不但是天生葫芦娃,还有先天灵气在身上,李破晓这天生剑体都能给古神界看上,一起消失不见的云冰心,很有可能给拐到了妖神界!
  
  而能在人神界公然拐带一位神仙,并且抹除神格的,一定只有妖殿,所以我得去验证真假,方才能够放下心来。
  
  说起来,云冰心在我心目中并非没有位置,大家从不打不相识,直到后面的相交相识,这总是一种情感的交织,我怎么能够看到她落难而不顾?
  
  我坐在鲤鱼精上,因为体内还有一些真仙气,所以逐渐恢复自己的道体,而这周边区域,还有几座大型的仙城,以我和禁奴的实力,要掠夺他们基是不存在难度的,但鉴于禁奴所去的方向,所以我选择了相反的骆越城,那里也是一处贸易都市,因为妖神界和其他大世界不一样,这里散仙很多,所以我在城市的选择上,会更加的便利,不像是人神界,都是仙气论需要配给,那些根本上没有半点油水。
  
  所以很快,在骆越城上再度上演了之前通河城那一幕,闯入城主府的我,连借条都懒得打,就找城主收集到了一部分的仙气盘,毕竟有过之前两座大型贸易都市的前车之鉴,这城主倒是想通了其中厉害关系。
  
  可惜的是,之前的通河城已经是最大的贸易仙城,越是靠近中央集权的地方,自由贸易就越受到限制,所以借来的仙气盘同样越来越少。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我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恢复自己的伤势上,想必禁奴如果是走同样的路线,毕竟大家这次都或多或少损失惨重。
  
  接下来的‘打劫’里,我主要还是加强和巩固修为,毕竟经历太多意外因素,好几次造成了打回原型的危机,所以巩固修为就变得无比的困难,甚至算是我出道至今,排得上号的一劫。
  
  真仙九劫,没一次都是考验自己的必经之路,所以经历这样的事,我才能够步步为营,不断进取。
  
  一路上,我也没有少打探禁奴的事情,她还是老样子,不断的劫掠周边的城市,并且往妖殿那边靠拢,而且路线隐隐是和我相对平行的,这导致了一条路上全都成了空城,只不过我是‘借’,她是真的抢。
  
  而我们俩的行为,很快招来了妖殿的注意,并且在我打劫东琉城的时候,城主干脆就拿出了妖殿的旨意宣读了起来,大意是我和禁奴的事情已经是满妖殿皆知,凛鬛公、悍羊公、洪龙公一组,神猴公、牡蛇公、天虎公一组,都已经是日夜兼程赶来,其中不乏有让我们收敛作风的意思,我甚至这几位实力,根本懒得买他们面子,该打劫还是继续,完全就当没事人似的。
  
  又是半个月过去,在最近的大贸易仙城里,现我进入城中,报警的鼓声率先就响起了。
  
  而守卫看到我来,当即把三大公到来的消息告诉了我,并邀请我前去会晤,我冷笑一声,这一路上仙气盘都是借的,可惜有前面城市的例子在,大家都不愿意拿出高品序仙气盘给我,导致仙气盘里的仙灵之气多是浪费,而真仙气只能维持行程而已,这事确实应该是见见正主了。
  
  打听了下,我遇到的是凛鬛公、悍羊公、洪龙公一组,这几位我都不认识,如果是遇到天虎公这老熟人,稍微提点下,倒还有点的意思。
  
  我因为修为不稳,所以表现出的不过是品的气息,而守卫仿佛很有底气似的,带着我直奔仙城的中央等着,而三位大公很快也就来了。
  
  这凛鬛公长得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样子,而这悍羊公,则是小老头,之前已经知道他镇守边境,只不过第一次遇到本尊。
  
  至于那洪龙公,目光深邃,实力在品,甚至已经很接近真仙境了,他是整个团队的脑,而晋皇后就是他的女儿。
  
  所以他们三位刚到,那洪龙公就率先开口了:“道友身为古仙界剑阁新任阁主,是从温文尔雅的古仙界而来,本应该文书先行,报知我们妖殿,经过神披,才能决定道友行程,却为何一路上打家劫舍,行此见不得台面的事情?”
  
  这十二位以生肖排名,却并非是本生肖所属的子嗣,传说以前还真是由十二大神兽来掌握,但现在,多是象征意义罢了。
  
  “打家劫舍?证据呢?”我皱眉问道,准那洪龙公听我否定,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证据?道友仗着实力高强,就恣意妄为,难道觉得谁都是瞎子么?”
  
  “洪龙公,咱们有话好好说,莫要着急,夏道友其实应该是缺了点仙气,在形成外交纠纷之前,我们这么说,还为时尚早。”那小老头尴尬一笑。
  
  我当即笑起来,然后看着对方说道:“那不是?几位这次来,应该是带了高品序仙气盘来了吧?我这些日子承蒙照顾,让诸位供应的都是次品的仙气盘,耽搁了许多功夫,希望几位这次能够拿出点好的来,等我恢复了些,欠下多少都算我的。”
  
  那凛鬛公听我大言不惭,顿时大怒:“你算是哪门子东西?抢劫了我们的集市,还打算抢劫我们不成?”
  
  我冷笑起来,说道:“我这是借,不是抢,听好了!禁奴那才是抢,明白了么?”
  
  “呵呵,和抢有什么区别么?”凛鬛公怒喝起来,而悍羊公立即摆手,说道:“夏阁主说是借,那就是借,他古神界远道而来,只身一人,没带仙气盘也是正常,都是同道中人,六神天中有名有姓的仙家,何必为了此事而大动肝火?”
  
  “嘿嘿,悍羊公,你该不会不知道吧?古仙界眼下分权,想要学我们十二王公分而治之,但也得有那么大地盘才行呀,他这剑阁阁主,说好听了有点弟子门人,但说不好听的,就是百里家分出来的一部分实力!我们何必怕他?”那凛鬛公冷笑起来,随后伸出手指,指着我说道:“剑阁阁主是吧?犯下那么多事,今日我拿你去见大妖皇!”
  
  我阴沉看着这高我好几个头的凛鬛公,至于那洪龙公,则在一旁冷笑,似乎乐见其成的样子。
  
  妖族地界,从来是以强者为尊,包括之前的天虎公,也是看到我强大的实力后才对我另眼相看,这一战,看来也难以避免。
  
  “听说古仙界剑阁阁主颇有点实力,凛鬛公,你一个恐怕不够吧?既然大家一起来,那当然是一起和剑阁阁主切磋下,免得一路快到我们妖殿了,也没阻没拦的,倒是觉得我们妖族没对手了。”洪龙公虽然表面硬朗,内里却颇为阴险,打算是以二对一了。
  
  我修为还没有完全巩固,毕竟一直缺乏一品的仙气盘,而且这一段里,二品仙气盘就跟失踪了似的,导致我借得是不少,但一直都是浪费多于吸纳的状态,这俩位明显就是故意找茬的。
  
  特别是洪龙公,实力并没有表现出来,但从他淡定的神情,就知道绝对不是弱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