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剑威
    “不,她不是器神,是云冰心,是我朋友。”我脸色一变,把面具摘了下来,随后毫不犹豫的用天眼对着云冰心一扫,并快速的强行用法术侵入,在她心神中叫了‘云姑娘’三个字。
  
      结果让我心中骇然的是,这三个字仿佛石沉大海一样,让云冰心没有半点反应!
  
      这一下,我脸色不由大变,因为这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她不是云冰心!其二,是她的神识给困住了!
  
      但第一种绝对不会存在,大家伙伴多年,她就算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所以,只能是第二种可能!
  
      “你对她做了什么?”我瞬间脸色阴沉的看向了晋皇子。
  
      在我摘下面具的那一刻,晋皇子脸上表露一丝的异样。
  
      毕竟我在鬼道带着鬼面具,
  
      而在这里,带着木制的妖族图腾面具,所以他真正意义上并没有见过我,有这种表情也是正常。
  
      然而,惊讶之后,忽然想到什么的晋皇子,忽然惊骇起来,这极有可能因为他也在掂量我到底是不是大鬼皇,毕竟如果是,那同阶之内,我就没有敌手可言,偏偏现在我又是八重仙的境界,那这件事如果触怒我,确实可以称之为糟糕至极。
  
      “大鬼皇,不知道这女子,与您是何种关系?”在我的逼视下,晋皇子还是咬牙问了起来。
  
      “我只问你,你对她做了什么!什么是器神?”我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因为晋皇子在鬼道那一年,学的东西是什么?那是如何制作器灵,如何下符文,如何的把天地间的灵物器灵化!
  
      所以就算他不回答,我也已经忍不住将云冰心遭受了什么套入了这想法中,而现在,我只要一个肯定的回答!
  
      “和我父皇说的一样,就是器神。”晋皇子目光中多了一副凛然,不过仗着自己父亲在,他并没有太过害怕的表情。
  
      “怎么?大鬼皇,这么逼问我家孩儿,难道就是为了这事情?”妖皇脸色有些阴霾,不过还是一挥手臂,说道:“那就更不应该了!”
  
      “我倒要听听,这不应该,从何说起?”我强忍怒火,目前不知道这器神的意思,我不能就这么翻脸,而这妖皇忽然又说我不应该发火,难道这器神还该是好的不成?但云冰心现在这种情况,和‘好’字联系的上?
  
      “呵呵,大鬼皇恐怕不知道吧?其实,这也是她突破修为极限的捷径,一经选为我妖神界的器神,达到八重天,也不过是时间问题,更只是个开始,同样,一旦这具器神进入真仙等级,我们六神天大战中的胜负比重,将会倾向我们,大鬼皇,为了六神天的苍生,对抗神庭,这便是我们妖神界的想法!”妖皇淡淡一笑,仿佛说着一件极度正确的事情。
  
      “器神是什么意思?她的神识去了哪儿?”我眉心拧了起来,手甚至颤抖了起来。
  
      “神识?作为器神,要神识做什么?早就给消磨干净了,眼下,她只是个听话的器神,将会成为我们妖族真皇遗宝的器神!而我孩儿,也会因此而继承真皇遗宝,成为不亚于远古真皇的存在!”妖皇森然说道,而晋皇子连忙示意了自己父亲一眼,似乎在警醒对方我的表情十分不善。
  
      然而这妖皇完全没有半点反应,甚至是挑衅的看着我。
  
      “远古真皇遗宝?”我目露凶光,颤抖的手平伸而出,浮世清音剑缓缓的破空落入我手中!
  
      看我居然拔剑,所有在场官员和十二王公全都目露惊讶,而妖皇面色阴沉下来:“大鬼皇,
  
      你不要忘记了自己身份,在我妖殿上拔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觉得你们鬼神界已经到了能挑战我们妖神界的程度了?”
  
      我根本懒得再说半句,长剑一抖,嗡嗤的剑响,周围顿时陷入了剑气之中,而八重天的真仙实力,也在这时候毫无半点收敛的释放起来!
  
      威压让周围的诸神都面露惊骇,而大妖皇嗖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怒喝一声,磅礴的妖力也在这时候爆发而出:“大鬼皇!莫要以为我们妖神界好欺!”
  
      “纳灵法!”我阴冷的念起了纳灵法的咒语,随后一伸手,站在一旁的牡蛇公刚恢复了半茬的道体,瞬间就给我吸回了虚体!而我身上的虹色力量,一刹那就暴涨起来,而经过先天魔气的感染,顷刻又变成了黑色!
  
      “纳灵法?!”
  
      所有神仙都震惊了,到了超品的境界,谁还不知道禁奴纳灵法的厉害?而大妖皇更是面露阴沉之色看向了晋皇子:“孩儿,你先带器神走,去请神龟舰队来!”
  
      晋皇子本来双目中全是慌张之色,但一听到神龟舰队,顿时往后倒飞,而这时候,云冰心也快速掠起,但却是跟着晋皇子而去!完全没有了她该有的灵动和智慧!
  
      我怒不可竭,长剑朝着大妖皇一指,轰隆一声,纳灵而来的恐怖攻击顷刻排山倒海一样冲向了他!
  
      大妖皇早有准备,丢出了一块金色的玉玺后,自己却飞上了高空,随后直接念咒起来,那玉玺迎风暴涨,竟如小山一样抵在了我纳灵法的能量前面!
  
      一阵巨响,玉玺给纳灵法撼动,然而,却并没有出现半点损伤,看来这第一重的纳灵法,确实不够!
  
      “纳灵法!”我再次念起纳灵法,而这一回,直接就是二层!
  
      二层的纳灵法吸收力度大增,瞬间就把周围剩下没逃的十一位王公吸得连忙疾飞逃离,但因为强大的吸力,还是有不少能量给我吸附了,让我又再度有了一击之力!
  
      不过就在这时候,大妖皇的咒语念完,那玉玺猛然间飞起,然后朝着我照来了一道猛烈的金光!
  
      这里超品的修士不少,但只有大妖皇才是真仙境的修为,所以他的攻击是我不能小看的,我长剑一挥,把所有纳灵而来的攻击,瞬间劈向了金光!
  
      轰隆隆!
  
      一声巨响,金色的玉玺顿时震动,而激光也给这股力量所摄,互相抵消起来,我立即趁机纳灵,随后缩地术来到了洪龙公的身后,浮世清音剑一震,玉蝉的鸣响猛然间达到了顶峰,一声声如同浪潮的震响把所有的王公都震得一怔!于此同时,我的剑也朝着洪龙公递过去!
  
      轰隆的一声!洪龙公直接中了我送出纳灵的剑气,给爆炸炸得护身罩当场破裂,而我的二层纳灵法在这瞬间,直接就抽走了他几乎所有的力量,让他不得不化作虚体逃窜起来!
  
      这个时候我没时间花费精神去追一具速度飞快的虚体,而是把所有的力量凝聚,准备轰杀这妖皇,再接着堵截晋皇子,如此一来,我才能够夺回云冰心!
  
      洪龙公在十二王公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但一击之下,居然当场溃成虚体,也是出乎预料!
  
      “你们拦住他!快!”晋皇子一边逃往后山,一边是指挥跟随他而来的几位王公。
  
      而大妖皇刚才一击中避开,此刻再度的带领其他王公堵在我面前,仿佛给我的凌厉攻势所摄,他总算是对格局清醒了些,怒道:“大鬼皇!一言不合就动手,你这真是要挑起两大世界战争不成?”
  
      “呵呵,我只想救出我的朋友!谁敢拦着,便是一界至尊,也要试试我的剑是否锋利!”我阴沉冷笑,面对的是禁奴,我还惧三分,但这妖皇也不过是普通真仙,我还未曾将他放在心上,况且他把云冰心变成这样,我岂会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