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八十章:怒战
“很好!看来大鬼皇是打算和我们妖神界对着干了!可也别怪我妖神界对你们宣战!”大妖皇愤怒之极,大手一招,那块巨大的印石朝着我这里轰过来!
  
  “有意思,我既不是大鬼皇,你爱跟谁宣战,随便你!看看其他大世界是否都是你家臣下,看看他们是否愿意为你而当马前卒!”我根本没打算过硬接他的攻击,直接缩地术到了晋皇子身前,长剑横着拦住了他:“把云姑娘留下,原原本本的恢复她的神识,否则今天谁都别想好过!”
  
  那大妖皇速度也极快,怒吼一声,身后九条巨大的白色狐尾展现而出,全都朝我裹挟而来!这九条尾巴里,有一条最为粗壮,朝着我当头一甩,欲把我扫离自己儿子的身前!
  
  “原来是只九尾的妖狐!”我表情阴沉,这妖狐擅法术,实力也确实是灵妖中上乘,不过我连见到禁奴都敢死磕,何况是对我好友动手的妖怪,这次我已经动了杀念,若是不杀了大妖皇,我也难以救出云冰心!
  
  晋皇子见我闪避,心中稍安,立即继续冲出皇宫,朝着外围逃去,实际上神龟战舰一定已经出航了,只不过他也需要到战舰上避难,否则给我逮到,那就是死路一Wwん.la
  
  抹去云冰心的神识,其中有可逆和不可逆之分,可逆的是将神识封印一部分,只要一部分来发动原来就会的各种法术,而云冰心拥有十种属性,如果是抹去所有记忆,她也就不会使用十种属性了,这也是我万事打算留一线的基础,因为把封印的一部分解开,释放她完整的神识,她就能恢复记忆。
  
  但还有一种不可逆的,那就是把所有一切记忆全部洗干净,他们不需要云冰心以前学会的任何法术,只需要她的身体来沟通他们所谓的真皇遗宝,如果是这样,那是最残酷的结果,意味着云冰心以后再也记不住任何事情,恍如一个刚刚出世的孩童,一张白纸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接下来自己主人灌输给她的一切!
  
  而晋皇子越是避而不答,越是害怕我,这第二种可能就越大,所以我现在脸色也越来越阴沉,杀他们而后快,都不能拟补眼下我的愤怒!
  
  “我再问一次,这次若不回答我,我就将你们全杀光!一个都不留!”我咬牙切齿,恨不能此刻生啖其肉。
  
  “大鬼皇,我已经说过了,器神就是器神,至于你说的云姑娘,你可以把她当成失去了以往的记忆就好,现在的她,也不过是个新生的妖修,她以后也会好好的活着,就如同你念想的那样,过上幸福的生活,我不会让她吃苦,以后绝对是锦衣玉食,以器神供之。”晋皇子连头都没有回的说道,而云冰心一路跟随,面无表情的同时,连飞行的姿势也变得麻木而僵硬,不再是她本来独有的云仙漫步了。
  
  恐怕,故人的身姿,再无重现之时。
  
  “我杀你祖宗十八代也不足泄愤!”我怒不可违,当年的云冰心,难道真的不在了么?真的新生了么?我心中剧痛,明明好友就在眼前,可偏偏成了另一个人了!
  
  “大鬼皇,还请你清醒一些,一个个体,又如何能跟整个大世界相比,她成为了这样,为我大世界所做贡献,远比以前不知道大多少倍,你应该替她高兴才是,何以责怪起我们来?”大妖皇手托金印,而几个王公也都趁机赶过来,至于晋皇子那边,在几个王公的保护下,开始准备飞出皇宫,只要到了星辰大海,神龟战舰恐怕也赶到了,战舰威力无边,是胜利的象征!
  
  “拦路者,死!”我长剑指向了天虎公和悍羊公,这两位都因为和我有旧,不禁表情复杂,恐怕也没想过有一天,居然发展到这个地步。
  
  看他们不后退,我也不再有半点犹豫,所以瞬间就到了凛鬛公的身后,纳灵攻击伴随剑气轰出,一个扇形的领域顿时形成,一声巨响,前方的柱子整个都毁了,而凛鬛公和和神猴公,以及几位王公都措手不及,几个凭着实力逃了,但在攻击中心的凛鬛公惨嚎一声,也身体受创严重,只能是脱离了道体逃离。
  
  我伸出手,直接把凛鬛公的道体全都吸收了过来,成为了纳灵得来的纯粹能量,而我身上的气焰,再度嚣张到了极致!
  
  在真仙的实力面前,超品连一击都不可能扛得住,在他们眼中,也就是白光一闪而已,面对对看不见的攻击,本身就只能靠经验来躲避,甚至在我强大的护身罡罩下,他们看我本体,也不过朦朦胧胧的云影。
  
  为了防止我杀戮更多的王公,大妖皇再度放出了大印,这印鉴放其他地方,可能是近乎无敌的道器,但在我纳灵法的面前,也不过是威力稍微能看罢了!
  
  我的浮世清音剑一挥,剑光和纳灵法同时轰出,当场把大印轰飞,大妖皇脸色难看,九尾立即搅向了我,我森然一笑就出现在了他身后,而纳灵法本能的吸收力量,瞬间吸纳了不少他的力量,这让他连忙召唤大印过来挡我,与此同时九尾继续挥动,接下来,尾巴上的锦毛散开,成为了恍如剑气一样到处飞旋!
  
  这密集的锦毛无法躲避,遇上护身罡罩就炸,这诡异的攻击法术,倒是给我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不过我既然打算现在发难,就不指望能够全身而退,即便护身罡罩连续中了数之不尽的锦毛攻击,我也不曾有退缩之意,追着晋皇子死死不放。
  
  洪龙公、凛鬛公、牡蛇公都报销了,十二公里,也仅有九位而已,除了三位在大妖皇这里,其余六位,全都保护晋皇子去了。
  
  这晋皇子在我印象中十分狡猾,而现在看来,确实还有舍弃一切的决心,倒是个妖皇的人选,不过,他估计不会再长大了,因为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我再度拦在了晋皇子的面前,而这家伙反应也快,立即往后一缩,让其中一个衣服前面绘制一直神鼠标志的女子拦在了我面前,毫无疑问,这是十二公中的武鼠公,我想也没想,纳灵法立即施展,那武鼠公根本没办法抵挡我的吸力,身上的不少气息给我吸取,随后她本能用利爪攻击我的瞬间,我的纳灵法也跟着轰向了她!
  
  毫无疑问,摧枯拉朽一样的纳灵法当场把她道体撕成碎片,而她也只能是变成虚体逃窜,我纳灵了她的道体后,浮世清音剑一震,嗡的一声,周围空间仿佛也凝滞了起来,而我的法力在猛烈的音波加持下挥发而出,这些不到真仙境的神仙,全都耳膜破裂,痛苦异常!
  
  我大笑一声,而妖皇脸色难看,立刻大印和尾巴一起朝我砸过来,我纳灵法刚刚吸满,这次立即对轰了过去,只听到一声厉喝,那大妖皇的大印给击退,而其中的主尾巴和我的剑互相砸在了一起!
  
  我只觉得一阵巨力袭来,剑差点脱手飞出,心中也不禁对这妖皇的真正实力感到震惊,还别说,这老头看似虚弱,远不如晋皇子一般的高大帅气,但是在实力上,却是实打实的强悍!
  
  瞬间再度缩地,我这次的直接到了身上因有雄鸡的王公面前,纳灵法再度施展,顷刻就把她的道体吸得和虚体脱离,吓得这雄鸡公跑得真得跟长了翅膀似的!
  
  这皇宫因为有阵法在,神兽都不能进来,所以我一个都不会让他们出去,免得多出一倍的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