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二十九章:疯魔
    看到所有人都逃离后,魔尊退后几步,颓然的坐倒在了晶石皇座上,随后似乎连手上的力量也一瞬间丢失似的,剑居然拿不稳,哐当一声掉到了地面,而他自己,猩红的双目,此刻露出了一抹暗淡和可怜,最后竟抱着头痛苦的呻吟起来,中间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了,似乎还伴随着一些哭腔。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父皇……”荆小蛮目露怜悯之色,不过却没有过去扶起,或者安慰半分,其实,她也不喜欢这蜷缩在皇位上的疯子,只是她也没有办法,她要获取皇位,无法避开这老疯子。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待魔尊恢复过来,而好一会后,果然一阵冷笑声从他埋在俩膝中的脑袋下传了出来,他缓缓的站起来,半眯着眼睛盯着我:“这就是纳灵法……呵呵……你以为用先天魔气,就能完整消除它的影响了?不……第三层可以,但等你因为必须要用上第四层呢……一样避免不了跟我一样陷入疯癫中!”
  
      我沉默听完,说道:“或许吧,但总比你现在的情况要好。”
  
      “嘿嘿……是么……”魔尊阴冷的笑起来,随后说道:“成为我的女婿,以后魔神界一切都是你的……”
  
      “多谢魔尊抬爱,不过我对于魔神界没什么兴趣。”我面无表情的说道,而魔尊瞪大眼睛,怒道:“为什么?!你就那么愿意呆着的那满是血水的鬼神界?简直不知所谓!”
  
      “呵呵,人各有志,实在是有负魔尊重看。”我没有丝毫的退缩,即便知道这老疯子说一,不容许别人说二的性格。
  
      果然,他凶戾的目光和我四目相接,露出了一抹杀机:“你就不怕六神天之后,再无鬼神界么?”
  
      “哦?妖神界之前也说过这话,不过现在呢?如果不是你们横加阻隔,怕现在就没妖神界了吧?”我一副讥讽的表情。
  
      魔尊咬牙切齿,随后竟大笑道:“很有趣,不过妖神界这种地方,也敢和我魔神界相比?”
  
      “魔神界虽强,不过若敢倾巢而来我鬼神界,恐怕我鬼神界也不是好欺负的,冒着灭界危险,剐下魔神界几块肉,相信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伺机而动的古仙界,难道真的任由魔尊这么胡来?”我冷笑道,现在李相濡这儒雅的白狼已经露出了獠牙,魔尊就算原来是一头狮子,但现在也不是当年意气风的雄狮了,要真的打起来,孰胜孰负还未可知!
  
      “李相濡!!!”魔尊怒吼一声,随后大手一扫,前方地面瞬间扭曲凹陷了进去!可见他的恨,多少是缘于无奈,他修炼纳灵法多少年了,使用次数更是多不胜数,而每一次戾气虽然不多,但日积月累难以化解,终究会如炸弹深埋,随时炸开。
  
      我淡淡一笑:“魔尊的情报恐怕是我们四大世界里最畅通的,无论是到了哪里,都能找到魔神界的痕迹,但想必魔尊因此应该很清楚,古仙界经过千年的展,加上近些年的一系列举措,早已经有跟魔神界一搏之力,现在魔尊要专心对付的不该是我,而是李相濡。”
  
      魔尊目露凶光,冷笑说道:“确实,能够动得了的,李相濡,算是当世堪称无敌的剑仙,不过真要打起来,孰优孰劣,还未可知呢!”
  
      虽然他说这话还很霸气,不过亲眼看过李相濡本人,我却十分的怀疑这话的真假,这病怏怏的魔尊,必然打不过李相濡,而且按照6升说的,当年李相濡已经有化道法了,按照我现在看来,魔尊可不是轻易许人任何事的性格,如果李相濡当时不跟他打一场,就想要走复制了三层纳灵法的玉碑,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当年李相濡要么是和魔尊打成了平手,要么就是打赢了他,而经过了这么多年,按照李相濡的精神面貌,恐怕比当年只强不弱,此强彼弱下,胜负很容易就看出来了。
  
      “能够动的?什么意思?”我当即问道。
  
      魔尊漠然看着我,然后看向了荆小蛮,一副你来告诉他的样子,而荆小蛮很快说道:“鬼道至尊被压在人神界,所以一界圣尊的情况,天哥可能不懂,其实他们是不能离开某个特定地方的,否则失去了依托之地,修为会很快降下来,而且越降越厉害,直到降到和外界所处之地齐平的实力为止,这缘于他们自身的道体特别。”
  
      “原来如此。”我当即沉思,由此想到媳妇姐姐,她同样需要借由我的力量才能存在,看来圣尊有时候还不如神仙自由。
  
      “你来这里,是想要问我要纳灵法剩下的部分吧?嘿嘿,两个办法,第一是和亲,鬼神界和魔神界再无邻里之分,第二,代替小蛮和夏瑞泽进熔火魔域,杀了他。”魔尊阴森森的笑起来。
  
      我皱了皱眉,说道:“和亲,并入魔神界?供你驱策?这不可能,进入熔火魔域杀了我的胞兄,这也不可能!况且为什么?”
  
      “之前说要去熔火魔域决斗,但我对比新继任者,实在是太弱小了,后来父亲亲自游说新继任者,最后对方居然一口答应了此事,不过对手必须由他来选择。”荆小蛮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连这件事都能够商量?夏瑞泽的话有几分是真?”我皱起了眉头,夏瑞泽经过了一次至尊灌顶,居然有这么大的权限,要么是魔界的至尊给的权利,要么本就不可信。
  
      “是真的,他现在代表的是圣尊,此时断然不会有假。”荆小蛮连忙说道,而魔尊阴森森的笑起来:“看看……在这件事情上,你的胞兄可比你开明多了,他一听说你会来,可是很兴奋呢,点名了要让你和他进熔火魔域,倒是你这位弟弟,胆子未免太小了点,嘿嘿……”
  
      “什么?”我脸色一变,没想到居然会是夏瑞泽主动邀我进入熔火魔域,这熔火魔域是魔神界幽冥的恐怖地方,每次只允许比赛的两个人进去,但出来的,只能是一个!
  
      这就是说,夏瑞泽是想在我和他之间死一个!真不知道是他的真实想法,还是他被迫如此!我看没准也是纳灵法练疯了吧?
  
      “正是新继任者代表圣尊说的,之前你没来之前,他来这里询问过一次,正是那时候……我说起你肯定会来……”荆小蛮说道。
  
      “不行,这事我得亲自去印证,不知道怎样才能够找到夏瑞泽?”我直接拒绝了进入熔火魔域,就算我细算清楚旧账,也需要夏瑞泽填命,但我不会无缘无故就让他死在这里,还是和他进入熔火魔域中。
  
      “天哥,即便是找到他,恐怕也改变不了什么。”荆小蛮说道。
  
      “要确认这事还不简单?反正想要天书剩余的部分纳灵法,这一战就难以避免!”魔尊阴冷的说道,说话的时候,唾液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就好像当时禁奴入魔之前一样,那都是戾气占领心智所体现的一部分。
  
      我也懒得和他废话,看向了荆小蛮:“小蛮,能带我去么?”
  
      “可以倒是可以……”荆小蛮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
  
      魔尊似乎也现了唾液正止不住流下来,舌头舔舐掉余下的部分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晶石座椅上:“呵呵呵……随便他……”
  
      荆小蛮点点头,然后又嘀咕了一句,说道:“这新继任者……恐怕天哥见了,也不能改变他的想法……”
  
      我微微蹙眉,荆小蛮这么笃定,难道夏瑞泽真的也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