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因由
    “难道会发生什么事?”我心中凉了半截,道运是道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道运好的,会事半功倍,道蕴不好,会霉运连连,连出头之日都看不到,而严重的,什么时候死都由不得你来算。
  
      “不知道……这道运丢失,虽然不危及性命,不过却是失去一次非常重要的际遇,足以影响到你的主道运,如一根支撑你的柱石凭空断掉,带来各方面的巨大变化,或大厦将倾,或重构基脚。”赵茜沉凝说道,随后拿出了一块精致的卦算星盘,快速卜卦起来。
  
      看她如此煞有介事,我当即把这道运丢失,联想到了云冰心那儿,就道:“难道是因为云姑娘的变故?毕竟之前一缕道运……”
  
      “不是,之前丢失属于云姑娘的的道运并未出现转机,眼下天哥是又失去了一道极其重要的道运!”赵茜急道,我脸色也不禁微变,我擅长法术,剑法,但却不擅长玄术和玄法,赵茜和圆慈都是这方面的行家,
  
      所以他们通常一说起这些,我就难免心中打鼓。
  
      “难道是谁身死道消了?能不能具体算出来……”我心中也有些焦急,因此失去一道重要的道运,往往意味着会有重要的朋友跟着死去,到底是谁?
  
      “除非有大阵,而且还必须和我有牵连,要不根本算不出来……”赵茜摇摇头。
  
      “好吧,我们先回去,如果这个节点出事,恐怕也不会是我们这里的事情。”我心中发凉,但眼下如果没有办法确认,那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毕竟这玄之又玄的道运之说,泛指的东西和牵连的广泛,都远不是我能够揣测的。
  
      “难道是九州界……”赵茜有些疑惑,但很快她自己就摇头否定了,发现测算不出,也只能是面带忧色沉默下来。
  
      圣道战舰一路前行,因为是疾驰的状态,而且并没有任何抵抗,因此顺利抵达了通道,我和赵茜虽然也因之前算出的道运问题而感到心中没底,但到了自己家门口,总感觉到了一丝慰藉。
  
      然而这短暂的安逸感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前面鬼神界通道那边,百里稚匆忙的拦住了返程的旗舰!
  
      我心中顿时有了不祥预感,飞出了舰桥,而看到他面带急色,心中联系起之前赵茜的话,只能是深吸一口气:“出什么事了?”
  
      “师祖,老祖不见了!”百里稚对我的关系,原本应该有些磕碜才对,但这次他却因为这事情,把芥蒂自然而然的消除了。
  
      我顿时感到一阵窒息,说道:“细细说来!他怎么不见的?”
  
      “因为拿出了一部分老底支援鬼神界,所以老祖给仙尊急调回去训斥了一顿,换了南宫家和乐正家的来接替我们的事情,这本来也无可厚非,但我们回去路上,后来又出了一件事,那就是老祖自己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跑去太仙道找纳灵法去了,结果据他回传消息,是找到了,而且后来的消息上跟我说,还找到了其余纳灵法残本的另一个线索,可再往后,我在仙庭苦苦等他回来,却半途反而就失去了联系,我们百里家现在乱成了一锅粥,师祖,你可不能不管呀!”百里稚苦道,这百里稚虽然是优秀的人才,不过超品也就是仙长的等级,对比真仙境,还是有不少差距的,而百里决的地位,是古仙界的顶梁柱级别,也是我立足的根本之一,他的消失,会让我在古仙界的布局大乱。
  
      我站在舰桥上,脸色阴沉的踱步起来,百里决难道身死道消了?我当即看向了跟出来的赵茜:“你能否算出真仙境的道运是否断掉?”
  
      赵茜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
  
      说道:“我只是超品,真仙的道运不是我能够算出来的,而如果是这位前辈,恐怕和圣皇的道运丢失有直接关联。”
  
      “这么说……他是身死道消了?”我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心中涌出了无限的难过,我本来还不愿意相信,可现在实在是没法子不信了。
  
      百里决是个醉心剑道的‘顽童’,虽然拜我为师,但却也同样是我亦师亦友的重要朋友,我千算万算,也没算出会出这种事,而且是在寻找纳灵法残余部分的情况之下。
  
      可这么一个强大的剑中真仙,如果他有心避战,就算是我,都没有把握击杀他,遑论其他诸如御安王、张素夜等了!
  
      难道是禁奴?可我们刚到妖殿,她也是前脚刚走的情况,时间上对不上!
  
      到底是谁,能让百里决身死道消?
  
      我心中郁闷之极,但很快就想到一个可能,如果是李相濡呢?
  
      给这想法吓了一跳的我,也顾不得什么了,旁敲侧击的问道:“你回去后,李相濡说了什么?何时召见你的?你家老祖那时又在何处?”
  
      百里稚差点没跳起来:“师祖!请慎言!如何能和李仙尊联系上?”
  
      我皱了皱眉,说道:“如果你家老祖出事,除了李仙尊,还能有谁有此能力?”
  
      百里稚脸色顿时发白,然后说道:“回去后,李仙尊召见了我,除了跟我说起太叔倩母女,正是他遗失多年伴侣和子嗣这些家长里短的事,还说了师祖你作为鬼神界鬼皇之事,而且不但收回了剑阁阁主之位自己统领,还趁机把原来太叔倩给与师祖的活跃小世界,又要回给了太叔倩的苍仙门!”
  
      “其他还说了什么?”我皱起了眉,这确实是有点过分了,我已经把活跃小星球提前给了百里家经营,按理说也就是百里家名下产业,可这李相濡居然厚颜为太叔倩这母女要回,委实有失风度。
  
      “就是之前百里家暗中支持鬼神界的事情……把我训斥了一顿,不过这明明是老祖的私房钱,爱给谁不是给?”百里稚嘀咕道。
  
      “嗯,这可能是导火索了,而寻找纳灵法,极有可能也是重要的线索,真没想到李相濡的眼睛能看这么远!”我脸色微变,这李相濡无论怎么看,都不是现在我所见过的任何仙皇可比,他几乎是优秀得有些异常了,而这样的优秀,要么是极限的伪装,要么就是有大智慧,看穿了尘世一切,但后者恐怕只有无欲无求的老僧才能达到!他李相濡喜欢美人,这本身就是一种欲念!无欲则刚,欲求则不满,不满足就会不断去追索求取,这是因果循环,而有此带来的重重业力,就算是最厉害的智者,都无法抵抗。
  
      百里稚面色惨然,说道:“师祖,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如果是李仙尊把我们老祖……那我们百里家,岂不是要完了?”
  
      我点点头,说道:“他一定还会再削弱你,而这次你来这里见我,将会是他第二个借故的因由。”
  
      百里稚顿时颓然了,一个超品的神仙会萎靡到如此境地,毫无疑问是有了无力回天的感觉,毕竟百里决就是百里家的天,天塌了,他就算是百里家掌舵的,但又焉能幸免?
  
      “完了……百里家难道辉煌今日……竟……”百里稚再度崩溃,接连不断的打击,让这位傲气的仙长失去了往日的光辉和自信。
  
      我心中叹气,却说道:“这件事,我一定会彻查清楚,你家老祖的事,就是我的事,若是调查出是和李相濡有关,我必找他算帐!”
  
      “师祖……我现在想通了,除了师祖,再也没有人敢帮我们百里家了,还请师祖为老祖做主,为我们百里家做主!”百里稚两泪纵横,涕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