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四十章:剑星

      “三层的纳灵法,真是熟悉。”老御安王的笑容带着一种自信和懈怠,这里面只能有两种原因,一种是不明白纳灵法三层之后,就是一种质变的提升,一种就是真的能够对抗这第三层大道法!
  
      而凭借多年而来的斗法本能,我几乎可以肯定后者居多一些,因为面对纳灵法时,立即就能对自己的动作和出手方式做出改变,这简直就是一副天生的战斗机器!
  
      和御安王展现出来的庞大雄浑,贪噬的气魄不同,她内敛到了极致,而只有强大到了巅峰,已经碰不上任何对手的恐怖存在,才能展现出这种安然!
  
      抵抗住三层纳灵法的强大戾气冲脑后,我深吸一口气,说道:“你绝对不是御安王,她没有那样的气魄,你到底是谁?”
  
      “开始了。”老御安王没有回答,淡淡的说了三个字,随后嗖的一瞬间,她就出现在了我身后,我连忙一剑回击的同时,纳灵法强吸她体内所拥有的道力!
  
      但让我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她笑了笑,念道:“三层化道法。”
  
      结果‘啵’的一声,我瞬间感觉到一种失重和无力感袭来,就好像剑挥击过度却打空了的感觉,而接下来,老御安王猛然欺身,手起剑落,快速无比的击出了数十剑!
  
      剑的速度,比老御安王还要快一倍,几乎是我平生所遇仅有的速度,我经历无数酣战,和剑魔师父,阿肆师兄无数次的对击快剑,但从未能见过如此剑气和剑势都达到登峰造极境界的攻击!
  
      到了这个速度,我脑子已经跟不上自己的动作,只听到一声‘嘭’的声音,我周身上下,至少多了十几道伤口,好几处致命的地方,都被祖龙铠强行护了下来,但其他地方,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这一声震响,实际上是无数次剑击因为太快串联,所以造成了一声的错觉,对方的剑,实在是快得太过离谱,而且格局和剑势,都和老御安王的剑势完全不同!
  
      而且,刚才她念的是‘化道法’!是化道法!
  
      “化道法!你到底是谁!”我回过头,她几乎是和我背对背的漂浮在水面上,我只需要撇过头,就能看到她如黑瀑一样的秀发!
  
      她的绝对自信,还有至高无上的气势,无不让我联想到一个巅峰的剑者!
  
      我身上寒气不断的冒起,浩劫名不虚传,这是所有剑者的浩劫!
  
      “不重要,你还能不能打?不打我可就走了。”老御安王的话中带有戏谑的味道,哪种如同陪孩子练剑的感觉,从头到尾如冷水把我浇了个透心凉。
  
      三层化道法对上三层纳灵法,直接抵消了我的法术,这意味着我的法术对她根本没用,而刚才一对上剑技,对方碾压式的剑法,也挫败了我引以为傲的剑术!
  
      “呵呵……打,为什么不打?”深吸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强烈的好胜心,让我一瞬间提起了干劲,因为我仿佛回到了和剑魔师父在一起练剑的时候!
  
      不可一世的剑魔李太乾,光是剑艺就能够轻松碾压我,和他对战,每一次无不是有死里逃生,置之死地而后快之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的剑法才会不断的快速进步,一年的修炼,就能比得上数十年浸淫剑艺的强者,这可都是用生死战堆砌起来的!而现在,这同样是难得的机会!
  
      “哦?纳灵法都用不了,你就不怕死?”老御安王冷声发笑。
  
      我没有回答她,即便是回答,也是用剑!
  
      瞬间,我就缩地术到了她面前,时空剑势直接轰了出去,这一剑,蕴含无限剑意,是我赖以生存至今的剑法,就连剑魔师父,都为自己有我这么个徒弟而感到自豪。
  
      即便对方的剑再快,又有什么用?在时空剑势之下,一切快剑,都不过是点缀,因为杀人,只需要致命一击!
  
      轰隆!一声金铁交集的轰鸣后,老御安王给逼得往后一退,目中露出了一抹讶色。
  
      我看着浑身密集的剑痕,心中不禁骇然,而对面的年轻女子,除了退后外,再无半点受伤的痕迹了!
  
      “剑法不行,底子也不行,你是怎么走到这里的?只凭借那一腔热血?”老御安王淡淡笑道。
  
      “就算什么也不行,不也把你引来了么?”我明知道她是在挖苦我,但她那双眼睛,却清澈得跟泉水一样,仿佛说的话发自肺腑。
  
      “悟性不错,不过……剑法可不是那么玩的。”老御安王咯咯笑起来,但她的姿态,却和新御安王的完全不同,那是一种慵懒和自信之间的平衡点,让人感觉到她没有半点嚣张,反倒是令人觉得她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
  
      给她这么一说,我不得不由衷佩服,我确实不是从小练剑,至于剑法,即便传承剑魔师父的剑道,可也远不如她那个等级的剑者,只不过在剑法上的创新,我却因为修炼多道统,而有着极强的融合性质,想必这女子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之前的好些剑法,都是复合剑招,来自于许多种道统,乱拳打死老师傅,像是倾城道等单一道统,自然是容易克制许多。
  
      “那要怎么玩?”我淡淡的问道。
  
      “接剑吧……剑凄绝顶万象枯,露寒致极群色苍,云深一片夜圆月,照见银河水气凉!”老御安王忽然一笑,随后挑了我之前所用的那一剑,手中那把饯君行跟着一扭,剑那一面立即面向了我:“极剑银河!”
  
      我心中一凛,脸色顿时大变,能够直接现学现用的剑法,这‘老御安王’真是逆天了!
  
      但此时感慨,显然就没有丝毫犹豫的时间了,甚至急想突破此剑的办法都不可能,因为这一剑歌取自天机道,是以极限快速之剑气破敌!所以在我所学中,也是罕有破解之道的剑法!我平素里只想破敌,哪还想过要破自己的剑招?
  
      眼下没办法克制,也只能寄托对方是信手拈来,我却是多有在心中模拟演练而已!故而最后,我还是施展了同一招极剑银河!
  
      “云深一片夜圆月,照见银河水气凉!极剑银河!”我以同一速度念完咒语,暴雨君行剑面一朝,剑顿露寒光照向了对方,下一刻,轰的一声,双方各自领域里,都爆发了无数的银河星点!
  
      而接下来,双方的恐怖剑气,全都因为接触,而爆炸一样的发出了震天的连响,我的剑气细密而凝练,威力也极大,每一剑都蕴含时空剑势的威能!这是将威力提升到最极致的剑法!
  
      轰隆隆!
  
      可一经接触,并互相抵消后,我忽然间发现,对方的银河星点,居然还没有全部消失,既是准确的消除了我的所有银河无限剑剑气的同时,它居然还有残余,而剩下的部分,也足够把我轰杀好几次了!
  
      太多了,多得数都数不清,别说是狂风暴雨,这简直就是全面覆盖式的,威力,速度!
  
      这才是真正的银河无限剑!
  
      看着我瞪目结舌的缩地逃离,老御安王的饯君行一挥,说道:“你完了。”
  
      我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一大片的区域,全都在剑星的笼罩之下,我几乎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李……李古仙……”
  
      然而,就在我想继续逃下去的时候,老御安王嘴里却忽然念叨了这么一句,而原来她清澄的目光,竟变得浑浊起来!
  
      “老御安王!”我猜测,这应该是老御安王正在挣扎从附身中延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