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二十六章:狂枭
    跟着灵越王进入了魔殿的皇宫,这里虽然不是人满为患,但也着实不少,侍女和卫兵都非常的多,几乎五步一岗。
  
      灵越王已经率先进宫,我则在外等待传召,可能是这魔尊着急着见我,所以我才刚和内侍官接触上,就有诏令让内侍官带我进殿了。
  
      跟着内侍官进去后,里面最重要的魔界八大诸侯王,早已站在了两侧,其中熟面孔里,还有新御安王这女子,而看到我进来,左右其他诸侯王也都看向了我,除了首位的灵越王微笑,其他的多是审视的意味更多一些。
  
      至于魔尊,大刺刺的坐在了仙晶制作的巨大椅子上,那璀璨生辉的晶石,把他整个身体衬得光辉夺目,让人几乎目难直视!之前潜入妖神界的修士中时,就听闻过人神界的皇帝就是坐在晶石椅子上,但现在看来,估计是有带入错误的嫌疑了,真正坐在晶石皇位上的,应该是魔尊才是!
  
      不过毕竟魔尊的皇位太过耀眼,
  
      所以见过魔尊的妖神界使臣,肯定回去后会大肆宣传吹嘘,给下面的神仙听了,越传越广,最后传成了神皇所坐,也是不奇怪的事!
  
      但除了这巨大的发散形的晶座,这魔尊看起来却不是特别的搭配这位置,他身材高大,但却很瘦,目光深邃,可眼眶却凹陷,综合看起来,不是很精神的样子。
  
      而且他身体周围,散发着的气息,同样也是以戾气居多,让人知道他平素里绝对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就在我打量魔尊的时候,出乎我预料的是,魔尊的旁边,其实还站着荆小蛮这小姑娘!看来现在作为大继承者,她是拥有殿前参政资格的。
  
      见我看向她,荆小蛮两眼泪汪汪的,却没敢在这时候落泪,显然在这里,她的压力不小,而且几年不见,她显得更加的憔悴和苗条了,看来真是和灵越王说的那样,吃了不少苦。
  
      我一步步往殿前走去,而本来一副睡眼惺忪的魔尊,眼睛也仿佛一点点的点亮起来,包括那摊着的姿势,竟很快的前倾了,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而很快,他一拍椅子扶手,很快就站了起来:“呵呵……呵呵呵……果然,和他们带来的情报画像上的一模一样!真的是一模一样!”
  
      我愣了下,旋即就皱起了眉,各界对于旁的大世界皇帝,当然没少阅读过情报,这魔尊,我同样也粗略看过,只是没想到他会如此的表情萎顿,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可什么叫一模一样?难道我就该长得和情报上不一样才对?
  
      而且只不是这样,这魔尊目光中还透着一股嗜血的期待,仿佛把我看成了一件有趣的武器,亦或者宝物。
  
      荆小蛮仿佛见怪不怪,并没有表露出担忧或者其他的表情,我却心中凛然,这魔尊别看他一副病态模样,实际上可是敢和李相濡共谋的恐怖存在,据我看来,至少也得是二劫以上!修为也不是妖神界曾经的大妖皇可比!
  
      “咯咯……还别说,认真一看,几乎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新御安王手背遮着樱桃小嘴的姿势再度重现,让我背后不寒而栗。
  
      不过我对她这动作已经习惯了,但是这一个模子出来的话,却让我心中一震,因为早前我就有强烈的想法,毕竟除了云冰心和李破晓,夏瑞泽也同样失踪了,关键是前者都同时和大世界至尊扯上关系,那夏瑞泽会不会……
  
      但因为夏瑞泽虽然拜了任之为师,但道统当时还是以九鼎道为主,怎么学会纳灵法?
  
      如果真是夏瑞泽,
  
      那这事就复杂了,我答应过母亲,无论如何,也要把夏瑞泽找回来,至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而且他也是我的亲大哥,他再怎么不对,我也需要照顾母亲的情绪。
  
      他现在如果和荆小蛮进熔火魔域,而且只能是一个出来,那出来哪个,显然对我都是一种打击!
  
      “魔尊,不知道新的继任者,可是叫做夏瑞泽?”我还是要确认一下,如果是,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劝阻他们进入熔火魔域死战。
  
      “呵呵,呵呵呵……看看,这大鬼皇,不是和我客套,而是先确认敌人,果然和小蛮说的一样!他果然是为了小蛮而来!好,很好!那就让他们进熔火魔域!”魔尊目露疯狂之色,而且说出的这话,当场吓了我一跳!
  
      “不行!”我连忙制止,如果让他们互斗,以以往我对夏瑞泽的狠劲和不择手段见解,小蛮绝对不是对手!
  
      看到我拒绝,魔尊怔了一下,眼睛渐渐半眯下来,露出了一抹凶光:“哦?说说,为什么不行……”
  
      我也愣了下,这下意识的制止,难道会引发一场决战不成?这魔尊双目中可全是杀气!
  
      而荆小蛮也深吸一口气,制止道:“父皇,还请克制一些,听听鬼皇怎么说。”
  
      “能怎么说?无论如何,都要进熔火魔域!”魔尊死死盯着我,却有些歇斯底里了。
  
      “如果小蛮进入熔火魔域,出来那个,很可能是夏瑞泽!”我脸色有些不好看说道,心中却暗道进熔火魔域的又不是我,何必一脸杀人的表情。
  
      听完这话,所有诸侯王目露古怪的看着我,似乎欲言又止,而魔尊露出了冷笑,随后一摆手,就制止了他们说话,自己却走向了我,阴森森的说道:“哦?倒是一眼看出来了,不过……嘿嘿……进入熔火魔域的,却不是小蛮……”
  
      “不是小蛮?”我愣了下,连忙看向了荆小蛮,荆小蛮面露尴尬之色,其中目光中有担忧,也有害怕,又有愧疚,我一时不知道她此刻到底想些什么。
  
      “对,不是小蛮。”魔尊站了我面前,头颅几乎和我只有一厘米间隔,那双阴冷的目光,和我四目相对:“是你进熔火魔域!”
  
      “什么?我!?”我皱起了眉心,而魔尊直起了身体,似乎很满意我的错愕大笑起来,如同疯子一般叫嚣:“有趣!这也是兄弟相残!也是兄弟相残!我在熔炉见惯了自己的孩子们相杀,现在……哈哈哈……终于要看到另一种兄弟相杀了!”
  
      “魔尊,你未免太过自以为是了吧?我为什么就凭你一句话而进入熔火魔域?”我冷冷的说道,即便我对他的修为和能力有些忌惮,但真打起来,我也未必就怕了!
  
      “为什么?难道你不愿意?”魔尊的笑声戛然而止,露出了一种顺生逆死的表情,而周围的八方诸侯王,全都一言不发,露出的却是一种担惊受怕的表情,可见这魔尊在魔神界的政务上,同样有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魄和积威!
  
      “我为什么要愿意?”我反问道,虽然我曾经很想让夏瑞泽死,但之前他曾经说,他是被更上位者控制才做出了种种不道之事,现在我在调查清楚之前,却没有了让他先死的想法和道理。
  
      而这一问,魔尊似乎觉得很可笑,又觉得有趣起来,道:“难道你不是来这里救小蛮回你们鬼神界的么?”
  
      “如果新继任者长得跟我一模一样,而且又叫做夏瑞泽,我也会带上他。”我平静说道。
  
      “什么?你想两个都带走?”魔尊这次也是一愣,旋即发出了夜枭一样的狂笑声,似乎我这话是他听过的最好笑的。
  
      不但灵越王,包括所有的诸侯王,这时也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