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冷淡
    但压制自己的道力不产生废弃部分,还需要纵情释放剑法,那是不可能的,这也是经过我从遇上纳灵法开始,研究至今得出的结论,老御安王肯定也明白这点,而且同样没有办法解决,这也是纳灵法骇人之处。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又要厉害,却又不想释放多余的道力,这除了快的猛攻,就没有其他太好的办法了,所以老御安王如同高运转动机,那把暴雨君行始终没有停下哪怕是一瞬间,剑全都倾泻在了我这里!以压制我的纳灵法挥作用!
  
      果然,从一开始纳灵成功的部分,这老御安王就再也没有给我纳到太多的废弃道力,不过痛苦的战斗,从现在才开始,毕竟以普通的快对剑来互攻,就意味着必须慢慢消耗对方的实力,而哪一方先倒下,现在谁都说不准,但苦战是难以避免的。
  
      老御安王的剑法确实了得,剑气霸道无匹,有不可一世的剑意在里面,抛去其讨厌的性格不谈,对于这样的剑者,我还是相当欣赏!因为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剑魔师父相似的剑意在其中,恣意得几乎放逐!
  
      只不过可惜的是,在纳灵法的威慑之下,这老御安王也有些施展不开,然而我却能够使用各种各样的剑法和她对撼,所以两相对比,高下立见!
  
      老御安王是极为厉害的剑术高手,所以根本不用战到最后,就已经知道最后的结果不过是两败俱伤,而且她是输多胜少。
  
      “纳灵法,确实是我魔神界通天彻地的法术,老身败于此法,也不丢人!”老御安王冷冷说道,随后退出了战斗范围。
  
      我心中一滞,这太仙道找到的法术,从什么时候起,成为了魔神界通天彻地的法术了?
  
      “御安王,我的纳灵法,并非是从魔神界学来的。”我皱眉说道。
  
      “呵呵,其中攀枝错节,你这黄毛小子,自然是不知道,不过老一辈如我这样亲历此事者,又怎么会不知道你的纳灵法从何而来?你追踪禁奴之事,也有好一段时日了,我便猜出你早晚调查到那边,并学会了这法术。”老御安王冷笑一声,那把暴雨君行很快给她一丢,破空坠入了空间裂缝之中,这是归剑罢斗的意思,估计她也觉得再打下去,也是稍显无聊的一场败局。
  
      我顿时愕然,连忙问道:“难道御安王知道太仙道的事情?”
  
      “哼,何止是知道,不过这些事,却不是你可以知道的。”老御安王冷哼一声,随后看向了远在外面的新御安王,说道:“此战不胜,是大鬼皇法术厉害,并非剑法独到,我们走。”
  
      新御安王手背放在唇边咯咯一笑,随后一甩袖子,就和自己老祖宗飞走了。
  
      我瞬间缩地术直接拦在了老御安王的身前,说道:“御安王,此事既然是陈年旧事,何不将其说出来,若是前辈告知当年来龙去脉,我可以将太仙道当年遗留下的玉碑位置和开启阵法的办法来交换。”
  
      “呵呵,笑话,那种东西不要也罢,我们魔神界,也并非没有!况且,不是谁都能够学会便算了,一旦学了,不是疯的便是残了,现在看不出来,往后可就未必了!禁奴便是例子!你要用这种东西和我交换当年辛密,不觉得是好歹不分,主次不对了么?”老御安王嘲讽道,似乎十分了解这纳灵法,而且魔神界也有。
  
      我心中凛然,当即说道:“那御安王打算如何才能将此事告知?”
  
      “如何都不可能!你既然学了纳灵法,就好自为之吧!”御安王冷笑说完,就准备错身离开。
  
      我知道再拦住她,肯定是不行,毕竟这御安王掌握着魔神界八王中最精锐的特种部队,真闹起来,对现在满身都是麻烦的鬼神界不利,毕竟御安王出行,怎么会不带领这只部队过来?而且还是老御安王亲自来的,这魔尊想必也是有这个意思在里面。
  
      劝战带领大部队长途奔袭不现实,但如果带领特种部队,那威慑效果比大军压境还来得厉害,毕竟这支精锐中的精锐,具备斩实力,我不怕自己给斩,可渡途等几位鬼帝怎么办?
  
      所以该忍还得忍。
  
      看着老御安王扬长而去,我心中颇为郁闷,因为知道当年真相的人,居然就这么走了,而这些事,怕是百里决也不知道,或者知道,也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避嫌不说。
  
      我心中隐隐觉得禁奴之事没有那么简单,从李相濡派那俩界守监视我开始,我就知道他怕是有什么瞒着我。
  
      而且,禁奴本来是要追杀李念君的,但后来,我却又觉得不应该,毕竟李念君一黄毛丫头,认识都不认识她,怎么会结仇于她?
  
      这里面的原因,也是后面太叔倩和我说起李相濡对道体固执之事,我才想起来,那是因为李念君的气息和李相濡很像,所以到了后面,我就基本上确定这禁奴应该是追杀李相濡才是真!
  
      接下来,因为我学习了纳灵法的事情,禁奴又追着我去妖神界,好像也没有要立即回去找李相濡的想法,甚至到处劫掠起来。
  
      而从我一路上所见所闻,禁奴实力是不断的增强的,难道她已经自知自己打不过李相濡,所以才不着急回去,而是仗着有洗戾棺在,不断增强自己的实力备战?
  
      想到这一截,当年太仙道毁灭的秘密,还有禁奴的秘密,就如同猫抓狗挠一样的让我想要求索下去,这纳灵法确实不止三块玉碑,那后面的玉碑呢?
  
      御安王居然说魔神界也有这纳灵法玉碑,而且它起源地,恐怕还是魔神界,那这事情也就玄妙了,我要不要去魔界一趟?
  
      “师父?”百里决看我呆,不禁摇了摇我的肩膀。
  
      “嗯,怎么了?”我醒悟过来,决定把这件事先晾一边,这次备战妖神界,还有不少的让我操心的。
  
      “嘿嘿,师父该不会是给那御安王吓魔怔了吧?”百里决笑起来。
  
      我当即摇头,说道:“不会,我在想这纳灵法如果来源于魔神界,那太仙道,岂不是和魔神界有所勾结了么?这当年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百里决沉凝起来,随后说道:“我觉得这很有可能,毕竟一个正道,这么多年的时间总是沉迷于外道旁门,没落也是正常,太仙道可惜了……不过,这事和师父有什么关系?难道……”
  
      我知道他是想说我也打算这样,所以我摆手说道:“不会,我不会沉迷此法,不过有些事情,知根知底后才好解决问题,不是么?这老御安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好像你和他有旧吧,不如说说她的情况?”
  
      “能有什么的旧呀,就是早前打过几次罢了,实力都是相差那么点毫厘,而且这御安王脾气犟得很不说,嘴巴还相当的毒,不是个好相处的,不只如此,她不但善战,还十分的好战,其实她这次找你一战,我怀疑都是计划之中的,先是激怒你,然后再逼你一战,嘿嘿,这御安王其实鬼得很。”百里决阴恻恻一笑。
  
      “嗯,我知道,也有意试试她。”我笑了笑,像是御安王这样能够站在如此高度,并且为魔尊所器重,绝对不光是本领,这性格肯定也有能够让魔尊可以容忍的地方,否则早早就该给拉去砍头了。
  
      有句话说的就不错:不是对方为人冷淡,而是她的热情,并没有放在你身上。
  
      “其实,师父想要从御安王口中撬开当年太仙道的事情,我倒是知道个办法。”百里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