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五十六章:甘愿
    “他伺机而动,一旦我做出重大决定,稍微有所犹豫,他就会出现影响我的心智,替我做出让我后悔,却必须要一路走到底的决定!”夏瑞泽苦笑摇头:“好比在中州举兵,好比杀死师父,好比升仙坛的事,这些都不是我的本意!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没有人愿意再相信我了……而且如果我不继续走下去,母亲怎么办,小雪怎么办?我的朋友们,兄弟们都该怎么办?难道我举起两只手跟大家投降,让冤有头债有主的人们杀了我?我身后的人们怎么办……而且……我也试过了,当时我被他控制,杀死了一个反对我决定的将领……那个将领是一路跟着我很久的兄弟!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后悔之极,甚至让他们的家人杀了我!可最后呢?他的弟弟们朝我扑过来即将杀了我的时候,却有给附身的我杀了个干净!我没有办法,所以只能是一步步走下去……”
  
      我面露一丝的犹豫,这夏瑞泽洗白的可信度有多少?
  
      “他的势力非常的庞大,在人神界,因为那场战争,他一直就在布局,就连黑子所在的人神界魔殿,也不乏是他的棋子之一,毕竟不止是上一场六神天大战里他留下了无数的后手,而大战后的一段岁月里,甚至直至这些年,他都不断的往魔殿中输送能者,在那边培养和训练着无数的亡命之徒,准备在六神天大战中对人神界进行出其不意的牵制!”夏瑞泽说道。
  
      “包括他们说的,你和李破晓、云冰心给掳来这里,也是从人神界魔殿那边过境的?”我立即把这事先联系上。
  
      “不错,大荒那里当年作为古战场之一,遗留了一条破败的通道,当年这条通道,曾经给神庭破坏过,只是神庭因为固守大荒边境就耗资巨大,加上大荒广阔无垠,而一直没有再理会和驻兵封堵那边的缺口,以至于这数百年前,这条通道却给魔神界和妖神界、古仙界费尽资源,秘密修复了一部分,一直沿用至今。”夏瑞泽突然将这件事说出来,倒是让我联系和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果然不出所料,这三大世界瞒着鬼神界在那边开辟了通道,而一直没有说出来,一是不在意鬼神界的看法,二也是有意隐瞒,因为如果从那边打通了通道,鬼神界肯定会引一场恐慌,没准狮子大开口要资源也不好说,百利无一害,不告诉你也是正常。
  
      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想法,夏瑞泽淡淡一笑:“那条通道,是有限制的,不但战舰无法通过,每次开启的时间,还有过程都极端的恶略,因为空间每隔很长一段时间,互相裂开的空间裂缝才会交错一次,所以一次开启,至多能够过去一批人,甚至连资源,能带过去的都是有限,故一直以来,三大世界只能是源源不断的每一年都输送过去一些,而并不能大批量的运送,至于人神界魔殿那边,也一直是谨守这个秘密,生怕给神庭知道这件事,当然,其中也没少放烟雾弹,将自己和魔神界无关的信息,传递透露,以期来迷惑神庭不出兵大荒。”
  
      “倒是小心,那就是说,现在的人神界的魔殿,是你们三大世界的前哨站?倒是把我们鬼神界瞒得很久!”虽然是故意隐瞒,但鬼神界也不是笨蛋,其实早就猜到了肯定在血海那边捣鬼,只是这些进入血海的仙家,大部分有去无回,这才难以确认情况而已。
  
      “呵呵,一天,就算告诉鬼神界,当时凭借鬼神界的情况,又能怎样?他们收了仙气盘,自然不会管我们如何。”夏瑞泽笑了笑,然后又恢复了沉凝的神情,说道:“后来,经过一番策划,他们把李破晓和云冰心,包括我,都用调虎离山之计以任务的形式把我们掳了回来。”
  
      我微微蹙眉,这和我得到的信息,也几乎吻合了。
  
      “当时,我们的实力,都不过是五六品之间,掳走我们确实一点都不困难,甚至还不会引来太大的关注,而这一段时间里,我和他们虽然相处在一起,但却没有太多的交流,因为三大世界,都为此投入了专门做这事情的神仙。”夏瑞泽说道。
  
      “可后来他们的事,你可知道?”我面色有些不悦的问道。
  
      “我知道,李破晓传闻还在闭关的阶段,而云冰心却给他们做成了器神,这委实是一件令人唏嘘的事情,不过……一天,你可知道,我来这里所遭遇的事情?”夏瑞泽摇头苦笑。
  
      “不是至尊灌顶,还传位给你么?甚至连纳灵法,你也学全了。”我已经是鄙视他的道运太好了。
  
      但出乎预料的,夏瑞泽却嗤一声笑起来:“怎么可能,都是对外这么说而已,要不然,我非得给魔神界的神仙扒了皮不可。”
  
      “哦?难道我猜错了?”我冷笑起来。
  
      夏瑞泽摇摇头:“他一直想要控制我的一切,而我,一直隐忍,又怎么会轻易就让他控制?所以来这里的路上,我就知道一切都是他的主意了,一年的路途和准备时间里,我就想尽办法和他虚以委蛇,博取信任的同时,也定下了我们之间的互相合作的计划,毕竟他要利用我从魔尊那夺取魔尊之位,而我,也想要从他那里,获取力量,因此我们看起来就一拍即合了。”
  
      “倒是符合你阴险狡诈的性子。”我讽刺道。
  
      夏瑞泽只是无奈一笑,就继续说道:“这些都是后话吧,放到你身上,你应该也会如此抉择……后来,我来到了这里之后,就被他当成了魔尊的继任者来培养,灌顶和修炼纳灵法,就是我日常所做的事情,虽然过程必然是痛苦无比的,但我都强忍了下来。”
  
      “哦?他对你这么好,最后又是怎么死的?”我反问到。
  
      “他想要让我得到魔尊之位,而我假意想要获得全部的力量,就这么经过十数次的灌顶,以及一段时间的纳灵法学习,但中途,我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开始不留余力对这灌顶的大阵进行研究,并且最后在古籍中找到了更改大阵的办法。”夏瑞泽说道。
  
      “那时候他已经从你脑子里抽出了意念了?”我皱眉问道,如果不这样,夏瑞泽要干什么,这至尊还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瞬间就能得知对方的意图。
  
      “并没有,那时候越是接近他,我给控制的时间,甚至是条件也就越多和越容易,但因为那时候是甘愿给他控制的,所以即便再铁石心肠和规律的神仙,都会有疏忽的时候,况且做这件事的并非是我,而是黑龙。”夏瑞泽淡淡的说道。
  
      “呵呵,臭小子,你也别小看我,确实就是我做的,别忘了,我可精通这些东西,不过这魔神界至尊也是狡猾,灌顶之时,居然都是借故全盘控制主人,可见无论对他再听命,他也不会轻易信任别人。”黑龙突然冒出了巨大的头颅说道。
  
      黑龙的话我倒是信了大半,所以犹豫了下,就点头了。
  
      当时至尊当然也不会轻信夏瑞泽,要不然他也不会俯览魔神界众生数千年了!
  
      “当然,要在大阵中做手脚,是非常困难的,而且那时候我经过十数次灌顶,也就只有品的修为而已,面对他的强大,如同蝼蚁无异,所以我还必须解决灌体过度而自爆的可能。”夏瑞泽描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