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六十五章:遗圣
化道法和纳灵法对抵,纳灵法是直接给死死克制的,所以施展这法术的魔尊,实则并非为了拉开战果,只是不想给对方破坏剑歌,因为化道法的用法更加的多样性,他可以选择消除剑歌的威力,或者消除纳灵法的威力。???????W书W?W··COM
  
  但两害相权取其轻,李相濡并不是笨蛋,选择克制对方纳灵法,实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故而我今天才能看到如此精彩的,几乎每一剑都蕴含剑法的杀招!而不是互相之间用大道法对抗!
  
  轰隆!
  
  一声巨响,看似平常的爆炸,实际上在我眼中,双方已经来去十数遍!
  
  他们各自带来的剑法都极具参考,魔尊十分的擅长大威力的攻击,每一剑大开大合,有极致的剑意在里面,这估计也是和通天道有着细密的联系,毕竟通天道最为擅长把威力提升到极致!而听荆小蛮和老御安王的解释,极仙道除了是魔神界里稀少道统,还是沾染了某些大的正派道统,毕竟能够化解戾气,天生就不俗!
  
  不过极仙道和李相濡的古仙道也有共同特点,那就是他们和各自大世界的嫡系道统相符,是较为正宗的存在。
  
  砰砰砰!李相濡不愧是四大世界中最强剑圣,魔尊鲜少保留的守势,一旦让出来给李相濡,他立即能够发挥古仙道极快,极限的攻击方式!那剑气,澎湃如浪潮,一发不可收拾,每一剑都如同我所施展的银河极限剑一般快速,并且威力绝对不亚于半分!
  
  我倒吸一口冷气,不愧是天生与剑相濡,能有这称号的,天下间就他一个!
  
  而且我行走于古仙界的时候,就经常听闻他是李古仙转世的说法,毕竟一位真仙用剑能如此,确实当代能超越的,非常罕有,至少现在的我甚至打不过魔尊,对上李相濡,怕也是死路一条!
  
  李古仙教授我的双重掷咒是厉害,但半桶水能干什么?和修炼到了极限的家伙比起来,委实就有点黄婆卖瓜了!
  
  当然,能够清晰认识这一点,其实就是我的优势,多少人一股脑撞到墙上才想回头却晚了?如果我因为调查百里决的事情而和李相濡撕破脸大打出手,怕就没有后续的发展了,因为可能之需要一战,我就得就这么完蛋!
  
  一连串的打击后,我忽然发现魔尊的反击意图并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这一点让我十分的震惊,造成这个结果,绝对是因为魔尊已经进入了疲态!
  
  果然,那老疯子双目虽然血丝满布,面目狰狞,但口角的唾液,已经甩得到处乱飞,在反击的时候,甚至没有李相濡那么干脆果决!
  
  在这样的恐怖决斗中,稍微有点拖泥带水,就一定会造成败局,因此强攻之下,李相濡占尽上风,反倒是魔尊已经不负剑神威名!
  
  而完成剑歌一刹那,李相濡持剑已经到了魔尊的后面,而魔尊甚至还本能的挥舞了两剑,这两剑没能给对手带来伤害,只是将周边的神仙城多砍了两道深邃伤痕罢了!
  
  “遥想当年,魔尊英姿华发,气宇轩昂,与我巅峰魔域那一战,更是惊天地泣鬼神!定下了天下共荣的基业!只是想不到多年以后,却已经没有了当年英华,留下来的除了岁月痕迹,却只有颓废,委实让相濡失望。??一看书W?W?W··COM”李相濡背手持剑,语气淡之又淡,恍如是回忆以往,可在我的眼中,这和补刀已经没什么区别!
  
  能说出这句话,李相濡并不是毫发无伤,相反,他是受伤了的,至少披在身上的道袍已经是损毁了,但让我惊讶诧异的是,他的身体始终没有什么清晰的伤痕!
  
  难道这是化道法带来的绝对防御效果?
  
  至于魔尊,他现在的样子有些古怪,魔气仍然猛烈,然而却变得躁动不安起来,想来刚才一击的威力,已经超越了他可以承受的极限!因此他需要调整多余气息带来的变迁。
  
  “李相濡,你未免太小看本尊了!”魔尊咬牙切齿,显然对这一剑也不满意!
  
  我上下扫了他一眼,发现他身上竟多了好些剑伤,无数的道力从剑伤那倾泻而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六神天大战在即,这一战,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毕竟盟主之位,谁坐上去,都需要为此而付出应有的代价,难道不是么?”李相濡平静说道。
  
  “呵呵……哈哈哈……”魔尊忽然的狂笑起来,随后骤然面目狰狞下来:“是么?这代价我付得起,我来当盟主,你看如何?”
  
  “唉,魔尊,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四大世界,相对神庭而言,并不占便宜,包括魔神界,也并不适合当站在队伍前面,保护大家的先锋。”李相濡叹了口气,一副要说服魔尊的样子。
  
  但我想,如果魔尊能轻易给说服,那他还是魔尊?
  
  果然,魔尊一听这话,笑得更是厉害,他道:“你的意思是,你们古仙界就适合当盟主,适合当先锋了?”
  
  “正是如此!”李相濡却十分笃定的说道。
  
  这肯定回答,包括魔尊在内,连我都脸色为之一变,凭什么李相濡有这个自信?难道真的是和我猜测的一样,他拿到了什么杀手锏?
  
  “哦?你倒是说一说,到底你们怎么适合法?”魔尊咬牙切齿,几乎是在暴怒的边缘,但碍于自己正在强行恢复伤势,故而没有立即发作。
  
  有此可见,李相濡之前应战,也是算计好的,毕竟他也知道不打一架,魔尊绝对不会听他说任何话。
  
  “我们在当年古仙道的遗址地底,找到了当年祖师爷留下的,未能来得及解除封印,并启动参战的古神界战舰!还有一系列上古古神界的遗产,大道至宝!如果由我们古仙界作为此战先驱,这些上古圣宝,将会逐一投入战争,必为我们赢得六神天大战的胜利!”李相濡平静的说完,先是看了一眼我,再看了一眼妖神界的晋吽!
  
  我也在这时候皱眉看了一眼晋吽,他面上虽无表情,但我却已经释然了为何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投靠李相濡了!
  
  他现在不怕魔尊的原因有几个,但最重要的一点,绝对就是李相濡说的上古遗宝的事情!
  
  仔细想一想,李相濡真的挖出了这些东西,随便给妖神界一些,那无异于雪中送炭,毕竟晋吽在跟我决战的时候,也坏了手中宝物,正缺趁手的呢!如今坚定投靠李相濡,也在情理之中了!
  
  “什么?!上古遗产?”魔尊脸色为之一变,对于利益的问题,大家一向是十分的重视,不过很快他就质疑道:“如此绝杀,当年李古仙为何不用?!”
  
  “在下已经说过了,当年祖师爷遗留,并未来得及解除封印,并且用以实战,而今历经千年,我古仙道痛定思痛的同时,也投入了大批量的人力物力去完成祖师爷的遗志,将这批大道至宝完全的掌握!”李相濡继续说道。
  
  然而,魔尊之前的一切问询,却像是顾左右而言他一般,现在的他面色越是狰狞阴冷了,而且嘴角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诡异无比。
  
  李相濡面上多了一丝凝重,最后露出一抹愤怒:“看来,魔尊这是打算不死不休了?”
  
  “呵呵……呵呵呵……”魔尊面露可憎之色,贪天一拍地表,轰隆一声砸出一个巨坑,道:“李相濡,受死!沧海千年无萍踪,迢去千山百万重,域外明河如轻叶,天涯凉秋夜剑峰!极仙道!百千万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