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二十章:观天

      “是呀,都殒落了,上一次的六神天大战,是连至尊都不能幸免陷入大战,他们不过是一界柱石,身死道消又有什么好奇怪的?”陆升平静之极,仿佛李古仙、李乾坤这样光是名头来历都吓死人的家伙,都不过是过客一般!
  
      我浑身一震,他这句话让我陷入的震惊已经是难以附加,连至尊都不能幸免陷入战争,这才是真正的六神天大战,而我之前发动的和妖神界的界战,恐怕都还称不上六神天大战呢!
  
      这样一来,媳妇本体被镇压在人神界,这样的事情也就能解释得开了,所以我连忙问道:“鬼道的至尊神体,在这六神天大战里给压在了人神界,连她们至尊都牵扯上的大战,到底争夺的是什么样的利益关系?不知道陆道友能否为在下解惑?”
  
      陆升想了想,然后说道:“上仙,如果说到至尊之间的利益关系,可就与古仙界的古仙道无关了,更衔接不上李相濡李仙尊的事,如此也要说说么?”
  
      “还请道友解惑。”我咬咬牙,这点毫无疑问很重要,也是我一直以来,没能从别处得来的情报。
  
      陆升捻须沉默了下,随后说道:“我本体便在此处,知晓的事物,也仅限于历代御安王的片面之言,恐怕有所偏颇,上仙也要听?”
  
      “要听。”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憋这么久,他还如此迂腐问我一句。
  
      “好吧,那我便说说罢。”陆升犹豫间,很快开口说道:“上一次六神天大战之前,人神界出了一位女子,唤作肆云裳,其擅长于空间之法,可沟通连接六神天,便是她带来了今日我几界相连的便利,否则,六神天恐怕除了至尊本体,还没如今这么便利的来去呢!当然,有所得必有所失,她能沟通六神天的同时,也一样是犯了禁忌,诸位至尊之间,也就有了各自的心思了,因为这肆云裳,这次可是带来了一位能够沟通的古神!”
  
      我一听之下,顿时又是一凝,连忙问道:“古神?”
  
      引发了这场旷古大战的原因是肆云裳,这点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位古神,这点让我相当震惊。
  
      “这位叫肆云裳的女子,其实最先沟通的并非是六神天中的我们这几大世界,而是率先沟通了古神界,甚至以某种方式,将一位古神引入了自己的身体里,故而她体内,也是一位能够有机会开启通往古神界通道的古神,从而也引得其他至尊们互相之间,争相想要回到古神界!并发动了声势浩大,占领通往古神界通道的战争,而这通道,自然就掌握在人神界的至尊手中!”陆升言语间如流水,不缓不慢,却把时间推移到了六神天之前。
  
      “回到古神界?”我愣了一下,肆云裳身体内有古神?想到这一点,我瞬间身上冒出了寒气,如果韩珊珊是肆云裳转世投胎,那体内封印的那位,哪里还能是肆云裳!?难道不正是那位古神!?
  
      “是呀,谁不想回到古神界?难道想要停留在三劫真仙这一步无法前进么?而至尊逗留一界,并非能修炼到心性淡薄千年如一日的程度,又岂会甘于现状?所以不止是四大世界的至尊,古仙界的三大柱石,连同我们魔神界的皇者、鬼神界的皇者等,都难以避免的加入了这场声势浩大,旷世注目的六神天之战!那一战,听说打得天昏地暗,惊天地泣鬼神,而结局的惨烈,也让后任诸仙唏嘘不已,由此,古仙界三大柱石去了两位,而鬼道至尊作为主战一方,甚至连神体都给压在了堕神台之下,可惧、可怕。”陆升叹息道。
  
      我心中对此还有不少疑问,因为之前陈训华说过,上次六神天之前,还有过几次恐怖的六神天大战,所以,三大柱石传承至六神天之前,甚至古仙界之名,也由他们之一来命名,这到底含金量有多少,我也不得而知,毕竟年代太过久远了,要追索起来,恐怕非常困难,而且以陆升的年龄,能追源到的历史毕竟也是有限,再况且他一个‘家里蹲’能知道多少外面的事?想必得把老御安王找来才行。
  
      不过就算有所差异,这李古仙的厉害,应该不是虚言,而这一场大战,竟让如此厉害的剑仙柱石殒落,确实足以震铄古今了。
  
      “李相濡,就是李古仙的后代?而李乾坤遗留的乾坤道,只在人神界有些旁枝末节,那太仙道后来是如何灭亡的?难道只因为禁奴?”六神天大战的起因居然是这样,那这次的六神天大战会是用什么开头来触发?
  
      “李相濡传承得之李古仙,这个不假,是否直系后代,那就不知道了,至于李乾坤的乾坤道如何了,这些年,就未曾再听说过,而太仙道的灭亡,恐怕是和李相濡摘不掉关系的,毕竟太仙道一家独大,几乎成为了六神天大战之后的霸主这件事,就足以被充当出头鸟了,这不,李古仙的传人李相濡,现在不正是坐在古仙界的仙尊之位么?这背后得益最多的,岂不是嫌疑最大的?”陆升捻须一笑。
  
      我点点头:“当年李相濡因此出走于徘徊各大世界,恐怕就没少做准备谋取灭亡太仙道,夺回当年古仙道的辉煌地位,而且李相濡此獠最擅长的就是坏事做尽,却反让别人来背黑锅,而他博得好名声,可见太仙道灭亡,和他不无关系,至于禁奴,不过是压垮大山最后一根秋草罢了。”
  
      “正是如此,这秋草压坏山的比喻,倒也形象。”陆升却也不忌讳,毕竟他扎根此处嚼舌根,难道李相濡还能不远万万里找他对峙?况且我还和他不对付在先,所以他根本不怕李相濡知道。
  
      这陆升懂的不少,不过疑点也同样颇多,只可用来参照,却不能当成活着的见证者,因为他除了并未亲历此事,还都是道听途说后整合而来,别说时间轴上恐对不上,怕事件都是夸张处理过的。
  
      “那后来,这李相濡游走魔神界,可借到了什么?”我当即问道。
  
      “借到了撬动太仙道的力。”陆升苦笑道,看我疑惑,他继续解释起来:“即便是六神天大战之后,太仙道因为两位柱石争锋相聚毁灭,但太仙道却得以保存了实力,因此却成为了我们四大发起战争的大世界霸主,而没落的古仙道,也由此变成了弱势者,这其中,最想要中兴古仙道的就属李相濡了,他来到了鬼神界,除了走访了八王,游说厉害关系之外,还暗中和我们的魔尊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至于这协议里面的内容,就算是八王也不得而知,不过老祖告诉我她的猜想,似乎是和纳灵法有关,至于是真是假,就无从考究了,反正现在他李相濡成了古仙界的仙尊,而我们魔神界,也没有意外的坐享其成,由太仙道的灭亡,进而成为了四大世界里的霸主,上仙以为然否?”
  
      我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这四大世界霸主,我看魔神界是坐了一段时间,可现在还虚得很,毕竟李相濡经过一连串的措施,把古仙界的邪门歪道都整合了,所以我觉得这四大世界的霸主,怕就要易位了,而魔神界估计快有苦说不出了,自己抬起的石头,没准还要砸自己的脚。
  
      而这陆升,居然还觉得魔神界是最强的,虽谈不上坐井观天,但可说得上是信息严重不畅,跟不上时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