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阴疯
    我本能想把剑拔出,但那股恐怖的吸力竟让我有种无所适从之感!剑连反抗的意图都没法表现出来就给吸住了!看来即便是同样厉害的纳灵法,可对方拥有贪天魔剑,加上二劫真仙的实力,综合来说还是远在我之上!
  
      然而,他魔尊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夏一天同样不是大善人,他的吞天魔剑是要吸收我那头铩羽暴鳞兽的魂体么?好,那我再给他加点料!
  
      我阴损的将先天魔气瞬间放出,这一刻,戾气一刹在我俩之间填满,而魔剑吞天和纳灵法也在这时候猝不及防,把先天魔气放出的大部分魔气顷刻纳了回去!
  
      这一招我曾经用来对付过禁奴,屡屡样对方苦不堪言,这魔尊三层纳灵法,那是何等的吸力?瞬间不察,虽然大部分隔绝在了体内,但最终还是吸入了不少魔气!
  
      “你!哼!”魔尊脸色大变,面带狰狞的倒飞到了很远的地方,预防贪天魔剑和纳灵法再吸收半点魔气!
  
      但这事,已经让他又惊又怒,随之而来的,还有身体的变化,他体冒黑色气浪,微微张开的嘴巴也似在吐纳,实则对我来说,这无异于运动过量所以粗气连连。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怎么?不喜欢?”我冷笑起来,这先天魔气释放的雄浑魔气量,如果不是纳灵法那层薄膜挡住大部分,足以让他陷入几次癫狂了!偏偏他还根本就无法抵抗和反击这样的进攻!
  
      能打出的魔气攻击和身体的戾气并不存在直接关联,倒是我的先天魔气感染有关,换成其他人显然是做不到的,除非是平素就吸收杂乱魔气来修炼,法术道统也以魔法为主,能打出魔气攻击还说得过去。
  
      毕竟纯粹魔修道体里的仙气全是杂乱的魔气,打出魔气也正常,但可惜眼前魔尊修习的道统绝对不是纯粹的魔功,所以他现在必须化解纳灵法的魔气,来抵抗戾气滋生,如此过犹不及,哪还会敢吸收半分!?
  
      魔尊蒸戾气的办法非常的特殊,他一袭红黑长袍,身上到处都是古怪的道器,甚至还有一些比较古怪的佛器,这些想必是西方教的产物,化解戾气非常有效,他吸收过载后,这些法器全都动了起来,这让他整个形象变得有些不伦不类,非道非佛,完全没有魔界之主的霸气。
  
      满头的散,虽然看起来霸气凛然,但搭配狰狞的面容,却让他状若疯魔,自然没有了霸主该有的形象!
  
      不过即便如此,强横的实力却是想要掩盖都掩盖不了的,他即便吸入极多的戾气,但却没有跟禁奴那样陷入癫狂,而是贪天魔剑一伸,更强大的纳灵法爆而出!
  
      我心中皱眉,按理说,即便是有好些洗戾道器在,可怎么的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化解,但现在看起来,对方并不需要如此的样子!
  
      轰隆!
  
      在我犹豫的一霎那,魔尊的贪天魔剑瞬息而至,和我的铩羽暴鳞当场撞在了一起,那股汹涌的气浪,正是纳灵法纳来的,在直接冲撞之下,和我的纳灵法直接轰在了一起!
  
      又是一声巨响,整个台阶就给他轰塌了,我脚底下的一大片地砖全都粉碎成了齑粉,周围也陷入了一场恐怖的能量风暴!
  
      我的护身罡罩也在这时候破碎,强大的力量把我压得气血翻腾,五脏六腑的脉络至少震伤了三成,好在祖龙铠下一刻主动护主,修复和防护双管齐下,否则这一剑再继续下去,恐怕连我都抵挡不住!
  
      不过中途我并不是被动接招,除了轰出感染的纳灵法外,我同样不断的强化护身罡罩,并且以剑直接抵挡住了贪天的致命一击!
  
      所以不单是我不好受,连魔尊自己,怕也不好受,所以这一次对轰后,他就后退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我脸色难看,脚尖一点掉落地面的瓦砾,飘上了空中的殿阁,目视此时此刻也退离到了皇位上,一屁股坐在了皇位上的魔尊!
  
      让我尴尬的是,本来以为他不会再斗,所以我就把剑收回,但下一刻,咯噔一声,剑就应声而断了,那混沌合金剑彻底成了废品,好在剑断而百变石不灭,那铩羽暴鳞兽虽然能量耗尽,但并没有灭亡,只要之后再把它嵌入另一把空的混沌合金剑,就能恢复如初。
  
      “呵呵呵……哈哈哈!”魔尊大笑起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不过他并没有站起来,而身后本来晶莹剔透的仙晶皇位,此时竟变成了黑色,看来这晶石座椅,应该也是一种洗戾道器,他只要坐在上面,这皇位就会帮他消除掉余下的戾气!
  
      荆小蛮站在一旁,银牙紧咬,两眼溢泪,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见这魔尊平素里到底是怎么统治着这片地方,至少绝对不是怀柔政策。
  
      个人知道个人事,这魔尊现在看似赢了,其实没准怎么难受呢,我虽然受伤,但我要恢复起来,并不困难,只要祖龙铠常驻身上,失去的部分能量,很快就会由这‘能量包’全部填满,这就是我的优势。
  
      但戾气如果得不得快消除,或者没有能够完全消除的道器,日积月累,疯狂都是轻的,那魔尊表情扭曲,笑得阴森恐怖,谁知道他现在体内怎么翻江倒海?
  
      “嘿嘿……虽然妖神界那位实力一般般,但一个初入真仙境的连他都能杀了,我听了本还不信,但现在一试,倒是合理了。”夜枭一样的冷笑声,环绕着整个妖殿,如果不是周围环境采光良好,估计谁都不愿意多呆半秒。
  
      “原来魔尊是在试我,那不知道试过了,又有什么打算呢?”我冷冷的说道,看着手中断掉的混沌合金剑,随手一丢,一副毫不可惜的样子。
  
      魔尊站了起来,而很快那仙晶皇座的戾气,就如同潮水一样褪去,恢复了之前浅透明,但停止了戾气的释放,他的目光也变得赤红起来:“打算?你想要把小蛮带走,想要将我的乐趣带走,还敢问我什么打算!?”
  
      “凡事都可以有条件,难道不是么?”我暗骂一句疯子,毕竟刚才还在大笑,此刻就变脸了,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那魔尊臂膀自然而然的垂着,袖子中的手还抓着贪天,在他面带狞笑朝我走来的时候,使得这把只露出剑刃的剑拖在地上,划拉出‘咯咯’的破石声。
  
      瘆人的感觉,犹如半夜里用指甲划玻璃似的,如果再来一次进攻,没有达到贪天等级的剑,我还真不知道用什么来抵挡。
  
      “想要带走小蛮,很容易,你学会了纳灵法,我家小蛮也学会了纳灵法,注定以后的子嗣,也会纳灵法!所以这桩婚事,本尊很满意!”魔尊笑起来,但这笑容有些僵硬,似乎极力在压制阴冷,想要把话说得温和一些。
  
      我看向了荆小蛮,她却没有半点高兴的,看来这魔尊还有后话没说。
  
      魔尊目光阴冷,紫色的嘴唇却露出一抹微笑:“不过,你的胞兄,你却带不走,那不是我能够控制的,明白了么?”
  
      “什么意思?”我心中一凛,难道这夏瑞泽是圣尊管辖,不归他来控制?
  
      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癫狂的魔尊持剑的大袖一甩,面色难看瞪了一眼站在两旁的八王:“还站在这看什么?都滚出去!”
  
      八位诸侯王面面相觑,但却没敢露出半点不愿意的神色,立即逃似的飞出了殿外,而殿内,只剩下魔尊、荆小蛮还有我三人,连侍女和侍官都逃得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