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五十四章:书籍
嗡嗡!那把西来的悲风剑给扩散而出的剑气所挡,摩擦中出了骇人的声音,但因为剑气在我的身上散的越来越多,竟有凝滞无前的态势,这让夏瑞泽脸色也为之一变!
  
  李古仙不愧是的剑仙中的剑仙,她的提示让我如雷灌顶,这一剑未完,一剑另起,利用未能完成的剑法而重新续招,竟救了我一命!而因为是一倍半的掷咒,这股无限银河的剑气,仍然在如同波浪一样的蔓延,在这片窄小的熔火魔域中全数蔓延,一点都不困难,甚至是在一刹那,就把周围填满了!
  
  夏瑞泽怒吼一声,显然也无法抵抗这恐怖的剑气掩盖,一瞬间道力急掉落,相信要不了多久道力全部消失的时候,他立即就会身死道消当场!
  
  “吼吼吼!”黑龙猛烈的咆哮起来,似乎挣扎着想要保护他,但一倍半的掷咒,却不是它所能抵挡的,所以吼声没能持续一瞬,就再度湮灭于夏瑞泽的体内,而夏瑞泽,道体也以近乎恐怖的度给剑气穿透,几乎是打成了筛子!
  
  “呵果然还是你厉害”夏瑞泽在承受着剑歌的同时,脸上忽然露出了щww{][lā}
  
  我深叹一口气,看着他就这么渐渐成为虚体,心中再度难以言喻的复杂起来,弑兄之名,难道我要一辈子背下去了么?看向了熔火魔域之外的魔尊,此刻正面露喜悦的看着我们兄弟相残,我心中不禁一怔。
  
  我不能杀了他。
  
  母亲不会允许我这么做。
  
  就是外婆,恐怕看到我弑兄,恐怕也会阻止我,即便是他曾经杀死了自己的外公!
  
  我深吸一口气,大袖一甩,断掉了剑气的继续蔓延。
  
  “瑞泽哥,有什么遗言,要让我带去给母亲和小雪的么”深吸气的我,最后又叹了口气,可即便我放过他,恐怕熔火魔域也不会让他就此逗留吧?毕竟他的道体消失,虚体在这里一样如同被灼烤一样,被太阳真火所吸收,他还是死路一条。
  
  “呵呵好熟悉的称呼,可为什么不给我个痛快?为何你还是如此妇人之仁?”夏瑞泽看着剑气消失,却反问起了我。
  
  我冷笑摇头:“立即灭了你,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你不杀我,就不怕我就这么离开这里么?”夏瑞泽继续反问。
  
  我上下打量他仍在不断虚体化的道体,道:“你认为,你还能活多久?若是还眷恋后人,趁着这个时间把遗言说完吧。”
  
  “一天,你心中其实并不想杀我,对么?”夏瑞泽宛然一笑,却丝毫没有要说遗言的准备,反而一招手,把悲风剑收了回来。
  
  “未必,熔火会让你知道一切。”我怔了一下,心下反而多了一丝疑惑,为何他这种状况下,还能以这样淡然的姿态和我说话。
  
  “恐怕没有熔火,你也不会杀我吧。”夏瑞泽摇头一笑,似乎已经确认了这一点,而接下来,让我意外的是,他的道力,居然徐徐的恢复起来!
  
  我心中一凛,眉心也轻凝起来:“为什么?”
  
  “不为什么,因为你在这里,根本杀不了我。”夏瑞泽淡淡一笑。
  
  “这里只有一个人能出去!”我的剑一震,道力再度源源不断的涌出来,但心中对于夏瑞泽在这里居然能够反恢复,而震惊不已!再继续让他恢复下去,岂不是要完全的恢复到最厉害那时候?
  
  “你总是把事情想得复杂了,或许你和别人进来,出去的会是你,但如果是我站在这里,结果就不是这样了,因为这熔火魔域,是我的。”夏瑞泽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脸色一变,但还未来得及问为什么,接下来夏瑞泽已经伸出手,直接抽取了一道太阳真火,并且在他自己手中,幻化出了飞鸟的模样,并且在他的吹气下,展翅高飞,最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一幕已经证明了这熔火魔域正是他可以控制的东西,这么一来,形势瞬间就逆转了!
  
  “怎么?还没想清楚,我到底是谁么?”夏瑞泽摇摇头,看着惊愕的我,忽然身后展现出了一面黑色的神光,这神格盘漆黑如渊,仿佛能够把世间的一切都吸收殆尽一般,比之魔尊的神格盘还要深邃,恍若是无穷无尽一般,似乎对我的疑惑表情很满意,夏瑞泽淡淡一笑:“你这么聪明,难道还想不透我是谁?”
  
  我看向了熔火魔域外围,除了八王和魔尊等高级别的官员都惊诧莫名外,所有的魔神界官员无一不是跪倒在地!包括荆小蛮,此时此刻也捂住了嘴巴,秀目瞪得很大,仿佛遇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魔神界至至尊!”我咬牙说道,手中的剑握得很紧,因为夏瑞泽是魔神界至尊,那一切将会颠覆,而且现在,也是我最危险的时候,因为如果他要杀我,可以控制这熔火魔域,凭借这里不断吸收我道力的太阳真火烧死我!
  
  关键是,他还在不断的恢复中,仿佛在这里,就是他自己的领域一般!
  
  我之前就听说这熔火魔域是魔界至尊的东西,但却万万没想到夏瑞泽就是魔神界至尊!
  
  “不错,我正是魔神界至尊,是不是吓到了?”夏瑞泽的笑容不深不浅,仿佛永远都是那么的自信和内敛。
  
  “你想要怎样?继续死磕,还是在杀死我之前,多秀一把?”我冷嘲热讽起来,因为现在的夏瑞泽从最劣势的位置,一下子跟我对调了过来。
  
  “呵呵一天,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会成为魔神界的至尊?为什么会约你站在这里?”夏瑞泽一副看热闹的表情看着我。
  
  “第一,原来的魔尊不是你,第二,你成为魔神界的至尊,外面那群魔神界的肯定不知道,第三,魔神界的至尊不会无缘无故消失了,或者把位置随手传给你,第四结论就出来了,你杀了魔神界的至尊!我猜得对不对?”我反问道。
  
  “分析得很合理,不过也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夏瑞泽笑了笑,好一会看向了外面,一挥手就把熔火染成了黑色,这黑色是戾气,而且蔓延得越来越广阔,到了最后,竟把周围的一切全都感染了,使得外面的神仙再也看不到里面,当然,我这里也一样看不清楚外面!
  
  他到底要干什么?
  
  “你想要做什么?要打一场,就干脆一点,何必装神弄鬼的?而且有什么不可在人前说的话?”我冷冷的看着他,按照敌强我弱的形势,夏瑞泽这一手就显得多余了。
  
  夏瑞泽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说道:“不如,我们先说说为什么让你进入这里吧?”
  
  “呵呵,难道不是为了杀我?”我皱眉问道。
  
  这个问题,让夏瑞泽哑然失笑,随后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件事,随后,才能启动另一件事,如果单纯要杀你,我何须这么麻烦?”
  
  “这可未必,在外面,你根本杀不了我。”我冷哼一声,夏瑞泽虽然成了魔神界的至尊,但以一劫真仙的能力杀我,而不是在这熔火魔域中,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夏瑞泽似乎并不想反驳我,而是从手中摸出了一本看起来似玉非玉,似金非金的书籍来,这本书籍散着某种诡异神光,似乎不是一般的东西。
  
  而且刚才在熔火魔域里,它也没有给太阳真火烧灭,而且还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心中不由暗中嘀咕:难道是和劫天运一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