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一十二章:不测
    “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二遍,换一个来和我说!”我冷声说道,目光直接掠过了新御安王,旋即看向了南宫沐和乐正鱼。
  
      “大妖皇这事做得确实不好看,云冰心,云姑娘也是我们三大世界请来的朋友,但眼下却成为了妖神界的器神,这委实有些不厚道,并且听闻云姑娘也是夏阁主……不,大鬼皇的至交好友,也就怪不得大鬼皇震怒了,寻仇挑战,也是难免,而妖神界倾尽一大世界的大军,发动界战,就有些仓促,现在给鬼神界反击打到了家门口,也实属因果循环而已。”南宫沐说这话,倒算是中肯,至少没有偏袒谁人。
  
      而乐正鱼则说道:“嗯,这事,妖神界确实做得过分了点,千不该万不该,私下寻仇,闹成了界战,呵呵……不过大鬼皇,即便是鬼神界今时不同往日,但也可换个方式了解决这问题,而不是把事态扩大,让所有的大世界,都因为这些事而倾力奔波吧?”
  
      “诸位劳师动众,
  
      确实是因为两大世界的战争,但这并非是我的本意,如果不是妖神界倾大世界近乎四百万的兵力来讨伐我,我又怎么会反击?至于我们两大世界战争,如果其中一方不灭,真能能够靠调停迎来和平?”我反问乐正鱼。
  
      南宫沐叹了口气,说道:“大鬼皇,调停总是伴随条件的起落而发挥出不同的效果,如今妖神界的大妖皇身死道消,连晋皇后和洪龙公,征战鬼道而步了大妖皇的后尘,妖神界眼下已经群龙无首了,如果大鬼皇还要穷追猛打,那我们妖神界和古仙界,怕也要看不下去了。”
  
      南宫沐的话,显然已经是告诉我,现在这不算是停战协定,而是通牒,如果不答应调停,势必会让四个大世界都陷入战争之中。
  
      御安王冷声一笑,说道:“大鬼皇,这件事谁对谁错,其实对我们魔神界来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但眼看着妖神界这样的强大伙伴因为大鬼皇之故而断手断尾,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大家都还准备一齐出力六神天大战,现在计划已乱,该从何而起?难道真要四大世界打得不可开交?”
  
      “呵呵,咎由自取,又有谁能阻止得了?这妖神界有这结果,也是自己找来的,云冰心道运如此强势,你们断她道运的时候,可曾想过她道运牵扯出来的其他道运会摧毁自己?找谁来当器神,也要问问她背后有没有后台吧?”我冷声说道,随后看向了老御安王:“魔神界,强不强大,我都是道听途说,不过敢于因此而来找茬,我也未必怕了!”
  
      老御安王凤眼微闭,不动声色,但新御安王面色立即一变,说道:“大鬼皇!你这是挑衅么?”
  
      “挑衅?倒也没有,只是两界的事情,何必要闹得四大世界都一团糟糕?矛盾也不是不可调和,三个条件!一是把云姑娘交还给我们,二,也请把罪魁祸首之一的晋皇子也交出来,其三,割地赔款也是必须的吧?我们一开始可没想过要战争!平白消耗,算在你们身上也是应该,而三个条件达成,这事就这么算了!”这新御安王在几次交锋中,原来的淡定已经不复存在,给我几次忽视,早就乱了方寸了,而且说的上话的,还得是她家祖宗,她除了一个身份在,根本没资格跟我谈判!
  
      而且既然要谈判,先漫天要价再说。
  
      “这些……这些我们都可以商量,但前面两件事,恐怕有些困难了……至于战争赔款,我们倒是可以做主的。”厉狗公搓了搓手说道。
  
      我心下不免一怔,难道妖神界转了性子了?三百万的精锐虽然损失了一些,
  
      但并不是没有战力,而这里还有不少精锐,难道没有可战的理由了?
  
      “前面两件事最为紧要,怎么,想要避重就轻?”赵茜拧起了月眉,对于割地赔款,她更关心云冰心。
  
      “桃止鬼帝,实在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我们眼下真的群龙无首了!”霸牛公连忙补充一句。
  
      “什么意思?”连我也有些迷惑起来,而南宫沐则苦笑道:“妖神界的至尊圣母,还有妖神界的晋皇子,连同云姑娘,都失踪了,现在妖神界已经是无主的境地,现在正进行重新择主的大事,所以在鬼道的大军,在之后接到命令,会陆续退回来,我们在这里,除了说服大鬼皇放下战争,也是要见证新主诞生的,另外,希望大鬼皇也能一同见证妖神界选举出新的大妖皇。”
  
      我浑身一震,而包括蚩圣和渡途、赵茜他们,全都面面相觑起来,晋皇子和圣母居然带着云冰心玩失踪了?这是玩得哪出戏?
  
      “南宫仙长说的不错,我们现在也是受害者呀,当时云姑娘来的时候,我们也就是见过一面,后来怎么成了器神,也不干我们十二王公什么事呀!当然,洪龙公位高权重,可能有所参与,但我们大部分是绝对不知情的,因为我们也没资格不是?直到大鬼皇打上门来问罪,我们才知道这事,而兴师动众攻打鬼神界,也是晋皇后和洪龙公的主意!全然与我们无关!我们也是被迫出兵,所以当下已经发布退兵令了!”武鼠公把事情摘得和众公卿完全无关了。
  
      “什么有关没关!云姑娘给你们掳走,做成器灵,凭什么不见了不赔?”蚩圣怒道。
  
      十二公卿的代表全都哑口失言,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倒是乐正鱼苦笑道:“事实上,和诸位公卿所言大致吻合,不过要立即把云姑娘交出来,恐怕是不行的,毕竟他们也不知道去哪了,眼下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选出大妖皇,让新晋大妖皇帮忙在妖神界内,大范围的搜索他们!不知道这么解决,大鬼皇可还能认可?”
  
      我脸色难看,心中越懵了一半,千算万算,也没算到重兵守护的妖殿里,没有了晋皇子、圣母和云冰心,反倒是剩下一群想要重新选择主子的公卿!
  
      “大鬼皇走后,禁奴可没少在我们妖神界肆虐,劫走了我们不少的财产,近来不知道是她抢够了,还是御安王前来的缘故,方才不见了踪影,要不然,我们怕还兴不起重选新皇的心思呢……”霸牛公颇为委屈的说道。
  
      赵茜看我脸上露出沉凝,知道我也不知该如何解决,所以咬牙说道:“此时事干重要,可否允许我们先确认情报来源?”
  
      “这个当然是可以的……”几位王公同时点头,包括南宫沐和御安王他们,也都没有别的话说。
  
      我和众鬼帝聚在办公地点,脸色都很沉重,而蚩圣对云冰心不熟悉,率先说道:“割地赔款……两大世界相压,圣皇,咱们打不打?打的话,我们姑且先答应他们,回头就领战舰把他们魔神界和古仙界也走一遭!”
  
      “不行,你当六神天是鬼道开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人神界虎视眈眈,和妖神界大战,已经算是元气大伤,怎可轮番整治?就算闹,也要把敌人驱逐了再说!”我皱眉止住蚩圣继续展开军国主义,随即看向了渡途,却发现她正低头想东西,所以只能是看向了刚掐算什么完的赵茜,问道:“桃止,算出了什么?”
  
      “我在考虑那圣母的事情,所以刚才掐算了下云姑娘的道运,却发现似乎又有变数了……”赵茜脸色颇为沉重,却像是有什么话没忍说出来的样子。
  
      我大吃一惊,道运变数,意味生死!难道云冰心有什么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