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一十七章:道貌
“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你先回去吧,当作没有见过我,百里家也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该找人还是找人,该忍还得忍,或许你们家老祖只是困在了某处难以探查的空间,亦或者血海大荒这类屏蔽人气的地方了。”我平静的说道。
  
  百里稚生出了些许希望,但还是点头问道:“嗯,那老祖的事情……师祖可有些调查的眉目方向?”
  
  “我是有个好的选择,如果她都不行,我只能亲自去古仙界调查这件事了,你还是先回去找找,未必会如我们所想那般糟糕。”我心中仍然不信百里决就这么身死道消了,在我的心中,总觉得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可到了真仙的程度,实在什么都说不准了,身死道消就意味着再也见不着了。
  
  我心情难过之极,毕竟是自己的弟子,怎么能就这么让他不明不白就没有了?所以此事来龙去脉,我必须弄清楚。
  
  拔出了浮世清音剑,我抹去了上面的印记,百里稚看着我如此,面露不解之色:“师祖……您这是……”
  
  “此剑是百里决让我代为保管,但现在他生死不明,而百里家眼下比我更需要此剑,纵然只是外物,但却是百里家长盛不衰,生机盎然的象征,你带回去。”没有了百里决,百里家更不能没有这把浮世清音剑,我也没有理由再持有此剑,唯有交出,我的愧疚才会好受一些。
  
  百里稚接过宝剑,泪水涟涟,我从未看过一个中年人哭成这样。
  
  安慰好些,并让他快些离开以后,我命令其他战舰先行,旗舰留在了原地待命,而不多时,果然魔神界的新老御安王乘坐了玉舟前来。
  
  我当即飞迎向了玉舟,而新御安王似乎察觉了我的气息,顿时飞了出来,她看到我面无表情,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就笑道:“大鬼皇,这可才刚过了几日?就迫不及待的堵住我们的去路,难道是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们不成?”
  
  “并未有什么好事,只是想要问你家老祖一些问题。”我淡淡的说道,而那新御安王却十分的不给面子,手背掩着嘴笑起来:“咯咯……大鬼皇,我家老祖不是消息中转站,更不是谁问都会回答的摆设,虽然大鬼皇身份高贵,最近风头也盛,不过我家老祖无回答您的必要,我们公务繁忙,还请大鬼皇莫要再拦路了可好?”
  
  我冷哼一声,瞬间站在了玉舟的甲板上,说道:“御安王,有些事想要请教一二,若是阁下愿意告知,必不胜感激。”
  
  “呵呵,不胜感激?我不需要,还请大鬼皇莫要请教了。”老御安王比新御安王还不给面子,这老太婆本来就不是好相与的。
  
  我心中皱眉,但奈何百里决的事,一定需要经过他,因为现在我的第一嫌疑人就是李相濡,如果能调查出他和纳灵法的关系,能间接从另一个方向知道百里决的事情。
  
  “百里诀身死道消了,不知御安王可知道点什么?”我淡淡的说道,心中却莫名一痛。
  
  “大鬼皇多管闲事了,那是古仙界的事情,并非你鬼神界,我魔神界之事。”老御安王声音平静无比,仿佛事不关己都会高高挂起。
  
  “总有阁下牵挂的事情,何不开诚布公,各取所需?”我笑了笑,我还真不信这老御安王什么事都不牵挂,什么事都漠不关己。
  
  玉舟里陷入了安静,仿佛这老御安王在考虑着什么,而新御安王因为自己老祖居然沉思,她也有些微微诧异的看着我,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很快,里面传出了老御安王的声音:“确实有一事,但我需要你来我魔神界一趟,你可愿意应下?”
  
  “不知御安王怎么知道,你掌握的消息,能够换得我魔神界魔域一行?”我皱眉问道,这简直和狮子大开口没区别,为何决斗还得去魔神界?难道有什么说法?或者她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我去做?不过一个当年的消息,值当么?
  
  “百里决剑法纵横古仙界,他身死道消,明面上能杀他的不多,你怕是怀疑李仙尊吧?而怀疑他,无过于寻找他道貌岸然背后的真相,我说的可对?”老御安王声音平静无比,但却分析出了我的心态。
  
  我其实没有说出老徒弟去了太仙道找纳灵法,更没有有提及任何,但老御安王却给出了和我同样的答案,光是这一点,我就觉得李相濡可疑,而且之前老御安王也说过,李相濡恐怕和纳灵法也脱不了关系,所以这件事的千年始末,我一定要调查清楚!
  
  “好,我答应你,必定会前往魔神界,不过到时候,不知道御安王是打算让我以什么身份前往?”我反问道。
  
  “这是你的事,我只看结果。”老御安王十分的干脆,给了我不大不小的闭门羹,随后也不待我说点什么,命新御安王驾驶飞舟离开,我不好赖在人家甲板上,只能退出返回自己的圣道战舰。
  
  鬼神界的事情还非常的多,即便是消息传递快速,不过妖神界因为提早知道消息,所以逃得非常的快,潮水一般涌向边境线,眼下甚至需要用圣道战舰堵在路口那,才没有妖神界的仙家冲过通道,可即便堵路及时,逗留在鬼神界的精锐补天候补,也仅仅剩下两百万,那些有点身份的,自然早就逃了,唯有一些不高不低修为的没能及时逃离,而成为了补天队队员。
  
  而这些事,自然有赵茜和渡途他们来处理,至于边境线的守卫工作,则交到了蚩圣的手中,这样一来,鬼神界暂时稳定了,只待时间发展下去,看鬼道会成为什么样的格局而已。
  
  老御安王的话,我仍然耿耿于怀,而这魔神界之行,怕也是跑不掉了,如果找不到李相濡在背后都做了什么的真相,我始终师出无名。
  
  而且,除了鬼道一系列的政策下来之外,古仙界的改革措施,同样也一天天的频繁起来,李相濡反常的进行了强化集权,之前苍仙门、万仙教、大道仙门、以及散仙连盟在原来的基础上,得到了他的扶持,以消弱百里家,而拿回原来属于这三家的活跃小世界举措,还有赠与无主之地的方式,竟让这四家隐隐有压过之前七大仙家的态势,而剑阁在李相濡从百里家过渡到我这里,最后却又跑回李相濡手中!
  
  剑阁只要不是从百里家手中夺回来,他李相濡就名正言顺,而公布了我的身份为鬼道之皇,简直更是顺利得不行。
  
  这也让我忽然间有种被下套的感觉,因为这一切都无不展示出一个明显的结果:李相濡得到了最大的好处!
  
  他不但用我削弱了百里家的势力,还绕过百里家让我背了黑锅,又因为我牵线,把苍仙门、万仙教、大道仙门送入他怀中,从而将古仙界的政权一股脑铸成了铁桶一般,这难道还不是最大的赢家?这同样是他不说破我身份的缘由!那是因为好处不够大,眼下利用完我,自然会推出我来背锅,甚至现在连禁奴,也都在无形中给他解决了!
  
  得到了李相濡非常诡诈的结论,我不禁如坐针毡,因为按照这样瓜分下去,没有百里决镇住场面的百里家不用抹杀,都将是名存实亡的下场!
  
  而且纳灵法如果是李相濡从魔神界带回来的,那事情就更复杂了,我忽然发现还是太轻看了这位一步步从最低点,走到巅峰,掌握古仙界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