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浩劫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可能!”我脸色一凝,我明明看到御安王已经是千苍百孔的状态,就算是能够快恢复,至少也要在海底停留一段,毕竟拟补道体缺失,是根据所受损部位面积而定,她这情况,没有个一两分钟,能恢复完全!?
  
  现在从她掉落海底,到我飞上空中的时间,顶多是半分钟不到,御安王算是逆.
  
  “我是我。”老御安王一本正经的说道,随后看向了自己秀气修长的双手,如同青葱一般细嫩的五指,随后再抬起头看向了我,露出了令人心醉的笑靥。
  
  “你……”我愣了一下,刚才一战里,我曾经隐约看到了御安王年轻时候的样子,但现在,我却确确实实的真看到了,她脸上不再有丝毫的皱纹,而原来合身的衣服,在她再度焕青春后,竟变得略显紧身起来,而那倾城的模样,飘逸的黑,都彰显出令人心神凝滞的吸引力!加上之前银河无限剑造成的破损之处,显露出的光滑细嫩的皮肤,竟似有颠倒众生的摄人‘威力’!
  
  “我?”老御安王笑了笑,随后长剑一伸,那把饯君行顿时释放出摄人心叵的光芒,而这层恐怖的光芒,比原来老御安王所运用的还要亮,还要恐怖!
  
  我心中凛然,因为下一刻,我的剑意和剑声都在给她的剑所迅摧毁!
  
  而能够随心所欲施展这把剑能力,其实也证明了这年轻的‘她’,就是老御安王的本尊!
  
  但为什么,她会忽然返老还童,而且能够施展比之前还要厉害的剑意?我不知道到底她掉落了海底后,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是凭空就变成了这样?而不是她修炼了什么秘法,因为濒临死亡而激潜能?
  
  “你不是御安王,你到底是谁!?”我已经不相信她就是御安王了,因为再神奇的事情,都得遵照六道法则,而这明显出了我的预料,能够瞬间恢复过来,如果没有外力帮忙,这跟死而复生有什么区别!?
  
  “荒风任草流云长,偏待江河花时逢……”还没回答我,老御安王忽然就这么如歌般颂出了剑歌。
  
  我咬咬牙,反常即妖,我一向都不会放过这类‘东西’,所以大手一挥,祖龙铠就猛然间生出,让周围暴雨之下,凭空多了无数的怒雷!
  
  轰隆隆!
  
  得到了祖龙铠的快恢复,也算是对抵了老御安王突然变年轻、变厉害的杀招。
  
  当然,我并没有因此而轻敌半分,因为刚才饯君行竟把我的大部分剑声和剑意都消弭了,而这结果,就好比是把聚拢的雪球,准备掷过去时,无端给人打散一般,我还需要再次凝练出剑意来!
  
  “天机万道一布裘,萧寂延绵总弛深!”我压抑惊讶,以平静之极的心态颂唱这句剑歌,因为对方也不会对我有丝毫的放松。
  
  认真之时,我的剑歌变得沉炼起来,但偏偏和我相反的是,老御安王的剑歌,竟变得高亢了几度,仿佛我成了老人,而她则成了年轻仙子,着实令人觉得讽刺百般!
  
  不过毕竟各有千秋,我念完前半段剑歌,阴阳两轮的护身罡罩就出现在了我身边,这双层一阴一阳的护罩,得之于太一道的阴阳双轮,是玄机炮的护罩改良,故而称为‘天机万道一布裘’,意在天机万道凝聚护身,形成绝对的防御!至于后面那一句,意在一往无前,纵使萧寂延绵无期,也绝无停歇。
  
  “百年自笑无别家,谁感沧桑寄剑踪!倾城道!流云剑踪!!”老御安王剑歌念罢,长剑居然嗖一下就消失不见了,这一瞬间,我我皱起了眉心。
  
  但出于对自己剑诀和祖龙铠的信任,以及对自己实力的认知,我并不担心和她死磕,毕竟她能够恢复如初,我凭借祖龙铠,现在力量也恢复过半了,对方没有纳灵法,是不可能一击就把我道体打得灰飞烟灭的。
  
  “堪断百般终不厌,散仙客剑亦同心!天一道!仙剑合一!”我赖以胜利的剑歌,也在同时念诵完毕!暴雨君行在这一瞬间,跟着我如射出的疾箭,直冲对方而去!混入一体同心,无坚不摧!
  
  嘭!
  
  但就在我突如老御安王的防御区之时,一声护罩给突破的声音,让我顿时一凛!
  
  而接下来,又是一声巨响,第二层护罩,居然也在我前行的时候,给无形的剑给扎破了!与此同时,媳妇姐姐竟也毫不犹豫的拉了我的衣角!
  
  我想都不想,立即引剑轰向突破我的那细微支点!
  
  轰隆!
  
  一声巨响,剑进我退的攻击下,我竟似撞到了一块铁板一般,直接震得退了一步,这还是在我使用仙剑合一的格局下,如果换成了其他的进攻招数,恐怕早就因为突进太快而给击杀了!
  
  老御安王露出了一抹冷笑,随后指尖往我一点,很快那流云剑踪再度闪现,随后消失不见似的,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度快的朝我飞来!
  
  这时候,媳妇姐姐又拉了我的衣角,而我还没反应过来,嘭的一声,刚刚复原的护身罡罩又给轻易的捅破!
  
  我从未敢想象,自己一招未完全出,护身罡罩竟接连突入了两次!这是御安王的真正力量?毫不犹豫的急退,终于让媳妇的警报停歇下来,有赖仙剑合一是以绝对防御为主,否则早就给对方的隐形剑所轰破!
  
  “你不是御安王,你是浩劫之剑。”我皱起了眉,似乎叫破她的身份。
  
  “浩劫?”御安王扑哧一笑,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说道:“你是不是打不过我,就开始胡说八道了?”
  
  我苦笑摇头,如果她是御安王,那可就古怪了,至少无论现在的性情,还是任何表现出来的一异常,都无法从根本上指向她就是御安王。
  
  至于剑歌,虽然出自御安王的倾城道,但很明显,这股力量太过强横了,竟随随便便破了我的招数,光这一点,如果我说不奇怪,连我自己都说不过去。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既然不是御安王,那我只好用纳灵法了。”
  
  “那个,对我没用。”老御安王出轻灵一笑,随后伸出玉手,很快那把黑色的纤细长剑就落入了她手中,而出乎预料的是,剑在她手中之后,她的力量,道力,一切能够出的力量,竟在一瞬间后,全都消失不见了,这样恐怖的收摄力量方法,简直不可思议。
  
  纳灵法以吸收对方力量,攻击对方为主,但如果对方绝不放出半点力量,而把力量隐藏于自身,燃烧于道体之中,爆于道体之内呢?
  
  这不正是当时我对付过禁奴的办法之一?
  
  可就算是那时候我专门为此而想尽办法,不也是没办法达到眼前这‘御安王’所达到的境界?
  
  “哼,你觉得收摄道力就有用?”我也不禁冷笑,所以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纳灵法既然是大道法,对付这种小伎俩,会没应对的办法?
  
  “哦?你试试。”御安王竟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甚至还带着一丝的慵懒。
  
  我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立即念起了咒语:“三层纳灵法!”
  
  结果我的行径,竟引得这‘御安王’再次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