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九十二章:主次
“既然他们三大世界要谈谈,那大家伙就聊一聊,看看到底是战是和,还有妖神界,到底想要怎样。”我平静说道,现在鬼神界还不具备和三大世界开战的实力,目前的资源,也不过是可以支撑一战,若是有第二战,鬼神界就会陷入万劫不复。
  
  而且作为金主的古仙界和魔神界,他们的话代表着鬼神界全民的利益关系,鬼神界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去听,这关乎民生利益的事,面子肯定得给足。
  
  不过既然选在了鬼神界,地方当然得由我指定。要不然临时布下什么大阵抓我,阴沟里翻船的事情,我是没少见过。
  
  找了个无法布阵的区域后,我立即赶赴那边,至于他们三大世界。也会派上代表,一同前往谈判,毕竟能不战则不战,这是六神天大战的底线。
  
  而谁先触碰底线,其他的两个大世界,恐怕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毕竟魔神界和古仙界,都是有着极强实力的大世界,现在妖神界失去了大妖皇,而鬼神界只有一战之力,他们现在作为第一第二大的大世界,当和事佬让小弟们不吵架也是情理之中,因为上面还顶着个厉害的敌人。
  
  谈判的地点,选择在了血海倒灌的一个小世界废弃神仙城中,当年这里是一处边境的行宫。但因为血海污染,已经不堪使用了,周围全都是血红一片,连界墙都没有了,只剩下岁月留下的残痕。
  
  站在废墟上,这鬼神界的历史映入眼帘,当年兴建的痕迹还在,可惜现在废弃的神仙城里,半点仙气都没有,周边全是残桓断壁,让人唏嘘不已。
  
  只等待了不多久,好几道气息就从城外飞进来,因为血海的原因,这里无论是能见度,还是可预见性都不再如正常的星辰大海,就连大阵,想要布置在这里,最后的结果都是给血海吸附能量,直至殆尽,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这里的原因。
  
  “呵呵。大鬼皇选了个好地方嘛,如果不是超品以上的修为,来这里跟进死路没什么区别。”御安王淡笑声很快出现在了我耳边,而她身后,站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婆。这老太婆的实力深不可测,双目也直勾勾的,绝对是一位绝强的真仙境散仙!
  
  御安王有神位在身,这老太婆却没有,也不知道两位什么关系,但至少代表鬼神界来谈判的御安王,现在可不是什么弱者。
  
  “御安王别来无恙。”我拱手一笑,然后看向了这位老太婆,说道:“不知这位道友……”
  
  “这位是我家老祖,毕竟我继任御安王之位不久。因为魔尊可能觉得我处理这些大事经验不够,特命我家老祖也一起来了,还望大鬼皇莫要见怪。”御安王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她身穿一袭红黑的衣衫,风韵的同时。不时魔道的邪气。
  
  而她们俩的身后,则是代表古仙界的百里决,这位老徒弟一身白袍,手背在身后,搭配散落身上的银发。可谓威风凛凛,我暗道:你不像我徒弟,倒是更像我师父!
  
  老徒弟身后,还有之前追着我过了通道给甩掉的晋吽,晋吽表情颇还有些愤愤然。不过一句话也没说,看来这次谈判,危机重重。
  
  站在废墟的正中央,百里决对我淡淡一笑:“夏阁主,此去抓的是禁奴。怎么变成了杀大妖皇了,这事情透着蹊跷,还请夏阁主给在下释疑,也算是给大家个直观的解释。”
  
  百里决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既是一开始就明里暗里不怕点醒大家,我和古仙界的关系,等大家没反应过来,又追究我杀大妖皇的原因,这样一来,古仙界撇清关系的同时。也开始把重点放在了为何杀大妖皇的问题上。
  
  “百里道友,说起来,此事实在是荒谬得很,我原先是去太仙道准备研究抓捕禁奴的阵法的,结果反倒在道场那边。阴差阳错晋级真仙境,在修为未曾巩固的时候,而反遭禁奴追杀,这一路上给她逼得竟到了妖神界了,最后和禁奴一路杀夺抢掠妖神界的城市。我自然见不惯就一直尾随她,一边也在巩固修为,却不想后来给妖神界的几个王公请去了妖殿。”我平静的解释起来。
  
  “呵呵,我们请你去做客不成,反倒主人给你杀了,实在是够客气的。”晋吽冷笑说道。
  
  “晋道友恐怕不知道令弟做了什么事吧?”我当即问道。
  
  “做什么事?大家为了六神天大战而出力,无论做什么事,我觉得都是可以理解的!”晋吽已经知道事情来龙去脉,当然,现在的问题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而已。
  
  “是么?那我觉得与妖神界的大妖皇合不来,也是为了六神天大战打底,有必要杀了他另择高明,不知晋道友觉得呢?”我反问道。
  
  晋吽脸色大变,目中透出一股杀机来:“鬼皇不觉得太过霸道了点?”
  
  “霸道?你也知道这个词么?那就有意思了,那大妖皇把和我有着过命交情的好友做成器神的时候。怎么不觉得霸道了?”我脸色也森然冒出杀机,想起云冰心的情况,眼下我还是愤恨得想立即杀人。
  
  百里决脸色微变,说道:“居然有这种事情?简直是天道有轮回,报应终不爽呀!话说回来。这简直就是有过前车之鉴的,其实说起来,当年执掌我仙庭牛耳的太仙道,便是因为要修得天下三大道法纳灵法之一,所以才将禁奴弄成现在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才有了之前灭门之祸,诸位可是知道的?御安王,你应该知道吧?”
  
  百里决说完,就把目光放到了御安王身后的老太婆身上。
  
  那老御安王冷冷一笑,也不说话,倒是那新御安王却笑道:“这些陈年旧事,怎么能拿出来映照现在的事情?三大道法的纳灵法,最后不也是让太仙道学去了么?归根结底,一将功成万骨枯而已。事实上,太仙道也得偿所愿了,不是么?”
  
  我心下暗恨,俗话说得好,狼狈为奸。这御安王看来是铁了心要帮这妖神界的。
  
  “御安王,这种将人弄成器神,不可告人之事,终究是有违天和,你看,这事可不是已经发生了么?”百里决当然是指妖皇死的事情。
  
  “呵呵,百里前辈,此事可不能这么想,因果轮回,总是有变数的。况且妖神界是为了六神天做出努力,你仔细想想,当年我们三大世界的至尊,奉迎天命,各点了一名最有希望为我们三大世界获得胜利的继任者。我们不远万万里奔袭偷渡神庭将他们找回,不正是为了对抗神庭么?把他们交回给至尊,至于他们至尊要怎么做,可就由不得我们了,恰巧,我们这魔神界的继任者,同样也要和这位新继任者角逐胜负呢,如果荆公主死了,难道我们也要为了给荆公主报仇,而干出弑新主的事情来?那岂不是沦为天下笑柄了?”御安王笑着说道。
  
  这话让百里决略微一沉凝,而就是这沉凝之间,御安王又道:“所以呢,妖神界圣母的事情,圣母管得了,其他谁管,不都是多管闲事么?倒是大鬼皇,你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不但成为了古仙界的剑阁阁主阁主,眼下妖神圣母为了胜利而做出这的一切,你也去插上一手,这似乎就有点捣乱的嫌疑了。”
  
  百里决反应过来,说道:“御安王,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事情……”
  
  “这事很简单,大鬼皇本该是去找妖神圣母理论才对,却不知何故,反而杀了大妖皇,对也不对?”御安王笑嘻嘻的看着我,目中却充满了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