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三十五章:君行
“什么办法?”我急忙问道,6升也没打算卖关子,笑道:“老祖好战,言语刻薄毒辣,其实不过是表象,她那是看到厉害的仙家,便想方设法的激怒对方,约期斗剑而已,实际上,无不是为了最后约战无尽海做铺垫罢了,好比之前上仙的弟子……就是百里决上仙,在古仙界给老祖挑衅,斗了一回输了,后来老祖撂下话,要在这里的无尽海等他复仇,你猜怎么着?”
  
  “呵呵,我家老徒弟当然会前来再战,他不怕输,当然也见不得挑衅,必会钻研好了剑技WwW..lā』』”我苦笑着,心中也难过起来,想不到这回还能听到老徒弟的事迹。
  
  “是呀,后面百里上仙赴约,老祖就带着他去了无尽海,连斗数次,每次都打得天昏地暗,翻天蹈海,双双重伤几次,复又再战!”6升笑道。
  
  “那把浩劫出现了?”我震惊道,怪不得百里决剑法如此出众,而且之前他也说过,和老御安王斗过好几次,可惜是打不过对方的。
  
  “当时老祖抱着目的而去,况且她是剑法世家,剑法如此厉害,引去死斗的剑者,从来没让她提起太认真的死斗劲头,而就算是百里仙家这样的剑道创始人,也不曾比得上她,这样的死斗,终究是注定了失败,因此就算是连斗几场,大家或都重伤,却也未能引来那把浩劫!”6升笑道。
  
  “那后来又怎么出现的?”我当即问道。
  
  6升笑了笑,随后说道:“也别说,百里仙家确实也算得上一号高手了,连斗几场,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就直斥老祖不认真,说他不知道老祖什么目的,但再这么打下去他觉得很没面子,还说如果他再输一场,便立即自裁便了,也不好让老祖羞辱拖战。”
  
  我摇了摇头,这很有百里决的风格,而6升继续说道:“老祖其实拖战几次,也都是觉得决战那个位置,并不是浩劫剑所在,所以才换了几次地方,籍此确认剑在何处,否则不就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么?毕竟百里上仙可是当时能找到,并愿意来的最强剑仙了,若是就这么给打死了,剑还没出来怎么办?”
  
  “呵呵,确实是这样,想不到老御安王考虑得倒是周到,倒是苦了我家老徒弟蒙在鼓里,这不,深觉被骗,自然是要飙了。”我笑道。
  
  6升深以为然,跟着说道:“可不是么?后来……”
  
  “对了,古仙界不还有李相濡么?”我故意问道。
  
  6升顿时苦笑起来:“上仙莫要开玩笑,这古仙界确实还有个李相濡,还是六神天里,大家公认的剑法最强者,可这位的道祖可是李古仙的传人,传说还是李古仙转世,你把他请来,还不如把剑送给他干脆点!”
  
  “私心作祟,人性始然,实属寻常。”我笑道,和这6升说话,倒是很好玩的,怪不得别人都愿意跟他说事情,毕竟他能得来这么多情报,可不是开挂来的。
  
  “我说到哪里了?”6升给我打断一下,不免有些接不上,但很快他就醒悟过来:“对了,后来,百里上仙可能觉得输了自己就要死了,故而每一剑皆用出自己所能达到的极致剑意,而老祖在吃了小亏之后,自然也知道此战是所有大战中最穷凶极恶的一战,所以也毫不犹豫的生死相博起来,导致那一战,实是经典无比,小神未见,但听来时都是热血沸腾,久久不能平息此中万丈豪情!”
  
  “但那一战既然是死战,却为何两位最后都相安无事了?”我当即问道。
  
  “呵呵,这一战确实凶险万分,好几次老祖因为想着剑随时会出现而有所留力,故而差点就让拼死一博的百里上仙所趁,毕竟高手对决,实际上差距并非真的太大,特别是困兽,更是能为求生而死斗,所以老祖最后也不得不放下浩劫剑的事情,籍此而反败为胜!而偏偏正是忘却一切死斗的时候,那把浩劫之剑,还真这么出现了!”6升感慨说道。
  
  看他停顿下来喝了口茶,我当即趁机追问:“然后呢?”
  
  “然后,两位都给这把浩劫剑的出现惊住了,而老祖有所准备,自然是去要去抓剑的,至于百里上仙能修成这等修为,也是聪明无比,一眼就看出了自己是给利用的,故而也去追这把剑去了!”6升摇着头,一副可惜的样子。
  
  “哈哈,鸡飞蛋打,这也确实可惜了,后来大家都没拿到剑,也是这事之前就埋下了阴谋吧?”我笑道。
  
  “不错,两位都想要那把浩劫之剑,哪里还有心机去继续相斗,后来互相争夺,反倒让那把浩劫剑又返回了海中,以后就再难出现了,而之后那些年,老祖再约战其他剑仙于无尽海,皆再无缘此剑,要么是对手不强,要么就是无法进入剑境,反倒是给老祖定魔域之间仙家纷争时,故意骗去无尽海死战的一些剑者竟偶有现,可惜,那把剑来去也快,根本由不得第三者反应过来,就落入海中不见了。”6升叹息说道。
  
  “你家老祖要约战我,就是为了引剑而出,但想抓住它,恐怕也没什么好的办法,毕竟化入无尽海,我们又如何再去寻来?”我不禁苦笑,心中却暗道你家老御安王应该在这些年千般万般的准备了,剑就算真出来了,我也未必争得过老御安王,此次死斗,我极有可能为她做嫁衣而已。
  
  “也不尽然,此剑还是……”6升还想要解释点什么,结果袖中的手颤了下,他就抬了起来,高兴说道:“正说着老祖,老祖就来信了。”
  
  “且看看说些什么。”我微微一笑。
  
  “老祖问我,上仙可是回来了,若是回来,便邀请上仙前往无尽海。”6升笑道。
  
  “看来老御安王对在下的行程倒是注意得很嘛。”我平静的说道,还别说是巧合,这老御安王在魔神界,那是直达天听的存在,我在这里干了什么,她肯定会短时间就能知道情报,所以根本上什么都瞒不住他们。
  
  “毕竟上仙乃是我们的贵客,行程自然是需要主意的。”6升连忙客气回答。
  
  “包括我和夏瑞泽约战熔火魔域的事情,想必你家老祖也算上了吧?”我笑问。
  
  “这个……不瞒上仙,那一战若是上仙拿不到这把浩劫剑,倒还不如死在我家老祖手中,想必为剑而死,也是一种荣耀,何必再让令兄背上弑弟弑亲的罪名?”6升淡淡一笑,目光中却有种对生死的漠然。
  
  我心中一阵的冷冽,6升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不过偏偏说的好像还没什么错,这夏瑞泽有悲风剑在手,摆明是吃定我了,6升也是眼界高明之辈,一把剑的好歹,的确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断定我没有相抗衡的神剑会输,也不是全无根据。
  
  “你家老祖在何处,将位置给我,我去寻她一战便是,只是这一战,我可不能保证你家老祖还能活着。”我皱眉说道。
  
  6升淡淡一笑,拿出了一块玉牌,说道:“上仙看来是下定了决心,老祖亦是如此,所以已经准备好了后事,这是老祖所处位置的详细表述,至于剑,她早就给上仙准备好了。”
  
  我微微一怔,把玉牌接了过来。
  
  很快,6升也伸手一招,将一把我熟悉之极的飞剑从后庭那边招来,剑落入他手中,我心中却顿起惊涛!
  
  6升却恍若未见,说道:“暴雨君行,老祖想要死在这把剑下,不知上仙以为如何?”
  
  这不是老御安王的佩剑么!这是演的哪出戏?有什么深意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