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二十七章:贪天
    一个政权里,主强臣弱,势必让整个朝政变得孤僻而单一,这里没有百花争鸣,更没有异己的力量敢于萌生,这里只有一言而决,所以不但灵越王不敢吱声,连一向乖张的新御安王,也没有说半句话,因为一切都会是魔尊说的算!
  
      在这里,反对者,永远只能是魔尊自己!
  
      “呵呵……你说什么?两个都要带走?”魔尊冷笑起来,而他藏在袖中的手,出了咯咯的声响,似乎下一刻我稍微说得让他不满意,他立即就会暴起动攻击!
  
      我心中抽冷气,但脸上却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而是淡淡的说道:“对,如果有必要的话,两个我都会带走!”
  
      “你……找死?”魔尊面孔扭曲狰狞起来,而整个宫殿的气氛和威压,顿时让周围的所有神仙全都跪倒在地!包括荆小蛮也两手扶着仙晶皇位,不让自己跪倒在地!
  
      感受对方强大的威压,我浑身都觉得重逾千斤,这样的恐怖气压,我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而进入真仙境后,还是次感觉到遇上了对手!
  
      “我不找死,不过,如果必须找死,找一找又何妨?”我冷声说道。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呵呵……呵呵呵呵……”魔尊冷冽的笑着,而笑声中,他很快把手从袖中伸出!那枯瘦的手如同鹰隼的爪子,顷刻遁入了空间中,随后一道黑气就这么给他拔了出来!
  
      我瞬间就退后到了殿外,手中也多了一把一品的混沌合金剑,这把剑是来魔神界时,为了替代浮世清音而带来的,已经经过炼化,器灵是一只品的铩羽暴鳞兽!
  
      因为这把剑的器灵很厉害,所以我拔出此剑时,心中顿时稳定了许多,毕竟和魔尊对上,没有一把好剑,心中委实没什么底!
  
      然而,魔尊看到我同样也拔剑,却露出轻蔑之色:“混沌合金剑……不是浮世清音么?看来和原来的情报有所出入,还是说,你在小看本尊?”
  
      我表情沉凝下来,因为没想过会和魔尊对上,倒是没怎么听说过他的真正实力,连佩剑,我同样也不是很清楚,而他抽出的那道黑气,我虽然感觉到阴沉无比,但实际上也没有觉得厉害到哪儿去,难道还能有李相濡的‘不朽’厉害?毕竟我可是拔出了鬼道最为骄傲的自制宝剑混沌合金剑,这家伙居然还觉得我是在小看他?
  
      “难道魔尊是觉得我这把剑不够看?”我反问道。
  
      “确实,给一些孩子们用,这混沌合金剑是极好的玩具,不过……”魔尊桀桀的笑起来,随后瞬间就到了我的面前,手中那道黑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了我!
  
      轰隆!
  
      一击之下,两把剑顿时撞在了一起,我忽然感觉到浑身一沉,整个人就往大殿下方的云层撞去,在这一剑对轰中,我居然猝不及防的落了下风!
  
      看向了混沌合金剑,我更是面色阴郁之极,因为这把剑几乎在对方一击之下炸开了一大口子,此刻正因我灌输大量道力而勉力恢复着!
  
      想不到混沌合金剑居然在对方的剑面前,真的如同一件脆弱的玩具!
  
      “现在是否感觉在我的魔剑贪天面前,这剑太弱了些?!”魔尊居高临下,持剑的手一阵,嗡的一声,周围空气陡然间就像是给剑贪墨走了一般!而这还没有完,他低声的念了几句咒语,随后说出了三个我熟悉之极的字:“纳灵法。”
  
      “纳灵法!”我咬咬牙,看来这次是真的遇上对手了,我的长剑也是一抖,旋即一层淡淡黑光就包裹在了剑的外层,一震兽类的暴怒之音也响起了,细看过去,就是一只炸毛的非鸟非兽非鱼的恐怖怪物!这就是铩羽暴鳞兽!
  
      轰隆!
  
      长剑再次对撞,而贪婪的黑气,仿佛一下子抽走了我手中混沌合金剑的能量,与此同时,魔尊的纳灵法,也如同他那把‘贪天’一般,将我身上的道力直接抽取!
  
      是的,是直接抽取我的道力,而并非只是吸取多余挥出来的部分!这让我心中震惊得难以附加,所以立即缩地术到了他身后!避免直掠其峰!
  
      但此时此刻,我二层的纳灵法却输给了对方的三层纳灵法,堪堪吸到了一点能量,反观对方,在贪天这恐怖魔剑的加持,三层纳灵法吸收了我不知多少的能量,恐怖的彩虹力量竟磅礴升起,让这原本看似病怏怏的魔尊,如同天神一般可怕!
  
      “看来和我想的一样,只有二层……是李相濡偷工减料了,还是你不敢练呀?”魔尊狰狞扭曲的脸上,那双眼珠子瞪得很大,瞳孔当即显得小了起来,这种疯子,恐怕比禁奴还要恐怖!
  
      我咽了口唾沫,心中知道这次是遇上了绝对不弱于李相濡的对手,除了他自身的实力现在看来达到了二劫真仙境之外,那三层的纳灵法,还有魔剑贪天,全是足足高我一个层次的存在!
  
      特别是魔剑贪天,绝对是真仙至宝,那种宝剑,估计只有传说中李相濡的不朽才能对抗了!
  
      手中的铩羽暴鳞因为第二次撞击而在哀号,这样的情况下,我如果还继续让它对轰那把贪天,那恐怕只有玉碎的结果!
  
      “纳灵法!”我知道,这次不能再有所保留了,因此直接施展出了三层的纳灵法!
  
      瞬间,戾气顿时猛烈冲脑,让我感受到眼珠子一热,恐怕在别人眼前,我的双目已是赤红得不行了!而施展这种强大的道法,戾气反噬,也毫无疑问的痛苦!
  
      “三层?有趣!哈哈哈哈……”魔尊猖狂的笑起来,看着我时,仿佛是打量同类一般的古怪!而这样的打量,绝对不是友善的,是两只公兽将要进行角逐时,掂量着对方的实力!
  
      可就在下一刻,魔尊的狂笑声戛然而止了,他盯着我的眼睛,露出了一丝的诧异:“不可能!”
  
      我冷笑一声,毫无疑问,他觉得我在施展了三层的纳灵法后,应该会立即陷入疯狂之中,可惜,这样的情况,他并没有看到!看到的只是我一挥宝剑,纳灵而来的力量瞬间被染成了黑色,而冲脑的滔天戾气,则变因为先天魔气的吸收和释放,转化为更为强大的力量,直接感染和助长了纳灵法外层的攻击能量!
  
      这股黑色的戾气能量互相搅动,形成了绝对不亚于刚才魔尊吸取的部分!
  
      施展三层纳灵法形成的戾气,非但没能让我陷入疯狂,反而助长了我的气焰,任谁看到都会感到怵然!
  
      包括魔尊,现在也陷入了一种诡异的不安,但很快,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牙齿咬得咯咯乱响:“你有先天魔气?”
  
      轰隆!
  
      没有一丝半毫犹豫,二话不说的我,纳灵法当场就轰了出去,而这时候的魔尊,也根本顾不上半分,也把纳灵法轰了出来!
  
      两股力量顷刻撞在了一起,引了一场剧烈的爆炸,而皇宫前方的一大片台阶因为这股可怕的力量,当场就给轰成了粉碎!
  
      但下一刻,这魔尊根本也容不得我有半点间歇时间,身影一闪,那把贪天魔剑已经和我的剑撞在了一起!
  
      咯,剑格部分,直接给消去了一部分,而剑刃也当场蹦出了个口子!铩羽暴鳞知道再给对方接触下去,自己必定要灭亡当场,所以怒吼一声,努力的挣扎而出想要给魔尊造成伤害!
  
      然而,一阵黑色恐怖吞噬之力在这时候爆了,是贪天的吞噬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