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云河
    “难道有什么征兆?”我连忙问道,毕竟赵茜本身就对道运的东西研究颇深,专业对口。
  
      “嗯,我感觉到她的一丝道运残存,离着这里应该不是很远。”赵茜掐指后看向了北边的区域,我暗觉会不会是妖殿,但很快赵茜就说:“离着妖殿要远一些,根据界星感应法提示,应该是神殿那边吧。”
  
      我脸色一变,说道:“她应该就是在那边给炼化成器灵的,我们可现在去看看?”
  
      “天哥,如果以朋友的角度来看待此事,我觉得有必要。”赵茜点点头,她这次没有叫我圣皇,可见已经算是私事了。
  
      “圣皇,外面使臣还等着呢……”崔奕惊道,毕竟两大世界的使臣还在外面等消息,这说走就走,他脑子也跟不上。
  
      蚩圣和渡途都是这想法,
  
      我却根本不在乎他们,说道:“让他们等着,几位严阵以待,直到我回来,若是对方有什么变化,渡途你有发动攻击的权利。”
  
      “领命!”渡途知道我肯定是要去,所以没有制止我,反正都逼到妖殿了,也不差这几天的时间。
  
      我把清虚玉剑召唤出来,载上了赵茜,也不理会外面等待我的三大世界使臣,一飞冲天,直冲神殿方向。
  
      新御安王和南宫沐等都十分惊诧,连忙朝我追过来,在后面问我到底要去往何处,我一言不发,云冰心的事情解决不了,妖神界的情况又变化如此大,就好像拽紧拳头,却一拳打入棉花里,所以心情难免不美好。
  
      看我不吱声,南宫沐等使臣只能是在后面追着,而清虚玉剑速度本来就超越超品,因此距离越来越远,老御安王虽然是真仙,但为了照顾保护新御安王,速度也只能是不快不慢,况且这老御安王只会凭借自己喜好行事,其他自然是一律跟随为主。
  
      过得一天多,就已经到达了神殿小世界,此处的神仙城主殿,鸟语花香,绿草茵茵,是景致激起美丽的地方,然而眼下对我而言,它连养猪场都比不上,因为这里曾经或就是囚禁云冰心的地方,如此邪恶的地方,怎么能得到‘美’的赞誉?
  
      周围还有好些巨大的活跃星系,甚至这主殿神仙城下,更是以深蓝大海为主,我知道这应该是养龟的地方了,只不过海里还有多少神龟,那就不得而知了。
  
      神仙城主殿,奢华万分,可见妖神界本身的富余,还有对于圣母的诚挚,让他们将无数物力心力都堆积此处,这才形成了不亚于妖殿的格局!
  
      我和赵茜驾驶清虚玉剑,很快就来到了主殿后山,一处并不算奢华的道场,这应该才是圣母的居所!毕竟主殿通常都是进行盛大封神活动,或者妖神界大事之时聚会的地方,是公器所在,而圣母出面机会绝不会太多,隐居在后山,更显得合理点。
  
      赵茜从玉剑上飘落,很快就莲步走到了一处小屋里,看了周围简单至极的景致,掐指算了好一会,最后在我焦急等待下,总算的叹息一声回过神来。
  
      我心中紧张,而赵茜摇摇头,眼泪滑落下来,道:“道运仅存便在这里,故而引天哥而来,我也只能是做到这一步了,这里能读取的,只有一首诗,应该是云姑娘留下的最后手笔了。”
  
      “是什么?说……说。”我浑身一颤,赵茜这么一说,已经是明白的告诉我,云冰心是回不来了,要不然能读取的道运,不会仅存这里!
  
      看着我双目赤红,赵茜抹去两眼的泪水,
  
      说道:“她说:顾盼默无言,复何怀渐冷,羞于斯人聚,将身赴云河。”
  
      “什么……”我身影晃了一下,一时不信这话中的真意,连忙问道:“是……是什么意思?”
  
      “看着你的时候,总觉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因此而不知不觉感到渐离渐远,可即便这样,也羞于与你相聚……这句开始,我只能按照字面上的意思解释了,至于将身赴云河是何意,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读,难道是因为她当时已经知道自己将要变成器神,凭最后念头写下此句……总之这话之后,便是道运再衔接不上的地方了。”赵茜说道。
  
      我脸色微变,第三句赵茜一丝不解很正常,因为这是我和云冰心共同的经历,那时候在九州界的内仙海,为了救她而潜入她的梦中,知道了她对我的情意,后来梦醒,天性矜持的她,自羞愧难当,故而不敢时常与我相聚,甚至还故作排斥姿态,生怕别人看出。
  
      至于最后一句,将身赴云河,其实我心中早就清晰明白这里面的意思,只是我一直一直的不敢相信而已!
  
      我更知道,她在变成妖神界所谓的‘器神’前,是极度不甘的,因为她自知这一次身赴云河,再无望续和我之缘,可却又无可奈何,所以才会想起自己毕生最重要之事,所以前面三句述说对我的情,而后面一句,则交代了她后来所踪,希望我能够看到,不要怀念,只当她随着云河去了罢……
  
      “茜,你先回去等我……我想要静一静。”我心中一痛,赤红的双目落下晶莹的泪来,愤怒如同潮水一般,一浪惊拍一浪,心情更是再难以压制……
  
      赵茜轻叹一声,怎会不知我的‘静’是反话,但随着界石启动,她很果断的空间转移离开了这神殿小世界。
  
      我缓缓抬头,任由泪水打湿衣襟,而睁开眼时,这里美丽的一切,对我而言仿佛都成了阻碍一般,我嘴里发出了‘咯咯’的声音,却发现自己竟多少年没有哽咽出声,甚至忘记了嚎哭。
  
      一路从九州界云州相识,直至惺惺相惜,一幕幕如云州的云一样,飘然过眼,那喜欢一身绿衣装扮的女孩身形,再也一去不返了,唯有记忆却还深种在我心中!
  
      我愤怒仰天长啸,而蝉鸣,也在这时候激烈的响起来,仿佛契合我的心情一般,暴躁而疯狂。
  
      轰隆隆!
  
      在狂暴的声浪之下,周围的一切,尽皆成了齑粉,原本草木覆盖,花香遍地的神仙城,顷刻间就变成了沙漠,但这,并没有让我的愤怒遏止,我抽出浮世清音剑,一剑轰飞了神殿,连那座象征妖神界的无量高山,也给我削了一截,山棱轰然落下,砸在了大阵上,响起了刺耳的爆炸声!
  
      我根本无动于衷,现在的我只想要破坏,而关于器神的一切,我都要破坏殆尽,让它们再不会存在于天地之中!
  
      一连串的攻击,这座神仙城即便拥有妖神界最好的界墙,最好的阵法技术,但又怎么能够抵挡我一个真仙境的猛轰,并且之前的大阵,也早就给我一剑坏掉了!
  
      所以很快,在新老御安王,南宫沐,乐正鱼到来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神殿陨落,而封神柱也跟随废墟掉落下方小世界的大海之中。
  
      “夏阁主!你何故如此?”南宫沐连忙问道,虽然看到我双目赤红,如同魔怔,但我轰塌神殿,这已经是对妖神界大大不敬了,和骑在人头上撒尿没什么区别!
  
      “大鬼皇,难道你真要让矛盾达到不可调和的程度么?”新御安王也露出了惊容,神殿给轰塌,已经不亚于宣战的行径,即便现在是战时,但也是大逆不道的行为。
  
      我扫了一眼使节团的所有仙修,咬牙露出了冷笑:“不是要休战,要谈条件么,好,现在你们可以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