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四十二章:腹地
    我心中也在惊讶,老御安王居然会在这时候醒了,而且间接破坏了接下来的剑气风暴,但即便如此,我仍是远远看着她,生怕对方不过是诓骗我落入圈套。
  
      “啧,这么快就恢复了么?看来是我太过忘情了。”果然,变数还在后面,老御安王啧了一声,随后闭上了眼睛!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现老御安王的面容正在急的返回原来的衰老,这情况只有一个很明显的原因,那就是道体脉络的变化!刚才给浩劫附身后,她变得年轻富有朝气,这证明她道体内的脉络强行变化了,而现在恢复过来,那是对方正在把强行改动的部分退出,这样一来,老御安王能不变老么?
  
      “李古仙……浩劫……”老御安王嘴里呢喃着,而一滴滴的汗水,很快从额上,身上嗖嗖的往下掉。
  
      既然是附身,这些离开她身体的水滴,必定有属于‘浩劫’的那一滴,至于这滴水到底是怎样的,有多大,虽然我不知道,但肯定也不能让它这么跑了!
  
      我立即飞了过去,大袖一挥,把这些滴落的水全都裹挟了起来,既然不知道是哪一滴,那就一滴都不放过就好!
  
      浩劫这滴水仿佛也明白我的举动,偏生滴落无数的水滴,然而却没有一滴是它的,因为在接引这些水的时候,我同样在审视着它!
  
      轰隆!
  
      忽然间,大雨倾盆而下,暴雨再度来临了!
  
      我表情一怔,而这时候,老御安王也睁开了双目,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恢复了原样了,她现在才是真正的老御安王!
  
      暴雨?我连忙看向了手中的剑,可剑根本就不是动的状态,怎么可能会下暴雨?而且还是黑色的雷暴魔雨!
  
      唯一可能,就是这暴雨是另外的人引动的,但能够引动这种魔雨的,是谁?难道是御安王:“怎么回事?老御安王,你没事吧?这魔雨是否你引来的?”
  
      我的问让老御安王摇摇头,她看向了天空,又看向了海面,说道:“是浩劫……它有复制的能力。”
  
      “什么?那它现在?”我连忙左右去找这把剑,结果老御安王淡淡一笑,说道:“还在我身体里……”
  
      我愣了一下,随后心中一震,忙道:“你已经降服它了?”
  
      老御安王露出了笑容,但很快就摇了摇头:“没有……”
  
      “刚才附身你,那现在……这浩劫,竟有如此大的力量?”我当即问起来。
  
      老御安王继续摇头,缓缓的说道:“附身我的……好像不是浩劫,而是李古仙……但又好像不是……可如果不是,我想不出,到底还有谁,能有如此厉害的剑法……能够施展出曾经公认六神天无敌的剑法?”
  
      “六神天无敌的剑法?”我心中一震,确实,如果一个剑灵就能完全的碾压我,那这个剑灵得多可怕,谁还能够成为它的主人?这堪称六神天无敌,确实也不为过了,毕竟我从未见过能够达到如此高度的剑法,拥有力量无坚不摧的同时,还能有唯快不破的极限度!
  
      “对,李古仙,被称天剑无限是有原因的,传说,她很年轻的时候,剑法威力就已经独步天下了,创造的剑法典籍,也数之不尽,故而有天剑之威名,而她的道主李乾坤,却同样在剑法一道里注重威力一道,反而因为屈居其下,总是被其他剑者所忽视……所以,作为道主的李乾坤有意排斥和疏远就难以避免了,她自从明白了这一点,为了不争夺自己道主的风头,又开始改而追求并醉心于剑的度……但你知道的,天才,无论到了那里,做什么事,总是不会被埋没的,很快,她的剑法再次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剑动肆如万道奔雷,无限无尽,反而还另开了先河……把剑法推上了极致的巅峰……所以大家又给了她无限剑的称呼,毕竟那也同样是有典籍流传的……可正因为又远远盖过了李乾坤的风头,反倒引来了对方的妒恨,故而最后,她让李乾坤所约战,才会出现了当年轰动天下的道主和剑奴的争锋……后来,他俩战于……剑台……结果自然是分道扬镳的下场,最后一位建立了乾坤道,一位建立了古仙道。”老御安王平静说道,而她额上,仍然在流淌着汗水,似乎她一边说话,一边在抑制或者在和什么做着斗争!
  
      “有天剑和无限之名,简直是可怕。”我密切主意老御安王的情况,一边也在回忆当时李古仙施展的攻击,当时她没有动其他剑法,而是施展了我在天机道那独创而出的极剑银河,难道是有所深意?
  
      而且老御安王当时,也是重伤在我这一剑之下,才引出了她,莫非这天机道和她有什么关系不成,我连忙问道:“他们当年在同一门下,而李古仙在修炼天剑重剑时,甚至也留下过典籍,那这些典籍,可有天机道?”
  
      “天机道自然就是她所创,当年乾坤道威名赫赫,剑法亦是天下闻名,天机道作为其重要一部分,自然是不可替代的,我阅尽天下剑道,包括当年乾坤道曾经典籍出自何处,都有记下和追寻,天机道为李古仙早期为剑奴所著的遗留典籍,最后成为乾坤道剑奴常用道统典范,这点断不会错!呵呵……强到连避嫌都不能,你知道有多强么?这就是天剑李古仙的厉害所在!”老御安王似乎对李古仙也是颇为推崇,可见剑仙骨子里皆不因阵容,不因道统不同而轻慢了对方,还是实力为尊。
  
      我倒吸一口冷气,疑问解开了一部分,但最后一部分,却是我无法解开的:“老御安王,她真的是李古仙?李古仙不是死在了六神天大战了么?如果她是,那浩劫呢?”
  
      “不知道……是?或者不是……”老御安王也猜不透了,迷茫的双目显示她也正在沉凝其中,毕竟这恐怖的无限剑者如果还存在,那大世界的格局,绝对会生剧烈的改变!
  
      老御安王虽然一边和我说话,可一边也是在暴雨中努力着困住这把剑,这一点毋庸置疑。
  
      而且谁不想要这把剑?
  
      老御安王甚至也为此做了两千年准备,就算真的困住了这把剑,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到了最后,我终究心怀诚恳的说道:“凡事皆有先来后到,老御安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就是了。”
  
      “多谢了,不过若要谁来帮忙取得浩劫,却是有违剑心。”老御安王淡笑拒绝。
  
      她的拒绝在我预料之中,只是她的汗水已经打湿了衣衫,身体也不禁在颤抖,又在魔雨的冲击之下,这护身罡罩都时时闪烁,不知道和剑心的沟通还能支撑多久?
  
      而良久后,老御安王却淡淡一笑,说道:“李古仙是剑奴,他们这一脉里,剑奴是极为接近剑的,他们天生道体,最厉害之处,其实也就是人剑合一……我听闻,李古仙当年早已经人剑合一了,所以结合之前我的遭遇,如今一猜想……恐怕当年李古仙逢难之时,将一部分残魂置于剑中,亦无不可能……即便没有丝毫记忆,没有任何原来主魂的性子,也不奇怪……特别是,这片小世界的地脉远比其他小世界的重,就连海,也有‘重水’之称,这里的地脉精元,是具备极强恢复能量的,若不是因为海深而水重,这里甚至还能成为矿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