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二十三章:始因

      纳灵法前面两块玉碑没有半点问题,但第三块因为缺少了一半,所以本身就是极大的隐患,至今我每每想起,都会冒出一身冷汗,好在自练成开始,并未再遇到让我施展第三层纳灵法的敌人,否则一旦我忍不住施展第三层,立马就会陷入跟禁奴一样的境况,不是发疯,就是道统道脉纠缠一起,成为连人都不是的怪物。
  
      因此来魔神界的几件重要事情里,寻访纳灵法的根源,无疑也是其中重要的一件,而陆升居然知道这个事情,对我而言实在是一大好消息。
  
      “还请陆道友指点一二。”我连忙说道。
  
      “其实,这纳灵法,我并不知道其内容,不过我活了那么多年,却知道我们每一任的魔尊,都是能够练成此法的存在,无一例外,除了本身因为血脉的缘故,皇族本身学习的道统,也是这关键的一部分,至于禁奴那半吊子的纳灵法,那就不值得的一晒了!”陆升对魔神界非常有感情,常常就褒自己而贬他人,他的意思里面,估计还包含有我,我的纳灵法学至太仙道,岂不也是半吊子?
  
      不过我也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倒也不觉得如何,反正我学来的纳灵法也同样好用就行,然而让我意外的是,他居然说每一任魔尊,居然都能够学成纳灵法,这委实就太厉害了。
  
      可回头细细推敲,这李相濡都能够学会化道法,这魔神界的仙尊,又岂能不会一种与之相抗衡的法术?那魔神界成为四大世界霸主,就该是笑话了!
  
      “不知道魔尊的道统,又有什么特别的,居然可以学习这天下间三大大道法之一?”我露出了模棱两可的笑容。
  
      陆升摇摇头,似乎觉得我的不以为然太过了,就说道:“这纳灵法,可不是简单的小道法,它被称为大道法,就注定不是我们这些凡仙能够轻易学得的,因为其威力强横的同时,每每施展都会产生极大的戾气!而这戾气一旦不消除,轻者入魔,重者会给戾气反噬,成为真魔的存在!不过,毕竟是大杀戮法术,总有聪明绝顶的仙家会去学习,会去研究它学习它!可纵观无数年来,天地间能够学会它的,其实还是非常多的!可学会了,能够正常驾驭,甚至是使用的,却非常非常的少!这限制的条件,除了本身的道统必须拥有罕见的,可吞噬戾气化为己用之外,自身的血脉还需要包含有可排除、或者洗刷戾气的能力!据我多年看来,同时拥有道统和血脉相互结合的一脉,只有魔尊这一脉!”
  
      “果然如此!”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实际上这纳灵法我研究到了第三层,早知道这里面的秘密了,我化解戾气的方法简单粗暴,那就是用先天魔气,这先天魔气现在为我所用,不但把戾气吞得干干净净,而且还能够感染纳灵法纳来的力量,简直是升级版的纳灵法,所以我根本不怕反噬这点。
  
      “这可不是么?所以修成了纳灵法,一则是少用,即是说,非到不得已,就不要使用纳灵法!当然,这不过是权宜之策,并不能纳入办法之一,二则,必须是时时刻刻准备消除戾气的道器,毕竟这纳灵法,修炼的层数越高,使用得越多,产生的戾气也越大,因此魔尊身上的洗戾道器,也堪称六神天之最了!好比听说眼下禁奴四处为虐,正是从大鬼皇那得来的一口洗戾棺吧?也是这禁奴的纳灵法层次不高,不然怕洗戾棺也无效了,当然,这也是题外话了。”那陆升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大有你应该也是二者之一了,然而等他发现我竟没有任何洗戾的道器,顿时奇了:“上仙难道不使用洗戾的道器?”
  
      “呵呵,哪能不用?只是此物不好拿出来,因为深种于道体之内了。”我笑起来,反正绝对不会跟这魔神界的神仙说起先天魔气这种神物,要不然还不全魔神界都跑来找我要这东西?
  
      “原来如此,不过奉劝上仙还是少用少学为妙,就算只是一二层,听说产生的戾气,也不是一般道器可消弭的。”陆升一副好心的说道,实则应该有劝我‘从良’的意思。
  
      其实他说的魔尊身上有洗戾道器,我就想到了初见荆小蛮时,她身上莫名的一堆装饰道器,这些估计也和洗戾道器有关,毕竟她的魔气内敛得几不可闻,和普通的仙家没太多区别。
  
      至于这陆升觉得我只学会了一二层,估计是因为估算我没有更强的本领压制的同时,也觉得魔神界绝对不会流出更高级级别的版本。
  
      “陆道友可知道这纳灵法到底有多少层?”我旋即问起来。
  
      陆升想了想,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层数越高,吸收的能力越大,至于有多厉害,我却知道,魔尊在四大世界中,是同阶无敌的存在!就算是同阶的对手,他都能进行纳灵吸收!”
  
      我心中一凛,看来这魔尊虽然癫狂,但实际上是有点本事的,绝对不会是荆小蛮说的那样病怏怏,当然,虽然魔尊厉害,但在我的印象中,李相濡应为最强。
  
      “我在太仙道搜寻禁奴的时候,无意间遇到了遗留的玉碑,学习了纳灵法的一二层,不知道余下的纳灵法,何处得来?”我丝毫也不隐瞒,毕竟这种事就算猜也能猜出来,而且已经是四大世界都传得沸沸扬扬了,怎么可能这陆升不知?
  
      果然,陆升捻须一笑:“和我想的一样,上仙只学会了这一二层的纳灵法,不过能够保持清醒,已经算是可佳表现了,可想而知上仙实属少见天才!可为何上仙不想这保持原样,而是还想更高,更危险的境界呢?”
  
      “六神天大战,我总不能光看着,人神界没准怎么厉害呢,我这一二层,有什么用呢?”我苦笑说道。
  
      陆升点头,说道:“上仙说的也对,这一二层虽然已经厉害至极,不过也不过是入门而已,听说一层可纳周边天地散气,二层可强纳低于自身层次者的散气,这第三层以后,方才是关键所在,然而……想要学习更高层次的纳灵法,还需得问我们魔尊才行,因为只有他才有沟通圣尊的权利,也只有圣尊,才能接触到天书!”
  
      “天书?”我皱眉凝思,心中不免有点失望,毕竟经过一位魔尊都够呛,再要求他去找魔神界圣尊,那简直就难如登天了,凭什么他就会给我天书?
  
      “不错,综合我和上仙的一席对谈,我也算是猜出了一些端倪了,想必这李相濡当年从我魔神界借去撬动太仙道之‘力’,极有可能,就是天书复制出来的纳灵法玉碑!”陆升可不是笨蛋,结合自己过往见闻,又从我这拿到了一些内幕,自然而然联想到了一些东西。
  
      我同样也猜出了一部分,不过目前还不能确认而已,这纳灵法还真的很有可能是李相濡借来的,当然,要确认这件事,还得亲自问魔尊才行,而现在李相濡和魔神界的情况,等同是白眼狼了,没准稍加利用一下,这魔尊会说起当年的事情也有可能!
  
      这么一想,我又把主意打到了魔尊那儿。
  
      在我深思熟虑的时候,陆升的思绪似乎飘到了很远,好一会,他忽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并且目露光彩,似有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