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七十六章:善言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能知道剑阁阁主之位,一点都不奇怪,当时在太仙道带的那回,两个怕死的界守一直守在界坞那里监视我,我的一举一动,两位怎么可能不汇报给李相濡?所以就算是他们死了,我在太仙道那所作所为,好比进入第三层秘境,学习到纳灵法,晋级真仙境,包括撞上禁奴的的事情,这俩老家伙肯定是给李相濡透了十全十。
  
      而我擅自带着禁奴来,一路上一个‘借’,一个明抢,闹得边境到妖殿可谓妖不聊生,以至于控制妖神界的妖殿,早就如滚油烫脑了,这调查来去,以禁奴而牵带出一系列的情报关系网,肯定会调查到古仙界那边。
  
      李相濡深知这一点一定会影响六神天的政治格局,毕竟我也是挂着古仙界剑阁阁主之位,即便是神格隐藏,散妖气,但他们怎么会轻易相信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里也不是古仙界,换成古仙界李相濡会干这睁眼瞎的事,即便知道我是鬼神界的大鬼皇,也装作不知道,因为揭穿我没好处,反倒还要失去不少东西,从而他百般对我客气隐忍,还能够和我实打实打好两界关系,这里面连我跟太叔倩他们要百个活跃小世界当坊市的事,他也当作没生似的,可见他城府之深。
  
      但这些事,妖皇却做不到,所以也绝对不会姑息半分,他只觉得自己的统治地位受到了挑衅,要找回场子。
  
      李相濡确实是个极度聪明的家伙,立刻就把我的事捅到了妖神界那边,即便是我回去,他也不会和我翻脸,而且我不止不能跟他翻脸,还得买他面子,毕竟他还帮我藏着鬼神界大鬼皇的名头,那我还得欠他一个人情。
  
      “要打架?”我看向了洪龙公和凛鬛公,这两位也抱以阴沉笑容,我就知道他们是肯定有意斗法了,倒是悍羊公还算是平和,说道:“两位王公,此事我们需得从长计议,夏阁主不是说借么,且容他说出个还的办法才是呀,况且我们拿了他去见大妖皇,此事难道就能够解决了么?对我们还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我暗道这悍羊公还算个聪明妖怪,倒是凛鬛公性情颇为毛躁,阴阳怪调的露出狰狞表情:“要什么好处?要的是给边境兄弟们一个交代!”
  
      这洪龙公也是个狠角色,他嘴里的意思就简单的多,又要面子,又要里子,反正绝对不能吃我的亏,还得让我吃点亏。
  
      “交代还不简单?我一路过来,对你们这些城市,可谓秋毫无犯,一个妖仙都没杀,眼下借下多少仙气盘,等我返回古仙界,给还回去就是了,难道你们还打算要命不成?况且这才借了多久?也得给我回去拿仙气盘的时间吧?”我冷笑说道。
  
      “哼,仙气盘肯定要还的,但你带禁奴来祸害我们妖神界,难道就当什么都没生?”凛鬛公怒哼一声。
  
      我笑了笑,说道:“那就有意思了,禁奴有手有脚,祸害完了古仙界,我追着她满世界跑,想要抓她问罪,可她有手有脚跑这来了,难道就该怪我了?”
  
      “禁奴是你们古仙界弄出来的,跑我们这里来了,难道还要赖我们运气不好?”洪龙公怒道。
  
      “道运谁都有好有坏,大世界更是有大世界的运数,你们运气不好,难道无法理解?就该你们妖神界道运逆天,无灾无病?”我冷笑问道,这让几位大公全都哑口无言,我接着说道:“况且,李仙尊不还是让我这剑阁阁主来抓她了么?只是这一路上和她打了好几场,因为势单力孤,五枚自己的救命药大道金丹都吃了,只能一路借仙气盘想要恢复实力,然而你们妖殿处处阻拦难为,以至于一直都借到些次品,入不敷出,兵未动粮草先行,饿着肚子,谈什么抓住禁奴?”
  
      “你的意思是,还是我们的错?”凛鬛公给说的是一愣一愣的,要不是洪龙公怒目瞪着,他差点就给我说通了。
  
      而悍羊公一直都是保守派,听我这么一说,好像觉得还真有那么点道理,就说道:“怪不得夏阁主刚见我们,就问我们要一品仙气盘,原来真是要去抓禁奴的。”
  
      “要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诸位王公,我夏天九也是在解决问题!”我一甩袖子说道,其实我确实有私心,那就是因晋皇后事做得不漂亮,我才会引禁奴去找她麻烦,当然,这事肯定不能明说。
  
      那洪龙公给悍羊公的怀柔政策打乱计划,心中颇为恼怒,不禁瞪了对方一眼,但很快他就说道:“既如此,为了让夏阁主尽快抓住禁奴,我们不但不该把你押去见大妖皇,还得给你仙气盘才对?”
  
      “这可不?”我淡淡一笑,而很快说道:“所以说,木已成舟,眼下只有两个解决方案就摆在大家面前,其一,让我回去拿仙气盘还我所借,其二,我和你们去见大妖皇倒也没什么,顶多道歉后,再还你们仙气盘,那去见他岂不多此一举?难道你们还能杀了我这剑阁阁主不成?不过,我如果去你们妖殿,想必没有我牵制,禁奴之事怕还得酵,损失也会更加惨重,而且,你们妖神界这些年来,难道就没有什么流寇到我们古仙界么?按照大家各界治理办法,多是合作驱逐和缉拿,却没听过因此而闹得抓流寇的反倒让小命送对方那的。”
  
      洪龙公也给我这一搅和,弄得哑口无言了,凛鬛公脸色不忿,偏偏找不到任何理由,那悍羊公连忙打圆场说道:“既如此,要不然,我们给神猴公、牡蛇公、天虎公三位个消息,问问他们禁奴那边如何处理,我们在看我们这里如何解决问题,诸位王公觉得如何?”
  
      “此言甚善,便问问去。”那凛鬛公借坡下驴,而洪龙公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却没别的办法,只能是点点头。
  
      悍羊公如获大赦的了消息,但等传言令牌的消息回馈后,他面色变得相当的古怪,洪龙公皱眉就问怎么了,这悍羊公看了我一眼,然后脸色惨然的说道:“三位王公围住禁奴,却给打了个打败,牡蛇公还给打灭了道体,现在是逃回妖殿去了,而天虎公和神猴公正逃往此地找我们。”
  
      “什么?!”洪龙公脸色大变,而凛鬛公看向我的时候,目露一丝疑惑,禁奴居然连三位王公合力都拿不下,那我和禁奴打成平手的实力,厉不厉害就不用多说了。
  
      他们两组六位王公来此,就是打算一组拿下我,一组拿下禁奴的,眼下我巧言善辩,而禁奴那边一组居然直接吃了亏,这事也就不好办了。
  
      “呵呵,禁奴原本可是真仙境的程度,只不过之前和我一战给我打成了重伤,掉了品序,要不然你们觉得他们三位能回来?”我冷笑说道。
  
      这三位王公顿时全都面色大变,而悍羊公连忙问道:“难道夏阁主也是真仙境的修为了?”
  
      “这还用问?不过我现在也是修为境界不稳的状态,真正实力卡在了七重仙品要高一点的境界,若无一品以上的仙气盘,打落境界也是常态。”我耸耸肩说道,真仙境虽强,但一旦受伤,恢复上是相当困难的,至少比品困难无数倍,毕竟真仙境只能萃取真仙气,而数量又同样大得惊人,因此不是死仇,两大真仙境岂会轻易拼命?
  
      这回连洪龙公也目露惊容,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三个来围攻我的结果就显而易见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