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八十九章:驱虎
    “张道友,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为了给胞弟报仇而来,如何会不尽全力?”晋肆成不好看的说道。
  
      “知道是给令弟报仇就最好了,晋道友,我们若是不携手合作,恐为敌人所趁!”张素夜还是警告了一句,这让晋似牟灰晕然。
  
      不过为了避免在给张素夜拿住小辫子,晋斯然在攻击上稍稍加了点力,当然,离着他出尽全力,估计还有一段距离,他和自己弟弟大妖皇如果是同胞兄弟,那就是九尾化身,所以最厉害的不是这昊天神鼎,反而是自己的本命九尾,那九条尾巴能够迷惑对手,之前我就上了当,如果对方趁机攻击,我恐怕当时要受点小伤不可。
  
      他们互相猜忌,只是第一步,毕竟这官方和野仙合作共同对弈外敌,本身就是一大难题,稍微有谁出力少些,联盟很容易不攻自破,况且现在不但晋苏饫贤凡患虻ィ连张素夜也不是吃素的,
  
      所以刚才我的离间计,很快将会慢慢发酵。
  
      我这次不再选择已经因为三大真仙对垒,给莫名其妙打得痛苦不堪的神龟战舰,而是选择了野仙阵营的舰队,他们没有官方神龟战舰和专属战列舰那般装备精良,能够对撼其他大世界的大型战舰,不过胜在数量非常庞大,也是我优先攻击的目标之一,所以我离开了神龟战舰那边,就一头钻入了这些在外围观战的战舰群中。
  
      下一刻,如同中央开花了似的,强横的纳灵法再度发挥作用,好几艘极具代表意义的大型战舰在我的猛攻下,顿时支离破碎,给轰得不成形状了,而神龟战舰因为害怕误伤,又不敢驰援相救,至于晋撕驼潘匾梗此时虽然追着我,但光是和我对战时产生的余波,在战团中一震动起来,这里的散仙全都受不了。
  
      张素夜大为恼怒,而晋艘蛭担心和散仙之间再度出点矛盾,也变得束手束脚起来,好几次攻击的时候,如果不用顾忌的轰炸就能击中我的机会,他都平白就这么放弃了,这让张素夜明知他是不想误伤,但数量一多起来,也忍不住嘀咕了。
  
      “晋道友!对付凶残如此的敌手,何必顾虑这般?明明刚才你该放出神鼎,便可定此乾坤,却为何又瞻前顾后?这岂不是让我难堪?”张素夜皱眉怒道,实际上晋吮揪褪歉隹嘈奘浚战斗经验虽然也有不少,但却不是专家,在心机上,远不是自己弟弟的对手,哪会敢去想着不顾一切杀身边的人而凑出机会来?
  
      “张道友!刚才那边还有一艘小舰在我要攻击的位置上,我不出手,也是怕给误伤!怎可如你一般不顾一切?”晋松罡杏裘频乃档溃实际上晋四晁暌膊恍x耍至少不会比张素夜这小娘皮要年轻,给对方指指点点,这老脸放哪?所以晋松畋矸吲,但碍于自己身份,又不能直接爆粗口。
  
      “呵呵,为了我们妖神界,必要将鬼皇送入六道轮回,至于其他道友,道运自会决定他们生死,此危机之时,大家都是拼命而来,的自知生死由命,真若轮到他们死又与我们何干?”张素夜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性情也十分的孤僻古怪,对于与她无关的同伴,甚至是不顾对方性命的。
  
      我冷笑一声,继续肆无忌惮的攻击,至于这俩真仙境,暂时还拿他们不能如何,先干掉他们的主要爪牙再说。
  
      张素夜擅长防守,但也仅仅是对自身而言,至于对我,并没有太大的办法,好几次看着我干掉几艘主要战舰,她也不过是守住了其中一两艘,而晋烁教训了以后,这次虽然也疯狂了一些,但归根结底,他也并不敢太过分,设计到数量多的,也会犹豫要不要下手。
  
      结果这首鼠两端的行为,
  
      让损兵折将的张素夜把气都撒在了他那,看到神龟战舰居然恢复完好了,她更是怒火中烧,道:“晋道友,神龟战舰号称妖神界至宝,眼下还真是宝贝得紧!我们这边损失惨重,你那边连磕个角都没!确实是厉害!”
  
      这张素夜脾气本就不好,要好的话,也不会成为妖殿反对派了,现在出了问题,少不了又是冷嘲热讽,而晋苏獯问怯行┤滩蛔x耍怒道:“张道友,你是看见了还是真没看见?眼下此獠来去,皆非你我可拦!难道还打算让神龟战舰对这里一阵乱轰不成?”
  
      神龟战舰因为是活物,受了伤,就能用道力来恢复,磕磕碰碰的小伤,当然一会儿就恢复了,所以表面看起来就跟没伤一般,只是稍微懂点道理的都知道,这神龟战舰损耗的道力却是极大,暂时也难以恢复过来。
  
      “难道不应该么?眼下妖族的颜面都没有了,如果再这么让他杀下去,不怕你们神龟战舰轰杀他们,他们就给这鬼皇全杀了!倒不如死在自己一方手中!成全妖族大义!”张素夜发狠说道。
  
      晋嗣幌氲蕉苑骄尤蝗绱诵乃己堇保但他如果真下这命令,历史的黑锅可就由他晋死幢沉耍∷以他犹豫了好一会,实在不敢下这残酷的命令。
  
      其实,如果是之前的大妖皇在,这命令当场就下了,反正轰死的又不是他的手下,这散仙轰杀多少不行?消耗的都不过是敌人,与他何关?但偏偏做决定的是晋耍要是心狠手辣他早就当大妖皇去了,还苦修当个散仙干什么?
  
      看对方犹豫不觉,张素夜相当恼恨,骂道:“如此胆小窝囊!真是令天下妖修失望!”
  
      那晋似奈恼恨,咬咬牙,怒道:“这命令我不会下!若是真下这命令,我手上所沾染的血,如何洗去?”
  
      想不到这老头居然还有点底线良知,但那也只是对妖族而已,并非是因此而对我宽宏大量,所以我仍然毫不犹豫的攻击妖族,并且放大张素夜和晋说拿盾。
  
      果然,又干掉了十几艘战舰后,张素夜气得是脸色铁青,而晋艘彩俏蘅赡魏巍
  
      我要对付他俩,其实办法多得是,但要对付整个妖神界,眼下都不如离间计来的有效,至此往后,留着他们两位,肯定会让妖族进入混乱,而内部不和,命令不统一,我鬼道就能够破开这块大石头的裂缝,最后取得胜利。
  
      “尽是道友之故!隔岸观火,真有你们妖殿的!”张素夜愤而甩袖,开始命令散修们退开,至少能够逃离战场也是好的。
  
      我却心中冷笑,只要这晋嘶贡3掷虾萌说男奶,就会为我所乘,虽然有些不仁道,但对鬼道而言,其实却是救了鬼道无数的生灵。
  
      “张道友!你这命令委实强人所难,换了谁能如此?”晋似奈郁闷,其实无论是好心坏心,这命令一旦下了,他都里外不是人。
  
      但张素夜却不理会他的苦衷,怒道:“若是不敢,便把指挥权给我好了,我来下命令!”
  
      “呵呵,那和我下令有何不同?”晋耸强嘈奘浚但也不是笨蛋,他现在授权,不怕以后会形成习惯,处处给对方拿着命根子,就怕把妖殿整个给对方夺了都有!
  
      “那个不行,这个不愿!晋道友,难道你是他鬼神界的修士不成?”张素夜言语中越来越恶毒,这也是因为她那边一方,现在给我干掉的精锐越来越多,偏偏她连拦的本事都没有,处处被动,简直是坐卧不安。
  
      我心中暗笑,这回是好玩了,这一山怎容二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