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千二百二十二章:内敛
“魔神界固然是强大,但我去过古仙界和李仙尊有过一段交流,现李仙尊确实有霸者之姿,几大世界里,恐无出其右щww..lā”我平静的提点了一句。
  
  6升摇摇头,却笑道:“魔尊上仙未曾见过吧?若是见过,怕也不会这么说了,当年若是没有魔尊,李相濡焉能有如今之势?恐还是一个四处游荡的散仙罢了,要知道当年古仙道的李古仙殒落,群雄并起,原来强行集合起来的各道,全都站起抗争,没落时,连一席之地都不可得,这李相濡,传说出生便与剑相濡,但没有了参天大树做后盾,最终不也是沦落外庭的下场?而魔尊慧眼相识,以礼相待,这才让李相濡借势上位,当然,李相濡也是相当厉害了,要不然焉有今日成果。”
  
  我笑了笑,哪家不说自己的主子厉害?这6升站在魔神界的立场,显然更加如此。
  
  似乎看出我有些不以为然,6升微微抬起头,沉凝了下说道:“也是可惜呀,即便这么聪明的李仙尊,竟也有些目只寸光了,当年我们魔神界帮助他的,何止一点半点,又何止是一二?但最后他上位成功后,却也没有回报我们魔神界足够多的利益,不过也罢了,毕竟不是一个大世界的,只要是对方那边足够乱,对我们自也是一番好处。”
  
  “不错,古仙界,眼下让李仙尊打造得铁桶一般的江山,也颇费心思,估计也无太多闲心经营当年的格局了。”我倒也不是帮李相濡说话,反正也是跟着6升的认知走而已,因为把一个人捧好了,他会6续把你不知道的也说出来。
  
  “上仙所言,正是我所想,当年这李仙尊,可是用计颇深,若不然,这太仙道,又怎么会覆灭呢?”6升说道。
  
  “6道友可是知道这太仙门的什么事?除了和李相濡有关,我也想知道点太仙道的过往,比如禁奴之类的。”我借坡下驴的说道。
  
  “太仙道?呵呵,当年陈太仙是唯一没有殒落的三柱石之一,光他一个在,太仙门就断然不会倒,他在六神天大战后的实力,至少在我心目中,三个手指内就可以数得上,所以李相濡一开始,是并没有机会的,即便他那时候已经纵横古仙界,但还不是顶尖级别的人物。”6升笑道。
  
  “哦,那后来这陈太仙,又是如何殒落的?毕竟太仙道已去,禁奴应该已经是不知道几辈分的剑奴了吧。”我当即问起来。
  
  “我也不知道这陈太仙是怎么死的,当年太仙道确实仅凭陈太仙,就足以称霸古仙界,不过太仙道的弟子,却也并非都是弱者吧。”6升难得的说道,随后想了想,道:“我与上仙聊得投机,便说一说自己的猜想,不知道上仙介意否?”
  
  “我倒是不会介意,因为年代太过久远,除非亲历,否则根本上难以寻到真正靠谱的过往,若是6道友有什么经得起推敲的地方,何不拿出来大家讨论一下?比如是否是李相濡杀了陈太仙这一点上。”我面无表情,但说出的话,却让6升为之一怔:“上仙难道真的知道点什么?”
  
  “呵呵,我哪知道什么?就是觉得有点可能,所以才会拿出来大家聊聊,权当杀时间的聊资不是?”我笑道。
  
  “也是,我们到了这个程度,一切皆非靠修炼能够突破,偶尔的清谈,有时候也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上仙说的这事,我亦有同感。”6升也跟着笑了起来,并拿起了茶盏,轻轻抿了下:“当时的李相濡,天生剑体,剑法又确实逆天之强,传说堪比创道始祖李古仙,甚至还有觉得他就是李古仙六道轮回后的神选者,毕竟一个从未摸过剑的稚童,又如何能够持剑独舞,与剑相濡呢?所以当时修为虽然他并非最高,但剑技一出,浑若天成,技惊四座!简直一剑在手,就再无旁敌了!”
  
  “真有那么厉害?”我愣了一下,这也太逆天了,和我这半路里出家的,肯定是不同的,这样的剑仙,我肯定打不过。
  
  “那可不是?所以他一来我们御安王殿,便得老祖的盛情款待,终日醉心研究剑道,至少老祖自己说,他的剑法比之李相濡,是大大不如的,那就好比一个地界修者,仰望星空强者一般的存在,那种浑然天地中的幽幽剑意,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强大!”6升给与了李相濡极高的评价,让我不得不高瞻远瞩起来,如果有一天,要和这样的强者对决,我拿什么来取胜?
  
  未等我说完,6升又继续说道:“所以我那时候就烙下了深深的寄望,若是有一天古仙界的陈太仙会败,必定会摆在李相濡的剑下!毕竟剑法靠得是天赋,而修为却靠个体的差异,而李相濡一旦突破重重修为的桎梏,必定能够站在古仙界之巅!而我这寄望出现不久,也就是李相濡返回古仙界后不久,这陈太仙,果然就失踪不见了,听说是一次寻访故友的路上,再也不见了踪迹,至于是给谁杀灭了,亦或者是自己殒落了,都不得而知,但以我对李相濡的印象,他的嫌疑和可能性是最大的,毕竟那可是古仙界的三大柱石呀!除了李相濡,谁还是三柱石之一的对手!?”
  
  “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其他漏出半点消息么?”我表现出惊讶的神情,虽然在我的预料之中。
  
  “呵呵,正是一点都没有,所以才值得怀疑是李相濡,不是么?你想想,如果换了别人,能够杀死三柱石之一的陈太仙,那是多么光大门楣的事情?恐怕还传扬得不够热闹对不对?可偏偏,这陈太仙却这么轰轰烈烈的登场,而默默无闻般的逝去了,真是讽刺之极!如果这个事情套到李相濡身上去呢?”6升反问道。
  
  我笑了笑,虽然杀死陈太仙确实能成为一件举世瞩目的事情,但在当时太仙道独霸天下的情况下说出,未免太过张扬,终会招来天下追杀,显然他以魔神界的行事为定论了,不过这6升倒也没有胡乱揣测,这李相濡实力是一点,但据我对他的观察,这家伙为人极其内敛,轻易不会表露出喜怒言笑,如果杀死陈太仙而选择隐忍之事套在他身上,确实是有很强依据的。
  
  “而且,传说当时巅峰境界时候的魔尊,也曾经和李相濡有过比斗的赌约,这最后还是促成秘密协定的原因之一,可惜的是,这点是当年一些殿中好事者胡说,还是恰有其事,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我是不信的,我想是李相濡到了古仙界后,才变强更合理一些。”6升笑了笑。
  
  这句话,却引起了我的震惊,我反倒觉得这个更有可能,那时候的李相濡,没准就已经会化道法了,毕竟天生剑体,古仙界的至尊,岂会不注意他?而化道法,传说也是纳灵法的克星法术!
  
  “或许吧,对了,6道友可知三大大道法之一的纳灵法?”我不置可否的同时,也不禁问起了纳灵法。
  
  “纳灵法,便是我魔神界的第一大道法,难道上仙这次来此,也有意追溯本源,寻访纳灵法的根本所在?”6升有些疑惑的说道,他当然知道我就是鬼神界的大鬼皇,更是修炼了纳灵法后,没有给反噬弄成禁奴那般疯魔的存在。
  
  “正是如此,此番来这拜访老御安王,除了有求与她,更是有追溯本源的想法。”我并不隐瞒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你这是问对了。”6升捻须微笑,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显然是知道得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