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五十七章:撒鹰
“你是如何解决灌体过度的危机?”我也果断的问道,如果是一个三劫的真仙,对一个超品道体的七重天飞仙灌体,那简直太过危险了WwW.КanShUge.Lazi幽阁
  
  “不是还有我么?”黑龙嘿嘿一笑,我皱了皱眉:“本脉不同,如何接受对方的灌体?”
  
  “那时候我被迫学习古通天道的道统,我早就做好了准备,并且在来魔神界的路上,让黑龙重新进行了脉络的整理,以期能够在到达魔神界之前,成为我的一个副体,也就是另一个存在,这也给之后我学习纳灵法时,创造了基础。”夏瑞泽苦笑道。
  
  “呵呵,本脉互通。当时主人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如若其一出事,要么我遁入他的道体中得逃升天,要么是他躲入我身体之中得以保留,但恰巧因祸得福。不但是纳灵法对我俩产生互补作用,连灌体过度的时候,也可以排斥多余部分到我身上,由此才让我们的计划得以实施。”黑龙说道。
  
  “除此之外,我还把咱妈接了过来的举动,也是让他觉得麻痹大意的一点,而那时候,其实我们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夏瑞泽平静的说道。
  
  “你连妈也利用了?”我皱眉说道。
  
  “一天,他们在神庭,难道就安全么?而且她们来这里,路途何等绕远?就算保守到一年的时间,而我又因此失败受死,她们想必也有足够的时间,得到我暗桩的反馈信息逃离,所以这又怎么能说的上利用?”夏瑞泽摇摇头。
  
  “那现在咱妈和小雪母女呢?”我继续问道。
  
  “她们都安全到达了。眼下正在圣殿之中,已经一段时间了,只是我一直没有让你和她们见面,也是为了今天关上门和你说这件事。”夏瑞泽说道。
  
  “若是真事,我必然要问过她。”我心中一震,暗道这夏瑞泽果然深谋远虑。
  
  “也好,但关于至尊受我计谋而消失之事,却不可对任何谁说起,否则必有大祸。”夏瑞泽说道。
  
  我想了想,举头三尺有神明,我说了害死夏瑞泽,母亲也不会放过我,因此点了点头:“不过即便你是受到这魔神界至尊蛊惑和操控,但任之和荆云之事,数十万生灵就此灭亡的事,也和你再走不脱了,也别怪我苛刻此事不放,只因为我答应了他们的遗孀遗孤,要给他们个说法!”
  
  夏瑞泽点头:“我知道。”
  
  “好了,继续刚才的话题。”我当然不会让他就这么忽悠过去。
  
  “后来。在某一次连我都不知道的灌顶机会,大阵随着黑龙意愿启动了,毕竟我是被至尊所控一方,而黑龙是控制大阵的一方,所以其中的角逐我并没有立即清楚过来。只知道我醒过来后,成了一劫的真仙,而黑龙也同样成功晋级了,这其中的解释,黑龙比我更加的清楚。”夏瑞泽说道。
  
  黑龙则很快帮着解释说道:“因为之前十数次灌顶。这魔神界至尊已经掉落了二劫的程度,我看机会到来,就毫不犹豫启动了准备好的大阵,让主人的纳灵法自启,然后倒吸灌顶者的道力进入我的身上,而我再用秘法,将之倒灌顶到主人的身上,形成了三角灌顶之法,如此一来,就不会给对方控制所影响,毕竟之前我也说过了,我和主人已经是共生共死,而对方灌顶,势必是全部控制主人的!因此当时若是灌顶直接经由主人身体,可想其中危险!而我狂吸后倒灌回去,却是不成问题的,这使得他置身于主人身体内的意志无效的同时,也会受困于阵中,而我和主人则成为了受益的一方!”
  
  “不错,我成为了一劫真仙后。之前因为灌体过度而消亡的至尊,也同样给黑龙吞入腹中捆缚,至于那置身于我体内的意志,后来反倒成为了我夺取至尊神格的后手,我们经过一段角逐。轻易就籍此夺取了至尊的神格,从而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夏瑞泽苦笑道。
  
  我琢磨他和黑龙的解释,也明白了其中的凶险和环环相扣,对此也不禁又信了一些,这夏瑞泽和黑龙倒也有勇有谋。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这经历不知道多少年的控制史,也绝对不亚于我从九州界上来后的经历,他能够脱困,也是令人值得称赞的一种逆袭,如果换成了我,恐怕也最多做到他那种程度罢了。
  
  “好了,说完了让我进来的原因,那你启动的计划,又是什么样的计划?”我听完他的自白,当然要听一听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们要借古神界的通道,返回古神界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夏瑞泽反问我。
  
  我点头,这件事和御安王接触后,已经一步步的明朗化了。所以我并不是不知道。
  
  “我和黑龙合力做出这件事情,却在后面审问至尊遗留我身体中的意志时,得到了个惊人的消息,他们留在这一界的至尊,其实都有古神体留在古神界。这件事你可知道?”夏瑞泽问道。
  
  我心中顿时震惊,但表面却轻松的摇了摇头:“然后呢?”
  
  “呵呵,我毁掉了守护魔神界的至尊之体,却还束缚了他的意念,早晚发现了也是给毁灭的下场,只是现在我姑且用他遗留的意志骗过了古神界的侦查,以作权宜,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在这熔火魔域里和你说这事的原因,我不想此事上达天听。”夏瑞泽说道。
  
  我想了想,说道:“当年鬼道至尊……”
  
  “那个不同,鬼道至尊的鬼神之体,不正压在堕神台之下么?想要反抗,必要受罚,却不在此例。”夏瑞泽说道。
  
  “那你想要怎样?”我看夏瑞泽知道得那么多,肯定是有所后手。所以干脆直接问起来。
  
  “打赢这场战争,只有你,是我可以相信的,这也是我给你纳灵法的原因之一。”夏瑞泽说道。
  
  “呵呵,你想要稳坐钓鱼台。却让我去卖命,想得也太好了吧?人说不见兔子不撒鹰,你这兔子给条兔子腿,就想让我替你满山跑腿?还是觉得你这纳灵法三层,就够我出去晃荡了?!”我冷笑起来,老狐狸,你终于露出尾巴了吧?
  
  “并非是我不想给你后面那部分,而是对你有害无利,况且就算是给了你,你也没法子学。”夏瑞泽说完。又拿出了一册天书,丢到了我面前:“连我都看不透它,你若觉得可以,就看看吧。”
  
  我心中嘀咕,这是第四层的纳灵法天书?
  
  虽然抱定了有危险。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就注入了道力,结果这本天书翻开了是和第一本一样,但注入道力时,却没有任何显示!
  
  难道是假的?我疑心病发作,当即丢回给了夏瑞泽:“你试试。”
  
  夏瑞泽接过来。也注入了一道道力,结果同样没有半点反应:“确实连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问问那至尊的残念。”我当即提出了建议,结果黑龙发出了笑声,说道:“它现在是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早在之前问完。我们生怕出问题,将它锁了起来,而且学不会那玩意,又有什么打紧的,臭小子。你这么能,难道没有更厉害的办法?”
  
  “你们该不会是合起来忽悠我的吧?”我皱眉说道,结果黑龙低吼一声,不屑说道:“臭小子,有必有么?反正我们给你稳定魔神界。对你而言,好处就何其之大?”
  
  我想想也是,不过他们的可信度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