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三十八章:极限
    ♂
  
      放眼过去,海面波光粼粼,烟气浩渺,并没有特别的地方,当然,除了强烈的重力感之外,而约定的这里,真的是浩劫之剑藏身之处?我深表怀疑。.
  
      御安王并没有出现在海面,我察觉她的气息,现在深海之内,方才感应到一丝一毫,看来强大的重力,让这个水星的海水,甚至是气息,都变得絮乱不堪,甚至这波涛荡漾的海面,恐怕也只是一时安宁而已。
  
      我站在了海面上,酷烈的热风迎面吹来,而望向了天空,云层舒展,但淡淡的乌云却正在凝聚,让这片地方变得再不安定起来,恐怕这里和其他活跃小世界一样,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天气骤变,好比暴风暴雨,狂怒龙卷。
  
      似乎感应到我已经到来,脚底深海下的气息正快的朝我靠近,不出几个转眼时间,哗啦一声,前方海面顿时炸开来,而御安王也来到了海面上。
  
      我上下打量起她,她还是老样子,面上显露沧桑之意,而身上,是一袭御安王魔域常见的黑色长袍,裙边和袖子则是紫色的,至于手上,此刻拿着一把和暴雨君行接近的黑色长剑。
  
      细细端详这把剑,我现此剑的品序,似乎也绝对不比暴雨君行差多少,而相对以恐怖见长的暴雨君行,这把剑的锻造方向完全相反,如果把暴雨君行看做狂风暴雨,那这把剑,就如同宁静夏夜般寂静,甚至能让人生出此剑是把观赏品的错觉。
  
      “暴雨君行的来历,想必大鬼皇已经从6升那里知道了,但这把剑,恐怕大鬼皇还不知吧?”似乎现我盯着她的剑看,老御安王露出了一抹兴致。
  
      大家都是爱剑成痴的剑仙,我对她的剑同样抱有很强烈的认知兴趣,所以我很快点头一笑:“还请老御安王释疑一二。”
  
      “毕竟暴雨君行是我锻造而出,我对它的了解,更甚于手中之剑,甚至也比你清楚些,为了不让对比拉开,所以我确实有必要解释下我手中的剑。”老御安王伸出手,把手中的剑凌空放在了前方:“此剑本名‘思潮’,思寂如潮,念寞如剑,此剑避剑声,克剑意,原是我想要忘却前情之剑,可惜,重锻两次后,均不能满意,好在多年以后的如今,我终于能抛去杂念,在第三次重铸此剑的时候,将他锻造成了现在的样子,现取名‘饯君行’,有送别前事之意,亦有送你入六道轮回之意,不知大鬼皇可满意此剑寓意?”御安王问道。
  
      我冷笑一声:“老御安王觉得满意,那便最好了,若非是饯君行送我入轮回,便是这把暴雨君行送阁下去转世再生,总之,死亡亦是一种美好的解脱。”
  
      “呵呵……这句话,我很满意,希望大鬼皇也会喜欢这把剑。”御安王把话说完,很缓慢的把饯君行轻轻抽出,而剑光绽放的时候,一瞬间,我忽然感觉自己居然一阵失音,连原先好容易凝聚的剑意,也在陡然间往下掉,这把剑,简直是太过强大了!
  
      我深吸一口气,立即启动了护身罡罩,这时候,饯君行剑的副作用才暂时给我控制住,我不禁有些错愕,问道:“不是需要激剑者之极致战意么?为何还用这把饯君行来摧毁剑意,岂不是背道而驰?”
  
      老御安王淡淡一笑:“不入死地,焉能再生?若不能生,死又何惜?大鬼皇,老朽送你上路吧!寸草占峰多已萎,百花遥映早已凋!”
  
      此消彼伏,我的剑意掉到了底部,而老御安王剑歌一起,周围海面顿时翻江倒海,整个天地如同给她的战意所搅动,变成了恐怖的魔域幻境!
  
      我倒吸一口冷气,避剑声,克剑意的剑,简直是厉害得逆天,虽然不是实体的攻击,但往往这些精神攻击,才是高手获胜的关键,怪不得对方会把暴雨君行给我了,摆明了自己有更好的克制宝剑,欺负我没其他可选择的剑呢!
  
      “血洗仙山片月微,数声诀歌又不停!”我剑歌先起,而手伸出时,才从空间中拔出暴雨君行,那把剑在漆黑的空间中,如同给我抓出的一头恶魔之手,剑出猛烈的呼啸声,如同嗜人魔头!
  
      然而,对方的饯君行剑却厉害无比,我这里听得剑声恐怖,但拔出不久,竟连剑声都不出来,那把饯君行已经是影响到了暴雨君行的剑声!
  
      “相思云来岂能见,梦落龙门寒江湖!!”御安王剑歌连绵,相对我‘哑弹’,她的声音竟如同惊涛骇浪一般,思潮乱如涛水似的朝我拍过来,这让我心中也不禁震惊!
  
      我知道这老御安王是每一剑,都想要倾尽全力,毕竟这一战在她这里,等同于求死一战,断无半点留情的地方,但却没想到会如此的厉害,所以她的剑意不断的增强,等我开始对比之时,现她在我前方,竟早已经变成了巨人一般的存在!
  
      看来这一战,我虽然不想轻敌,但还是因为听闻6升的描述,以及对老御安王一生的凄苦,而感到同情,以至于本能产生了抗拒,故而战意才会给她的饯君行所影响。
  
      “岂堪唱作清平调,多少剑仙永不归!”生死之地,方才能激活力,这话一点都不错,我剑歌不停,暴雨君行一抖,下一刻,黑色的雷暴雨顿时倾盆而下,恍如是整个天地从大浪滔天进化到了海洋风暴之中!
  
      “倾城道!思!潮!乱!剑!!”御安王在我剑歌唱罢的同一时间,那把饯君行也爆了骇人的声势,这思潮乱剑我之前和她在鬼道边境的废墟神仙城对过一剑,那一剑,虽然是极快的五字剑歌,但也几乎把整个神仙城削去一半,所以我深知这思潮乱剑的可怕!
  
      所以唯有也把自己的剑歌完全的施展而出,方才能对抗这一剑,战意因生死临近而蓬勃,我长剑一挥,怒吼出声,:“不!灭!剑!歌!”
  
      轰隆!
  
      几乎是同时,两种连绵不绝的音波互相撞击在了一起,这些缤纷杂乱的思潮乱剑,和不绝于耳的剑歌对冲,几乎让周围变成一场灾难!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地形和外面不一样,两种可怕的攻击冲撞,竟没有引起空间爆炸,更没有因为剑气的互冲而炸出成堆的空间碎块!
  
      看来浩劫之间弥留这里,恐怕还真的不是偶然,肯定是有一些其他的原因,从这里的重力有别其他小世界,就能够一斑窥全豹!
  
      轰隆隆隆隆!
  
      连续的对冲对撞下,我和老御安王都承受着对方的剑气攻击,甚至好几次,我的护身罡罩都给轻易撞破,两人互相对垒,少不了近身的对攻,而不灭剑歌和思潮乱剑,更不是简单的原地对轰!
  
      双方攻势一起,免不了两剑交错,在极高的度对击下,我们俩的剑短时间内竟碰撞了十数次,一时间火星绽放,黑气滚滚!大家身上甚至连什么时候中剑,都不曾记住,只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击中了对方而已!
  
      直到两剑余波停歇,方才看到她和我的身上,竟大大小小都布面了血痕,可见刚才战况的惨烈!
  
      “很好,不愧是能打败百里决的剑者,足可对得起老朽眼光,不过如果你只有这本事,那就怪不得老朽这一招就送你上路了!”老御安王冷冽一笑,随后手轻轻抹过饯君行时,表情忽然沉凝起来,接下来,剑歌如暴雨倾来:“华髮多年哀独变,乌山暴雨梦来频,常闻滴水多穿石,难忘滂沱饯君行!倾城道!暴雨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