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六十六章:针毡
“春早落花雪声小,举剑徘徊仙路稀,岸涯自笑青天上,乘风去来送未归!古仙道!乘雪落剑!”李相濡怎甘示弱,手中不朽神剑轻握,在空中如踏仙路,而连走几步,每一步皆是引来漫天飞霜!其飘逸姿态,却令人心中寒意陡升!
  
  “好……好……”魔尊却没有一丝半点惊讶,仿佛李相濡不这样反倒是奇怪,而他的目光,也在这时候爆出摄人的红光来,可见因为纳灵法的缘故,已经让他难以自控了!
  
  新御安王和灵越王脸色都是惨白,但却没有半点敢过去阻止的意思,毕竟现在进入战区,无异于自寻死路,而且魔神界有继任者,甚至至尊都还在,他们八王继任者却还没定下。
  
  不过灵越王仍然忍不住说道:“魔尊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通常这个时候,一定要嗜血,如果不能杀几个泄愤,就绝无罢休可能!”
  
  新御安王也左右看了一眼,而这一眼,晋吽和张素夜都是一脸的怒意,毕竟对方想平息魔尊怒火,可就在找替死鬼呢。
  
  “怎么?御安王难道还想让我们上去送死不成?”南宫沐性子刚烈,怒意顿时就冒出来了,而太叔倩身后的那只紫色葫芦的眼睛,也一瞬转向了御安王,只要对方稍有异动,怕是死光就照出来了!
  
  “稍安勿躁,想必李仙尊还杀不了魔尊!且先看看情况如何!”我皱眉说道。
  
  我的话让所有在场仙家都安静了下来,眼下除了魔尊和李相濡,这里能够有实力下命令的就是我了,所以我的话分量很重。
  
  轰隆!
  
  就在我平息大家的躁动之时,猛烈的剑光斜斜的冲天而起,度快得离谱,使得前面一大片的地方,金属染上了虹色的剑气,这彩虹一般的百千万剑,让人看到就恍如是彩虹直接从天上照下来,但在场的诸位却没有因为此中美景感到丝毫的惊艳,而是忍不住对魔尊的实力感到深深的震惊!
  
  轰隆隆!
  
  这破灭一切的虹光在贪天魔剑的释放下爆了摄人心魄的威能,把李相濡也直接囊括了进去,恐怕任谁在这剑光里,都要化为齑粉,斩得什么都剩不下!
  
  然而,可怖的景象还没有结束,在漫漫冲天剑气下,李相濡引剑而来的白雪竟将它们视如无物,飘飘摇摇的落下,偶尔之间的接触,竟直接消弭了剑气,恍如在涂满了金色染料的黑板上,白雪如擦,将这些剑气重新擦拭,形成虚无!
  
  不仅如此,李相濡横剑解天一般怒喝出声,霎时间空间片片炸碎,原本不断攻击他,并对他造成极大伤害的百千万剑气,竟再也无法伤害他半分!
  
  我心中诧异这一剑到底是如何形成这样的景象,不过实际上他看似简单的一剑,其中囊括的攻击度也是难以想象的,因为这一剑极度有李古仙的韵味!
  
  度极快,威力极大!这就是李古仙所创剑法给我的印象,而李相濡能够成为当世剑神,自然能够施展当年李古仙的剑法!
  
  “呵呵……这位是哪位?”
  
  李古仙的声音果然在这时候传了出来,这引得旁边的众人面色微变,我则展开了手心,看向了刚才因紧握而泌出的汗水,显然,刚才浩劫神剑已经是在趁机观战的状态了。
  
  “李相濡,你的徒子徒孙。”我淡淡的说道。
  
  “嚯,倒是不堕古仙道当年威名,只是,是李古仙的徒子徒孙,而非我的。”李古仙的语气中带着一抹无趣,她不承认自己是李古仙,因为她本身就是特殊的存在。
  
  所有人尽是大惊失色,因为我的点破,让他们全都震惊住了,李古仙这名字,就算他们不知道是古仙界曾经的三大柱石之,但也绝对听出了我言下之意,那可是李相濡祖师爷!
  
  “大鬼皇,请问……这浩劫神剑中的剑心,可是……这……”南宫沐再也无法淡定了,如果这就是李古仙,那就恐怖了。
  
  “天哥,难道传说是真的?她真的是我古仙道的祖师爷?”李念君震惊的看着我的掌心,仿佛眼前的战局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是,也可以说不是。”我面带苦笑的说道。
  
  这话让南宫沐和李念君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而太叔倩因为是外道出身,虽然震惊,但却明显插不上话。
  
  我实在很有兴趣知道,如果在李相濡面前,把李古仙师父召唤出来,会是什么样的光景,毕竟就算只是李古仙的样貌,没有李古仙的记忆,可也会李古仙的剑法,难道他李相濡还敢忤逆打祖师爷不成?
  
  不过也真别说,这李相濡两面三刀,比魔尊难琢磨多了,魔尊虽然疯狂,但不刺激他却不会轻易出事,李相濡就不同了,就算你什么都不干,他也会算计上你!
  
  轰隆!
  
  就在大家对李古仙的事而疑惑的时候,战局出现在极大的变化,百万千剑无法对李相濡带来毁灭性打击,反而让李相濡施展出了李古仙的剑法后,战局逆转了过来,李相濡乘风御剑,一剑竟直直的突入了魔尊防御圈,并在我们回过神的霎时间,剑就以莫名其妙的度,扎入了魔尊的心口!
  
  魔尊怒哼一声,左手立刻抓住了扎在心口的剑,另一只手的贪天魔剑也跟着反击扎向李相濡的脑袋!
  
  但李相濡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不朽神剑一甩,他顿时给甩飞出去,撞向了已经是残桓断壁的废墟!并且直至地面才止住了去势!
  
  “魔尊……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吧?”李相濡提起长剑,两指背轻弹剑身,上面的魔尊血液顿时从剑上溅出,让血污的剑身恢复晶莹剔透!
  
  “呵呵……来,来……”魔尊捂着心口不断溅出的道体能量,强横无比的想要弥合伤口,但这把不朽神剑直接扎入其中的时候,早应该断去了他的一些脉络,可不是这么容易恢复过来的!
  
  剑气入体,伤的多半是道力,甚至到了真仙这种境界,也只能说是消耗而已,毕竟道力能够做到的事情太多了,恢复道体,甚至让身体缺失的部分强行再重造都不是问题,所以之前和夏瑞泽生死一战,我一只手没了,也能顷刻用道力强行恢复!
  
  但如果神剑入体,那情况就不一样了,道剑可以彻底断掉道统脉络,更何况是神剑?就好比是强行的在可衍生和恢复的基础上,终止其恢复能力,这境况极有可能会造成身死道消!
  
  “哼!难道凭借如此的状态,还想要继续斗下去?”李相濡对魔尊的顽抗十分的不屑。
  
  我暗道这种不知生死为何物的恐怖分子,果然能让李相濡郁闷,而且关键是魔尊玩法和李相濡从根本上就是格格不入的!
  
  嘭!
  
  “杀……杀!杀!”魔尊非常果断的就是一剑,但这一剑,李相濡却挡得极度轻松,甚至后面的几剑,大家都看到了李相濡的不耐烦,就好像是对付一个不愿意对付的对手一般,几次抵挡之后,李相濡干脆又是一剑,把魔尊给打飞了出去!
  
  一个受了重伤的魔尊,又怎么是李相濡的对手?
  
  当然,李相濡也决然不是完好无损,我可以明显从他身上的气息感知到,现在他的道力损耗也非常大!
  
  然而,就算损耗巨大,李相濡毕竟也是赢的一方,和重伤的魔尊可不一样,他现在要杀魔尊,一点都不困难,甚至可以说轻而易举!
  
  不过魔尊代表的是魔神界,他如果杀了魔尊,这盟主之位就算到手,只怕也是如坐针毡!