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三十二章:三剑
当年在九州界黑龙郡霞光山上一战,我们早把兄弟情谊斩断,眼下要杀他,我根本没有任何的压力,不过那时候在神庭给我的解释呢?若是假设成真,那该怎么说?
  
  “当年在神庭的时候,你说一切都是上神在控制你,你所作所为,皆是受其威胁,只为了保护母亲和小雪之故,此话是真是假?”看着他的背影,我竟还是问出了这句话来。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夏瑞泽停了下来,却发出一阵的笑声,随后是不屑的声音传来:“有这么回事?小雪太过多事了,看来你的青梅竹马还觉得我们两兄弟能够和好如初嘛。不过母亲这么聪明,难道也觉得这是真的?”
  
  “原来如此。”我心中不免一阵绝望,夏瑞泽已经没救了,看来信息是小雪所发,要不然夏瑞泽有什么理由污蔑自己的妻子?在我看来。他这人虽然城府极深,但至少对于母亲和妻女,不会进行污蔑或者欺骗。
  
  夏瑞泽说罢,径直走入圣殿,而我则带上了荆小蛮,朝着界坞而去,荆小蛮看着我的脸好一会,说道:“天哥,你也不必太生气,之前他来殿里。还更加嚣张过分呢,不过他现在有圣尊的代行权,我们也没法说什么,连父皇,那时候都只能是咬牙切齿。”
  
  “嗯,看来这夏瑞泽来到了魔神界,卸除了道德假面具后,变得越来越讨厌了。”我皱眉说道。
  
  荆小蛮叹了一口气:“兄弟相残,实在可怖,可天哥,到时候进了熔火魔域,千万不能有一丝一毫让步,一旦有半点留力,恐万劫不复!”
  
  我抬起头,看着天空渐渐变成了黑色,苦笑道:“不会的,以前或许会,但这次,我不会了。”
  
  “那就好……我们圣尊比我父皇还可怕,因为父皇看见圣尊,就跟孩子似的,唯唯诺诺的。”荆小蛮提醒我。
  
  我回头看了一眼圣殿,知道她的意思是什么,这夏瑞泽能够得到魔界圣尊的青眼有加,除了自身的天资。应该还有性格上的东西,一丘之貉,正是用来形容这类关系。
  
  而快到界坞的时候,背后的黑云里,忽然冒出了只巨大的黑色龙首。它龙鳞和鬃毛都闪烁发亮,仿佛平时就打理得极好,而头上的犄角,也发出了令人不敢小觑的黑芒,而探查它发出的气息。却发现它已经进入了真龙阶段。
  
  “小黑。”我叹了口气。
  
  黑色巨龙把头颅低了下来,来到了我的面前:“臭小子,又是很多年不见了。”
  
  “你说话还是那么不客气。”我笑了笑,黑龙还是老样子,而夏瑞泽却早就不是当年的夏瑞泽了。
  
  “我们之间需要客气么?”黑龙发出了深沉的笑声。
  
  “你这老龙……”我拍了拍它的脑袋,想要示意和它的关系依旧,但它的鳞片一触手,我忽然发觉竟有一丝凝重无比的戾气冲入我的身体,心中难免一惊:“戾气?”
  
  “嘿嘿,想不到吧?我今非昔比了,现在不说别的,至少这一界的生灵,估计都没我厉害。”黑龙笑了起来。
  
  “魔气锻体,你现在成了真正的魔龙了。”我有些错愕,然后心中不免一凛:“难道是……纳灵法?”
  
  “你猜得没错,正是这法术让我变得如此厉害,还有,你们兄弟相仇,我能做的却不多了,只想告诉你。他可不是当年的夏瑞泽,所以刚才他说的话,也不是什么大话,加上他更没疯,因为纳灵法产生的戾气,都成了我的给养了,我听说你学了纳灵法,不过你有先天魔气,我倒是不担心的。”黑龙明说不担心,但表情却可见担忧。
  
  “我知道。”我知道它的意思,我有先天魔气这点它和夏瑞泽都知道,言下之意无非是夏瑞泽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更因有它而无惧纳灵法的副作用,所以让我一定要小心。
  
  “你能知道多少?你可知道夏瑞泽得到了魔神界至尊传承之剑?”黑龙讥讽道,看我愣了一下,它又说道:“我却知道你在魔殿和魔尊一战,把剑都给打断了,还受了不大不小的伤,这决斗的事,不能着急。即便是进熔火魔域,也得充分准备不是?这样吧,我尽量给你说服他,我相信他也不想占你便宜。”
  
  我摇头苦笑,看来在魔殿和魔尊的战事已经传到了这里,不过我吃惊的不在这里,而是夏瑞泽居然得到了魔神界至尊的传承宝剑?
  
  “好了,凭咱们的关系,话就告诉你那么多,我可走了。”黑龙说完,整条龙身都消失在了云中。
  
  “至尊的传承之剑么?”我转过身时,沉吟看向了荆小蛮。
  
  荆小蛮怔怔看着我,然后说道:“魔神界三大魔剑,你居然不知?”
  
  “三大魔剑?你父亲的贪天可算?”我在鬼神界就日理万机,哪有空去研究各界风物?
  
  “当然。魔剑贪天,可吞噬一切灵体,灵气,甚至道力,只要给它时间。都会给吞噬得一干二净,但这把剑可怕之处并不在于表面,而是见血封喉之时,一旦给它割伤,道力就如同崩了一样给它极快吸走。所以我们魔神界都称它为大食之剑!那天好在你没有给贪天伤到,否则后果不敢相信。”荆小蛮有些后怕的说道。
  
  “想不到这把剑平时就足够凶厉,背后竟还如此残暴,果然是魔剑!”我也不禁对贪天改观,但我关心的是夏瑞泽那把:“那传承之剑是怎么回事?”
  
  “那把剑我只听说过很厉害,但却未曾见使用过。”荆小蛮想了想,然后说道:“剑名‘悲风’,取之‘悲风送君何处去,不觉孤身化血云。’,传闻此剑不见天日,不可言状,不知踪迹,但剑风一响,敌人便会给切割成一片血雾,恍如风吹过。是绝杀到极致的恐怖魔剑!若是遇到此剑,只可避之,不可力敌!”
  
  “悲风送君何处去,不觉孤身化血云?”我愣了一下,想不到这把悲风光是传说就如此厉害。那还怎么打?无形无状,不见天日,那刚才夏瑞泽恐怕带着,我都不知道,怪不得总觉得夏瑞泽阴风阵阵的。我还以为是错觉!原来此剑就在他身边吧?我心中凛然的问道:“比你父皇那把贪天如何?”
  
  “三大魔剑中,父皇那把不过是末位……”荆小蛮苦笑道。
  
  “什么?贪天如此厉害,居然只是末位?难道暴雨君行还能排第二不成?至于这把悲风,莫非能到第一?”我心中一滞的问道。
  
  “暴雨君行?哦……御安王那把剑呀?可那把根本排不进来!和贪天,不过孩童玩具而已。”荆小蛮哭笑不得的说道。
  
  我倒吸一口冷气。苦笑道:“原来如此,连贪天都只能排第三,那这第二的剑,自然是要厉害些的……”
  
  “第二的剑正是悲风!”荆小蛮对我无奈一笑。
  
  “什么?悲风还不是第一?你们魔神界太逆天了吧?要知道古仙界可只有一把‘不朽’!”我心中不禁好奇了。
  
  “谁跟你说古仙界就一把不朽?其实是两把!你和百里决在仙剑山之巅决战,那可知道仙剑山之巅为何无法摧毁?”荆小蛮反问我。
  
  我愣了一下,随后摇头,而荆小蛮对我的情报匮乏程度明眼鄙夷起来,好一会才说道:“算了,算了,他们古仙界有仙剑。却不关我们的事,我还是说说最后那把魔剑吧!”
  
  “都说说,都说说嘛。”我给她这么一说,兴趣早就给撩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