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剑神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魔尊气焰上扬,贪.”赵茜在我身边低声说道,她也是用剑的行家了,不过她的是法剑,我的是杀剑,一个擅长法术,一个擅长剑法,并不是一道的。
  
  在云天上承受九重剑天的李相濡,本如暴风雨中的风筝,摇曳不受控制,但九重剑天达到巅峰的时候,忽然他浑身上下凝光千万,竟飞流直下,以身化剑,直冲魔尊而去!
  
  在黑沉沉的剑气风暴中,李相濡的俯冲,就宛如一道扎入海中的子弹,瞬间的就到了魔尊的身后!
  
  轰隆!
  
  巨响之后,大地直接给削去了一大块,往下面的死星坠去,而魔尊平举长剑,面色中带有一抹古怪,站在了大地上,目光也有些赤红了!
  
  李相濡飘然于魔尊斜下的那片空间,背对着魔尊一挥长剑,声音此起彼伏,极富节奏的连绵剑歌:“少来束**百兵,相濡天剑亦威名!”
  
  魔尊抬头看天,随后微微张口,淡淡吐了口气,也跟着念起了剑歌:“玉虚纵夜也迷茫,祸国冷霜故敌欢!!”
  
  两位二劫真仙不问剑伤,先行剑歌,可见都已经了然于心,亦或者熟知对方的性子,故而完全没有半点停留就咏唱起来,这连续不停的杀招,几乎让人每次都不由窒息。
  
  我看向了李相濡,只见细微之处,他道袍上多了许多的口子,显而易见,这都是九重剑天带来的可怕后果,至于内里有没有受伤,因为距离太远,对方恢复能力太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刚才硬撼对方九重剑天,消耗的道力绝对不小,如果换成我来硬抗,绝对不会好受!
  
  魔尊实力我见识过,显然以我目前的实力,跟他还是有不小差距!
  
  刚才俯冲而下的一剑因为实在太快,我竟一时没有察觉其中到底两人过往了几剑,不过一个俯冲,一个阻挡,两者必然会各有损伤。
  
  所以反观魔尊那边,我现这一剑,魔尊的黑色大袖袍竟多了好些口子,还有一道伤痕,竟来至侧腹部,看来李相濡的强悍地位,已然确认无疑,他绝对只比我强!
  
  不愧是古仙道的正宗传承,剑如乘风,一去千万里!
  
  李相濡飘逸入仙的身姿,配上淡如秋水的眼眉,确实不愧仙之极致,而他随手放下剑,并将散落的头系起的一幕,更是如同少年束,飘逸绝伦!
  
  “听闻,他一贯不是散的么?”赵茜低声问我,眉间微微凝起,这话是问我的,不过李念君就在旁边,所以接过话茬道:“祖父自诽风流,听说青年之后就不再束了,但现在束,估计是要断绝风流,认真起来了……”
  
  风流并不是指跟女性一起的风流,虽然李相濡确实老婆颇多,但此刻李念君说的风流,应该是更近乎是魏晋风流般的存在,如名士清谈,如高士风雅!随心随性,自我自在!
  
  “竟有这说法缘由。”赵茜表情一惊,包括我在内,也是面带凛然之色,能让李相濡认真束御敌,简直也算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地位了,可见这里能让他如此的,怕也只有魔尊了!
  
  “鬓白风流方落寞,空惊尘世远别情!”李相濡喃喃念罢,伸出手握起旁边兀自急转的不朽神剑,随后一挥,道:“古仙道!离!情!归!剑!!”
  
  轰隆!
  
  剑歌声低沉,但念罢后炸起的恐怖能量,几乎朝我这里扑面而来,除了爆炸,就是光芒,恐怖如同世界末日,连我都不禁震惊李相濡剑法之犀利,这可怕的歌诀,一定只有用双重掷咒才能对付,特别是我只有一劫真仙的境界!
  
  我也真没想到古仙道竟如此的厉害,当年的李古仙天下无敌,古仙界甚至以她命名!怕真不是夸大其词!
  
  嗡!嗡!嗡!嗡!
  
  剑声一浪高于一浪,恍若是把世界拖入他的霸剑天斩之中,这离情归剑,是李相濡认真的一剑,抛却了个人情感,与剑相濡,可谓至强剑法!
  
  我甚至开始觉得魔尊恐怕在这一剑中,怕是要完蛋了,毕竟听6升和老御安王的说法,李相濡当年就已经是有可能胜过了魔尊,才得来了纳灵法的复制玉碑,这样的天才剑者,现在蓄势千年后,岂不是更加的厉害才是?
  
  然而,这终归只是我的想法,魔尊的声音,很快就把我这个念头打断了!纵然,他的声音低弱而不可闻,然而那气魄,竟有‘来敌必死’的雄浑霸气!
  
  “曲低和寡虽声稀,天若来踪必戮残!!”魔尊的声音于黑暗中飘来,旋即恐怖的剑气下,一股黑气竟在包围中直冲云天!
  
  而魔尊,手持贪天扶摇直上,威风凛凛飘在中央!
  
  他的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目光深凝如之前疯病不过是我的臆想,而面对李相濡,他剑歌也毫无悬念的激烈和暴戾:“极仙道!玉!虚!剑!神!”
  
  两位不愧是互为对手和竞争者,刚才李相濡第一剑后先至,而这一剑,魔尊亦是如此,他以剑神之气魄,仅待李相濡而来!
  
  仍然如我所见,剑光闪烁,两人在一青一暗的光芒下接连对剑,两把神剑在空中不知道撞了多少下,触碰对方的身体几次!包括这神仙城,许多地标建筑,竟也莫名给碾成齑粉,让这场剑法大战看起来,更是显得疯狂暴躁了!
  
  而且两位势均力敌的对手以全力来交战,对各自造成的伤害,自然也远非想象!
  
  当然,我站在一旁观战,也并非是白白看了,对于剑法更深层次的理解,也有了另一种明悟,李相濡自不用说了,但现在我开始觉得,原来我对魔尊的剑法,似乎仅限于在魔神殿之上罢了,因为现在看起来,他当时绝对未尽全力,仅为试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