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颜面
    然而,这股猛烈的能量刚刚到了我道体的虹膜那,就给阻隔住了,并且成为了我纳来的力量!我心中暗笑,还以为这昊天神鼎内藏小世界会有多厉害,其实不过是里面装了个熔火小世界,虽然力量确实源源无尽,但我的纳灵法却不是吸收能量为己用的法术,而是吸收的时候,永远都有一层隔膜存在,把所有异己力量都排斥在外面。
  
      要不然,纳灵法轻易就给这能量所破,还如何称得上三种大道法之一?我纳灵而来的这股力量颇为恐怖,可见那神鼎确实非同一般,不过我只是借力打力,它给我多少力量,我倒反还回去,就不知道它的这股力量自己能不能承受了!
  
      那晋肆窖鄣纱螅连忙念了一个‘收’字,想要把鼎收回来,我森然一笑,浮世清音剑当场把刚才纳来的力量轰了出去!
  
      轰隆隆!
  
      这股力量给我这么一轰,
  
      和鼎当场撞在了一起,把它炸出了很远,还发出了阵阵悲鸣,可见虽然内含小世界,但也不过是靠内里刻印的大阵来进行力量平衡转移,遭受外力的时候,未必真能抵抗猛烈力量的轰击!
  
      神鼎对付别人还有点意思,对付纳灵法,就显得有点不够了,这晋肆成难看,把神鼎稳住后,立刻又射出了一阵能量来!
  
      面对这凶厉的火光,我也不敢直接面对,立即一边纳灵,一边则用浮世清音剑劈掉这股力量后,迫近这老头。
  
      然而就在我要逼近对方的时候,忽然震耳欲聋的炮击来了,轰隆隆的巨响,恍如是连发的炮竹,毕竟五艘神龟战舰靠近,并且以荆棘子母弹攻击,当然是铺天盖地似的!
  
      不止是我,这些子母弹如果轰落下来,连晋艘惨遭殃,不过想来他们敢这么做,一定是留了后手的!
  
      果然,一道青色的气息快速无比的飞过来,而且所过之处,就恍如是透明的似的,连子母弹都拿她没有办法,我极目一看,妖族的一个真仙境女修快速的靠近,而帮助她闪过这些子母弹的,是其手中的一把两手大小的羽扇,她一挥舞,这些羽扇就把子母飞弹刷了下来,简直是厉害之极!
  
      我心中对这把羽扇展现的功能十分羡慕,不过这女修显然就是之前情报中的张素夜,所以也是我的对头之一!
  
      张素夜一路狂飞,所过之处,子母飞弹都给她刷下来,所以晋四抢贤饭然也尾随她后退了,接下来,将是五艘神龟战舰,和无数的怪兽、战舰、散仙齐心合力的斗我一位!
  
      “小心他的纳灵法,我的昊天神鼎,居然无法破他的法术!真是邪异之极!”晋擞行┯裘频暮团子说道。
  
      那叫张素夜的女子二十多岁的样貌,瞳孔却深邃无比,表现出来的气质,也远不是二十岁所能达到的,不过想想也是正常,到了她这种程度的仙家,资质之逆天,绝对是万万中无一,保持住这样年轻的样貌,也是正常。
  
      “禁奴因此而成名四大世界,并且肆虐多年,仍然未有可解决她的办法,而这鬼皇居然也学会了此邪法,怪不得妖皇会招他毒手。”张素夜远远的皱眉说道。
  
      我手持浮世清音剑,不断破除这子母飞弹,好几次居然差点给这密密麻麻的飞弹击中,这种实质荆棘十分麻烦,护身罡罩对它们无效,还拥有破法的属性,专门用来对付大规模的厉害仙人,而对付单个体的强大敌人,如果数量足够,也是一种十分棘手的兵器!
  
      我几次缩地术,这才贴近了神龟战舰,不过这时候,
  
      张素夜也持她那把诡异的落仙雷火扇来了,至于那晋耍也扛着那口巨鼎跟在了后面!
  
      一个攻,一个守,再加上五艘神龟战舰,确实十分棘手!
  
      这把落仙雷火扇好像可以刷掉很多能量,刚才就连下坠的荆棘,给她一刷之下,居然也变得轻飘飘的半点力量都不存在了,可见能够成名妖神界,不虚落仙之名!
  
      两位真仙联合,不是我能够随意干掉的,即便能赢,恐怕也要付出点代价,而杀死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好处,收支也不成正比,所以我避开了两位,直接把纳灵来的力量,用来对付神龟战舰!
  
      这些神龟战舰比我之前干掉的那三艘明显小了一号,看来这‘龟灵圣母’养龟技术也不咋的,镇守边境的神龟远远不及妖殿那边的旗舰。
  
      感染的魔气,轰向了其中一只神龟,没有半点意外,那神龟直接就发疯了,还真别说,通常皮糙肉厚的,内里实在脆弱得很,这神龟给他们妖族驱策来背着小世界战斗,当然没太高的智商!
  
      一只神龟乱了神智,直接撞上了靠过来的神龟,这原本按着阵形排兵列阵的神龟舰队,此时给这一害群之马打乱了节奏,而很快,因为第一只神龟给轰伤,而被我吸取了不少力量,所以第二只神龟也给轰得发疯了!
  
      我从来没见过会这么容易给针对的战舰,看来拥有自我灵智虽然是个噱头,但同时也是不可控的因素,一旦给我这样擅长用魔气感染的对手撞上,基本是难逃疯狂的结果!
  
      这些神龟很快都红了眼,并且互相乱射子母弹,甚至口中能吐出火焰的,也朝着对方猛地喷过去,就仿佛要跟对方不死不休似的!
  
      两位真仙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惊,随后表情就变了,成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我心中一愣,旋即就知道了他们这表情的由来。
  
      神龟战舰在之前妖殿那边给我用先天魔气魅惑,随后互相内讧而亡,当然也列入了妖神界不光彩的一页,所以他们在这段时间里,一定想到了办法来对付我感染魔气的办法!
  
      果然,很快这五艘神龟战舰驮着的仙城四个角的柱子中,就冒出了一阵阵的黑色气息,俨然是把魔气直接从神龟的体内抽了出来!而这些气息从柱子那抽出后,又回归了仙气盘中,可见我的这些魔气最后完全没了作用。
  
      看来这些妖修为了对付我,下了不少的功夫,改良了神龟战舰。不过即便如此,我却并不没太过郁闷,因为总不能指望别人吃第二次亏。
  
      神龟逐渐清醒过来后,又开始攻击起我来,我倒也不慌不忙,一边纳灵法,一边游走神龟周边,让晋撕驼潘匾共桓曳6威力强劲的攻击,以免误伤神龟。
  
      而我游走的过程里,还不忘偶尔用纳灵法进攻,次次轰得神龟惨嚎不已,毕竟一旦靠近这些神龟,我如同蚂蚁一般的大小,神龟毕竟等阶不高,要找到我也不可能,故而在三大真仙的捉迷藏之旅中,受尽磨难,几同废物一般。
  
      那张素夜看我到处乱跑,气得是脸色难看,但偏偏没有太好的办法来对付我,而晋说年惶焐穸Ω詹鸥纳灵法全力轰了下,眼下发现鼎裂的他,也郁闷至极,不想太过拼命,反倒还想要看张素夜的落仙雷火扇也遭点什么殃。
  
      我瞅出了问题所在,立即笑道:“张道友,你这么拼命的给妖殿的当枪头使,不觉得可笑么?”
  
      那张素夜咬牙切齿,她刚才就发现了晋苏饫贤繁苷剑只是碍于大家战时同盟,不说罢了。
  
      然而自己不说,和给敌人说出来、看出来的意义完全不同,她给我一讥笑,当即恨恨的看了晋艘谎郏怒道:“晋道友,如果你不敢打,那还是不要留在这里了,赶紧回去便是!我们现在不是义务给你们妖殿找场子洗地,而是要为妖神界找回丢掉的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